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泥成金,古代奇葩的货币改革,从幽暗墓室走出的荒唐货币—泥钱

发布时间:2021-07-21 发表于话题:五代十国有多荒唐 点击:52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点泥成金,古代奇葩的货币改革,从幽暗墓室走出的荒唐货币—泥钱 手机阅读

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官尊名显,皆钱所至,有钱可使鬼,况于人乎?——鲁褒.《钱神论》

钱是一个好东西,人生在世,立身天地之间,无钱难行寸步,在人类社会形成初期,流通起来的交换需求便注定了钱的不可或缺地位。

古代先民们从最早的以物易物,演绎发展为用金属货币进行流通交易,在纷纭繁芜的币种之中,以铜为主,金、银、铁、铅锡材质为辅的币种样式最终稳固下来,金属货币成为了古代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定式。

如今的古装剧中,铜板作为流通货币常常出现在镜头里面,因此大家对铜币非常熟悉,然而你知道吗?在古代,其实还有一种非金属材质也曾被用作制钱,而且此材质广泛易取、成本低廉,更加难得的是其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简直可以归属到可再生能源这一属性当中。

这种材质就是泥土,而这些用泥土制作出来的钱便被称之为——泥钱。

泥钱,即以“泥”作为币材,模仿流通货币的形制,经过或不经过烧制制作的钱币(经过烧制的应称“陶钱”,但也属于泥钱的范畴。)——李春雷.《中国古代的泥钱》

瞧瞧脚下那些不起眼的泥土,随处可见,这东西竟可以造钱?当时的古人会不会有一种要发财了的感觉呢?

因为刚开始的泥钱并不是用来在社会上流通贸易的,那其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最早,这些泥钱是给故去的先人们私人定制的,后世也统称之为“冥币”。

泥钱最早是用来随葬所用

中国古代的丧葬传统有着非常浓厚的迷信色彩,古人笃定地认为,灵魂是超然于身体而存在的,其不会随着肉体的凋敝而消散,而是会选择另一种方式永恒存在。

这种形式就是通俗所说的“鬼魂”,而其存在的空间,被世人称之为“冥界”。

儒家思想贯穿着古代中国的方方面面,儒家提倡对待先人丧葬的礼制原则为:事死如生。

因此,中国的丧葬风俗习惯,不仅重视尸体的归置安葬,还特别重视对“灵魂”的一些妥善安排,活人所需的一些生活用品,也应该为逝去的先人们准备置办,泥瓦、陶罐一众随葬品便纷纷进入了幽暗的墓穴当中。

按照这种思想来推算,先人们到冥界也得消费呀,因此陪葬品里哪儿能缺了钱呢?

古代最初的泥钱便是用作冥币陪葬使用的。

“‘冥吏追汝,使我先。’见吏在旁,昏暗如夜,极望有明处,有桥,榜曰‘会明’。人皆用泥钱,桥极高,有行桥上者”。—— 苏轼.《苏轼文集编年笺注诗词附十》 “三念亡人甚可怜,一入圹中难见天。道场建立不肯施,四时八节得泥钱”。 ——《太上洞玄灵宝往生救苦妙经》

这些被用于殡葬中的泥钱又被称为泥冥钱,随葬泥冥钱这种行为始于战国初期,后盛行于西汉,而东汉以后,浮奢日盛,陪葬墓穴之内多选精美物件,富贵之家随葬泥冥钱的行为逐渐减少,但后世朝代之中还都一直存在着这种情况。

泥钱作为陪葬品躺在幽暗的地底之下,终年不见天日,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这些始于泥土,最终归于泥化的钱币,竟最终有了走出墓穴的机会,作为堂堂正正的流通货币回到了人们的手中。

相信当年第一次拿到这些泥钱的人们,其脸上一定是非常纠结的表情。

被后世口诛笔伐的刘燕泥钱

刘燕政权作为五代十国中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其时间之短、影响之小,甚至没有资格被列入十国行列之中,但其期间下达的一个政令,却令其在史书中创下了非常知名的记录,其是第一个把泥钱作为流通货币发行使用的政权。

又以瑾泥作钱,令部内行使,尽敛铜钱于大安山巅,凿穴以藏之,藏毕即杀匠石以灭其口。——《旧五代史》

这里所提及的“瑾泥作钱”,就是刘仁恭父子治下燕地所发行的流通货币—泥钱,其所下辖地区为卢龙藩镇旧地,土地范围虽然不大,但刘仁恭的个人野心却不小,毕竟是一方大佬儿,风光的同时,地面儿上的军事、经济、金融、民生一大把事情都要应付。

可关于烧泥制钱,这种突破了历史底线的奇葩决定,一般人还真作不出来,为什么刘仁恭会这么有才呢?

一、刚开始燕地发行的可不是泥钱

唐末离乱,后梁篡灭唐朝之后,各地割据势力趁机并起,大家纷纷忙着称王称帝,更改年号,既然年号都变了,那么象征正统的钱币自然也要与时俱进,打上一个合理的法理标识,给大家瞧瞧。

一时间,凡是有理想、有想法的割据势力,都纷纷开始了大规模铸币行动。

在这段纷乱时期,各地铸造的货币种类虽然五花八门,但大家还都守住了一个基本底线,那就是用金属(主要是铜)铸钱币。

这个时期,包括燕地在内,大家铸币使用的原材料也都还是金属,燕地当时发行的就是铁币和铜币。

自家的地头儿,谁都想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因此大家铸币的初衷都很好,为了本地的流通、贸易。

然而过了不久,燕国的统治者就发现,这事儿不太对,地方上的钱花的有点太快了吧,家里的钱怎么这快就没了!

虽说燕地范围小,可咋就这么缺钱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因为那个时期,整个经济大环境不好,到处都是钱荒,燕地自然也不能幸免!

二、晚唐五代时期,钱荒下的紧俏铜币

有唐一代一直到五代十国,朝廷始终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那就是钱荒,国家总是缺钱,您可能会说,缺钱也算事儿?赶紧造呗。

没那么简单。

古代的铸钱可不像如今的印钞机,开动机器就可以狂暴起来,那时候铸钱,需要开采矿山、运输材料、冶炼、铸造等一系列复杂的工艺步骤,因此钱币制作过程非常复杂,铸币生产力不高就导致国家每年铸币数量有限,而社会经济发展却很迅速,于是就造成了一个现象,那就是钱总是不够用。

钱荒难治,究其根本原因,除了铸币能力不高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社会上流通的铜币也越来越少了。

那么钱都去哪儿了呢?

佛教兴盛,铜材需求量巨大

晚唐五代时期虽然征伐连绵,民不聊生,但佛教却相当繁盛,各个藩镇的节度使平时征伐杀戮,血腥场面见多了、残忍手段也用了不少,其内心自然会多少有些不安,而佛教的教义正好抚慰了其虚伪的心灵,让其心里得到了一个相对的平和宁静。

因此五代的各藩镇大员们对待佛教的态度非常热情,特别是南方安宁之地,佛法更是隆盛,当权者往往不吝成本地资助修建佛寺、法器、金身,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就需要大量的铜材消耗。

天佑三年秋七月乙丑,铸金铜佛像一,高丈有六尺。 丁亥,铸菩萨像二,高丈有三尺。——《十国春秋.闽.太祖世家》

在宗教的大规模需求挤压之下,用于铸币的铜材数量必然减少,这便使得本就数量不足的货币市场更加捉襟见肘。

民间私销铜币、铸造铜器牟利

古代日常生活之中,铜器的需求量很大,比如铜镜、酒器、食盒、首饰等,而在销售贩卖这些铜器的时候,人们渐渐发现了其中的一个漏洞,那就是相同数量的铜币如果熔化之后,铸造成等量铜器的话,其所能获得的价值将会有翻倍的效果。在如此暴利的利润诱惑下,很多人开始偷偷销熔铜币,以铸造铜器牟利,这也使得社会上流通的铜币数量开始大量减少起来。

销千钱为铜六斤, 铸器则斤得钱六百。——《新唐书.食货》

在宗教铸造铜材的需求增加、民间销熔铜币日盛的情况下,铜币的流通数量随之逐渐减少,以至于政府征收赋税收钱时,老百姓拿着谷物都轻易换不来铜钱,铜钱的紧俏程度,竟到了如此地步。

整个大环境都不乐观,那么北面的燕地呢?更加难捱。

三、刘燕的困境,经济太不给力

刘仁恭建立起的刘燕政权,在成立初期就面临着三面围攻的劣势,与晋、后梁、契丹的交恶交锋的过程中,不仅导致其境内生民大量死亡,也使得农耕土地几近荒芜,经济境地面临崩溃局面,而想要恢复经济建设,最需要的就是硬通货——钱(金、银、铜钱),而恰恰刘燕政权此刻最缺的就是这个。

想要铸币?现实却是铜矿匮乏

“有铜者六十三县:关内二、河南五、河东九、河北一、山南一、陇右一、淮南四、江南三十一、剑南六、岭南三。 ”——《玉海.食货》 天下炉九十九:绛州三十,扬、润、宣、鄂、蔚皆十,益、邓、郴皆五,洋州三,定州一。——《新唐书.食货》

上面列举的唐代矿产分布、冶炼大厂,没一个在燕地范围之内。

燕地铜矿匮乏(古人探测能力有限),这是一个先天不足,没有矿山、铸币原材料匮乏,这就等于失去了铸币权,而铜材昂贵,从购买到运输、再到铸币,一系列成本加起来,到最后肯定是个赔钱买卖。

这钱太贵,咱还真的铸不起,摆在刘仁恭父子面前的一个巨大的难题,铸币成本太贵了。

赚外汇?巨大的顺差前面,压力山大

自己铸币困难,能不能通过销售些本地土特产来赚点外汇(铜币)呢?

我大燕地方二千里,带甲三十万,东有鱼盐之饶,北有塞马之利,我南面称帝,谁如我何!—《旧五代史》

看看刘仁恭的儿子刘守光所言,本地的特产无外乎:鱼、盐,确实看起来不错,都是紧俏货。

可这就牵扯到一个销售的问题了,有好货,打不开销路,白扯。

燕地三面环敌,一面朝海,想搞大宗买卖只能走海路销往南方,恰恰南方最不缺的就是鱼、盐,销售区域的产品已经饱和,本地东西卖不出去,但外地商品却在疯狂涌入。

本地土特产的销售情况远远抵不上外地商品在燕地的倾销,特别是茶叶买卖。

中国的茶文化历史悠久,饮茶已经成为了古代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恰恰就是这个茶业,却被江南茶商所垄断着。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陆羽.《茶经》

伴随着大量的优质江南茶叶进入燕地,源源不断的铜币被置换而出,流到了江南,这让刘燕政权相当的不忿,长期下去,铜币日渐匮乏,本地经济岂不是要被搞垮?

怎么办?针对这情况,直接上地方主义保护吧!

又禁江表茶商,自撷山中草叶为茶,以邀厚利。——《旧五代史》

想喝茶,都是叶子,喝谁的不一样嘛?大力发展本地产业,排斥外地商贸入侵,刘燕政权在战火纷飞之余,为了割据地区的经济也真是煞费苦心。

可就算没有了跨地区的商业来往,本地贸易流通也缺不了钱呀,钱少无钱怎么解决呢?铜没有,铁也不行,而且战争时期,铁可是制造兵器的紧俏货。

有没有一种本地特产,量大且能制作成钱的东西呢?刘燕政权此刻苦苦思索着。

泥钱的诞生,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

最终,刘燕政权想到了那个金属钱币的替代品—泥钱。

泥土,大燕之地到处都是,真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挖出来就能用,而且制作也不难,大家不是缺钱吗?

发行,大量发行就是,自认为找到了一个好办法的刘燕政权立即开动作坊,日夜不停地赶制泥钱。

刘仁恭下令境内以泥为钱,以泥固济而锻之, 大抵类瓷, 样度粗劣。——陶岳.《货泉录》

刘燕政权的领导层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国计民生的好办法,解决了当地人民流通贸易的缺钱困难,但他们却忘了,一直流传下来的金属货币,是经过历史的大浪淘沙才最终形成的,挑战现行流通货币,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很快,发行的泥钱就遇到了困难,人们在贸易流通中不乐意用泥钱,下意识抵触泥钱的情况比比皆是。

从泥钱本身来说,其有着明显的结构缺陷,为后来的流通造成了诸多不便。

首先,不结实,烧制的泥钱比较脆,韧性比较差,不小心磕碰碎了、缺角都有可能影响交易,而且当时也没有国家机构进行残币兑换,泥钱坏了便只能自认倒霉,使用泥钱的风险这么大,人们自然有抵触。

其次,铜钱是货币但本身也是货物,铜材毕竟价钱在那里摆着呢,因此铜币的购买力是有保障的,但泥钱本身就是泥巴烧制,没有任何价值,你说这个钱值多少?一百个换一头羊?还是一千个换一个羊?在没有任何兑换比例指导的情况下,刘燕当地的泥钱使用是抓狂和混乱的。

最后,泥钱使用范围受局限,只能在刘燕当地使用,出了这里,你拿着泥钱去跟别人做生意,肯定会遭人白眼,拿这个泥巴块跟人说值钱,你当人家傻呀?因此本地商人若是出外经商,只能将泥钱换成物品,到外地再销售成钱财,然后再购买商品回来贸易,增加了不必要的贸易环节,不仅麻烦而且提高了成本和风险,间接打击了刘燕当地的商业流通、发展。

当然说了那么多不利,其实泥钱还是有一个有利的一面,那就是掌握着这个发钱机器的刘燕政权,此刻那是相当的舒坦,想买这,发行点儿泥钱,想买那,发行点儿泥钱,人生呐,不就是为了享受嘛。

幽州西有名山曰大安山,仁恭乃于其上盛饰馆宇,僭拟宫掖,聚室女艳妇,穷极侈丽。——《旧五代史》

到头来,被坑最惨的就是老百姓们了,辛辛苦苦劳作终日的血汗,最后被人家烧制的泥块全给换走了,而且随着泥钱发行量越来越大,货币贬值的情况也愈发严重,钱越来越不值钱,都快跟泥土一样不值一顾了。

迟来的修正,改变不了旋即灭亡的命运

竭泽而渔的状态严重透支着刘燕当地的经济,军人出身的刘仁恭虽然不通经济,但也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老窝搞黄的计划,因此被世人口诛笔伐的泥钱发行不久便被叫停。

从刘燕政权后续发行的货币来看,刘仁恭后期和刘守光在位时期,燕地发行货币都改回了铜、铁货币,没钱困难,但流通泥钱更加混乱,刘燕政权在权衡利弊后,最终向金属货币低头,回到了原始起点,还是咬紧牙关,好好想法子搞点金属来铸币吧。

然而,留给刘燕政权折腾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数年后,幽州城被晋军攻破,刘燕政权瓦解的同时,昔日的泥钱也随之彻底销声匿迹。

结论:

纵观备受唾弃的刘燕政权泥钱,其实是刘燕政权在当时应对钱币短缺的一种无奈尝试,其最终以失败告终,从幽暗墓室里走出来的泥钱,也随之昙花一现,迅速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然而就是这次短暂的亮相,却让刘燕政权青史留名,不过这个名却是——不顾民生的恶名。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76928.html

标签组:[古代货币] [旧五代史] [刘燕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