他是南朝书法大家,擅长楷书,独创永字八法,对后世影响深远

发布时间:2021-07-24 发表于话题:南朝 点击:95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书法 > 他是南朝书法大家,擅长楷书,独创永字八法,对后世影响深远 手机阅读

智永禅师

智永和尚(生卒不详),南朝人,本名王法极,字智永,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书圣王羲之七世孙,第五子王徽之后代,号“永禅师”。

智永善书,书有家法。将王羲之作为传家之宝的《兰亭序》,带到云门寺保存。云门寺(原名永欣寺)有书阁,智永禅师居阁上临书20年,留下了“退笔冢”、”铁门槛“等传说。

智永对后世书法影响深远。他传“永字八法”,为后代楷书立下典范。所临《真草千字文》八百多份,广为分发,影响远及日本。即使现在,依然是书法学习的经典教材。清何绍基说:“笔笔从空中来,从空中住,虽屋漏痕,犹不足以喻之”。我们细读他的墨迹《千字文》,看得出他用笔上藏头护尾,一波三折,含蓄而有韵律的意趣。董、何之说可谓精确、具体、恰当。

智永继承了祖辈学书锲而不舍的精神,有“退笔成冢”之说。传说智永居永欣寺三十载,每日深居简出,专心习字。他准备了数个一石多的簏子,笔头写秃了就换下来丢进簏子里。日积月累,竟积攒下十大簏子。他在门前挖了一个深坑,将这些笔头掩埋其中,上砌坟冢,名之曰“退笔冢”。

智永对乃祖王羲之、王献之的书法极为钦佩,决心使乃祖王献之的书法的书法万古流芳。智永练习书法极为刻苦。他在永欣寺时,就曾盖一座小楼专供练字,发誓“书不成,不下此楼”。就在这座冷冷清清的小楼里,他如痴如醉地练字,毛笔用了一支又一支,他常把用坏了的毛笔扔进大瓮,天长日久,就积了好几瓮。智永后来把这些毛笔集中埋在一个地方,自撰铭词以葬之,时称“退笔冢”。

经过二三十年的努力,智永的书法果然大有进步。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求其真迹者很多,智永穷于应付,以至于“缣素□纸,堆案盈几,先后积压,尘为之生”。登门求教的也极多,以至他户外之屦常满,连门限也踩坏了,智永又只好用铁皮来加固门槛,时人称之为“铁门槛”。这“退笔冢”与“铁门槛”便成为书坛佳话,与汉张芝洗笔洗硕的“池水尽墨”交相辉映,同为千古美谈。

智永的书法对初唐虞世南等的书法很有影响。与智永同时而年少的释智果亦曾师事智永。智果也是永欣寺僧,工于书铭,传说隋炀帝特喜其书,他曾对智永说过:“和尚得右军肉,智果得右军骨。”意思是智永书法圆润,智果笔法腴润不足,而骨力超过。智果的行书、草书,张怀瓘《书断》皆列为能品,可见智果也是书僧中之佼佼者。

《真书千字文》系智永的代表书作,历来对它评价颇高。真草二体,是智永传世代表作,也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留传千古名迹。传智永曾写千字文八百本,散於世间,江东诸寺各施一本。现传世的有墨迹、刻本两种。

智永禅师教育弟子

智永禅师晚年时,有天正在指导一位小沙弥练字,几位年轻书生慕名来寺谒求大师的墨宝,并请教写字秘诀。智永笑答,赠字不难,但秘诀实无,不过老衲可奉送诸位四字:“勤学苦练”,如能持之以恒,保你一生受用不尽。书生闻言,大失所望。智永禅师便耐心开导他们:俗话说“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即以老衲先祖羲之公和献之公为例,羲之公以东汉张芝“临池写书,池水尽黑”的事迹激励自己,一生苦练不辍。洗砚曾染黑过庐山的归宗寺、临江的新城山、建康的钟山、浙江的积谷山和山阴等地的五六处池水。献之公学书曾用尽18大缸清水,老衲学书也是靠勤学苦练,才有今日的成就。

众书生听后,并未尽信。智永禅师便命小沙弥打开后院门,带领他们去寺中的塔林,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 树下有一座高高的坟冢。书生们大惑不解,禅师指冢说:“我习书一生,练字磨秃的笔头尽在于此。”冢前立一石碑,上刻“退笔冢”3字,下有“僧智永立”几个小字,背后还有智永写的一篇墓志铭。偌大一座坟冢,贮满秃笔头,书生们看罢,惊愕不已。小沙弥告诉书生,师父写字的秃笔,初时装满5大筐。为练好字,在寺内阁上住了多年,还临写了800多本《真草千字文》,分赠浙东各寺庙。

书生们听后恍然大悟,智永所言不谬,“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任何学术要达到高峰,没有捷径可走,亦无秘诀可言,只有勤学苦练,才是惟一的途径。

智果禅师

智果(生卒年不详),会稽(今属浙江绍兴)人。出家为僧,居永欣寺,师从智永。爱好文学,常诵《法华经》。隋炀帝杨广早年以晋王为扬州总管,爱其书法,召令写书。智果以为既已出家,不能再为世俗服役,拒不从命。杨广大怒,将其囚禁于江都,令守宝台经藏。后杨广入朝为太子,出巡扬、越,智果上《太子东巡颂》,始得宽释,赐钱一万、金钟两枚,召入东都慧日道场。后终于东都。年六十余其书法近似王右军,隋炀帝曾谓其得右军骨。

书法特色

智果擅长书法,隶、行、草皆工,写铭石尤为瘦健。其隶、行、草书被唐代张怀瓘在其著作《书断》中列为能品,并称:“炀帝甚喜之。工书铭石,甚为瘦健。尝谓永师云:‘和尚得右军肉,智果得右军骨,夫盘骨藏于肤内。’山水不厌高深,而此公稍乏清幽,伤于浅露。” “稍乏清幽,伤于浅露”说的是智果的书法筋骨外露,不够含蓄。唐窦臮《述书赋(上)》称:“智永、智果,禅林笔精。天机浅而恐泥,志业高而克成。或拘凝重,萧索家声;或利凡通,周章擅名。犹能作缁门之领袖,为当代之准绳。并如君子励躬于有道,高人保志而居贞。”

后世影响

智果对后世影响较大的,是其书论《心成颂》。

《心成颂》是最早具体分析书法结构的文章,开欧阳询《三十六法》、李淳《大字结构八十四法》等研究书法结构文章的先河,对字的结构的分析,简明扼要而又能抓住要领。《心成颂》见于元苏霖《书法钩玄》。全文由“颂”、“注”两部分构成。“颂”为有韵文体,“注”据严可均《全隋文》认为“非智果自注”。从单个字的布白结构,到行与行之间的相互映带,再到整篇的均衡匀称,作者都作了精彩的阐述,为后世书法结体立下了原则,也为重整体美的书法美学思想开了先声。清包世臣认为此文是谈站立时作书的手法和身法,所以有“长舒左足,潜虚半腹”(即站立时写长幅字,右半腹一定会贴紧几案,左半腹侧离几案,左脚舒展向后,这样“气”就不会偏右上浮,从而保证了书写时的自由舒畅)、“回展右肩,峻拔一角”(即右手斜着伸展,如角向前,那么右肩也就必然展开)之说。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77483.html

标签组:[文化] [艺术] [书法] [书生] [楷书] [书法特色] [智永] [智果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