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海瑞大骂谭纶,再揭“清流”真实嘴脸——自私、无耻

发布时间:2021-07-02 发表于话题:真实的大明王朝 点击:341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娱乐 > 大明王朝:海瑞大骂谭纶,再揭“清流”真实嘴脸——自私、无耻 手机阅读

大明王朝:海瑞大骂谭纶,再揭“清流”真实嘴脸——自私、无耻

暂时处理完“通倭假案”以后,沈一石又将粮食借给了淳安县,淳安百姓终于勉强同意向官府借粮,暂时先将桑苗插下去。只是,淳安县的水灾刚过,疫情横行,再加上淳安百姓尚未对官府完全信任,时任“淳安知县”海瑞肩上的担子并没有轻松多少。

回到家中,正在给自家洗院子的谭纶让海瑞有些惊喜:

“谭子理,你什么时候调到淳安县了?”

谭纶,原裕王府詹事,现任总督署参军,既是裕王的心腹又是胡宗宪的故交,这样一位稍微一使劲就能升任“浙江按察使”的人物竟被海瑞恶心成了“调任淳安”,谁说海瑞只是刚硬到让人不可靠近的怪物,刚峰同志开起玩笑来也是宗师级别的。

谭纶也趁机跩了起来:

“美的你!这屋里我都洗过了,就剩院子里了!”

既然是故交,对话起来自然没有压力,海瑞没将谭纶当成大人物,更不会将其当成大人物,甚至将自己苦熬一夜的罪责推到了谭纶的身上。

“神出鬼没的,将总督署的兵交给高府台带来,自己躲了,你以为现在偷偷跑来给我洗了地,我就能这么轻易饶过你。”

谭纶的虚荣心似乎只能在海瑞这样的处级干部面前,才能完美展示,海瑞的一句话又让谭纶找到了炫耀的资本:

“一个小小的淳安知县,你当你是什么官儿啊。怎么说我也是裕王派到浙江这来的参军,胡部堂都不敢让我伺候,我会到这儿来给你洗地?”

谭子理同志,胡部堂还真是不敢让你伺候,让你在总督署待了几天就将人家推到了万难境地,就让人家想做的、能做的、该做的都不能做了。如此表现,竟也成了谭纶炫耀的资本,真不知道他的原则和底线在哪里!

只是,谭纶无故献殷勤的表现突然让海瑞想到什么,赶紧问了一句:

“你不会是将家母接来了吧?你真将家母接来了!”

谭纶没管海瑞的愤怒,竟然炫耀般地给出了肯定回答:

“老夫人、嫂夫人还有小侄女随粮船明天一早就到。”

真心佩服谭纶的心理素质,瞒着海瑞,将海瑞的家人接到海瑞打算将命留下的淳安,还能恬不知耻的称呼人家为“老夫人”、“嫂夫人”和“小侄女”,如同炫耀,如同邀功一般。只是,海瑞懂得淳安的巨大风险,立马爆发了:

“谭子理!灾民都还没有安抚好,这里又正闹瘟疫,你把家母接来干什么!”

民心浮动、瘟疫横行,谭纶就敢瞒着海瑞将人家的家人接来,更让人无语的是谭纶还有着以下解释:

“你责备的是。不过我也要问你几句。现在都六月中了,淳安几十万亩田还要不要赶插秧苗?”

如果不是谭纶同志的阻拦,淳安的桑苗现在都可以长成桑树了,嘉靖皇帝的宫观可能都修好了。现在,海瑞顶着巨大压力、冒着生命风险,总算让淳安百姓答应了“改稻为桑”,谭纶又圣母婊一样的出现了:你得赶紧督促百姓将桑苗插下去,不能再耽误了,国库可没钱了,打仗可没军需了!

海瑞依然没有好气,甚至可能被气昏了,口齿利索、语速飞快地问了一句:

“赶插秧苗和将家母接来有什么关系?”

我们来看谭纶的解释:

“你认为没关系,淳安的百姓可认为有关系。先是给他们借粮,还不要利息,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借?改插桑苗有那么多好处,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改?就一个担心,就怕你这个青天大老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人替他们做主。”

凭心而论,这段话并非没有道理,而且也正是淳安面临的现实问题,但这样的话从谭纶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刺耳。为了阻止“改稻为桑”,谭纶们可以牺牲整个浙江的百姓;为了推行“改稻为桑”,谭纶们又能将海瑞的家人推到危险之地;敢情,不管怎么着,谭纶们都只会把别人推到前面,自己躲在后面看戏。

“现在淳安的百姓都信服你,你得让他们把心安到肚子里去。现任官不带家眷,谁会相信你在这里能待多久?”

谭大哥,当初劝海瑞“宝剑出鞘”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什么“公之母即为天下人之母”,什么“公之女即为天下人之女”,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家人送来淳安,让百姓安心呢?就算你不能让百姓信服,你把家人都接来淳安,肯定能让海瑞无话可说吧,你咋就不试试呢?

现任官不带家眷,没人会信服,那你谭纶为何不将自己的家人接到抗倭前线,激励抗倭将士更加卖力地杀敌报国呢?

当然,海瑞心中装着百姓,他只会认为谭纶说的有理;更重要的是,此时的海瑞对所谓的“清流”尚未完全失去信心,他竟被谭纶说的词穷了,只能回答道:

“那你就不能再晚几天把她们接来?”

谭大人的解释又来了:

“改插桑苗不能再晚了。不要看灾民今天都开始签字借粮了,人心似水,民动如烟。不安住他们的心,老百姓说变就变。”

翻译一下谭纶的这句话:“改稻为桑”不能拖延了,淳安百姓也正处在动乱的边缘,我才不管你的家人会面临何种危险,能帮着镇住场子就行呗!

这句话以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许久以后,为了缓和海瑞的愤怒情绪,谭纶给出了两句话:

“王用汲的家眷今天也到建德了。他那里比你好办些,只有小半个县改种桑苗,最多半个月就能赶着把桑苗都插下去。”

没想到吧,我连王用汲的家人都接来了,这下,你不生气了吧?而且,人家那里比你情况要好,我都把他的家人接来了,你还有什么资格生气?谭纶同志的圣贤书确实没有白读,深谙人之“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本性,觉得有了对比对象,就能止住海瑞的愤怒。

真心地想问问谭纶,圣人有没有教给你这样一句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一次你干的事不久就会简在帝心,行百里路半九十,赶紧把桑苗插了。有了这番政绩,今后封疆入阁都不是没有可能。”

和张居正给出的“公之香火,海门之姓字,必将绵延于庙堂而千秋万代不熄”的大饼一样,谭纶竟也给海瑞画了一张“封疆入阁”的大饼。只是,“人有此念,便会以此念度人”,谭纶的功名利禄心倒也真真切切的表现了出来。

海瑞终于抓到了反驳的机会,大声呵斥道:

“你少拿封疆入阁那些话来激我!你们当初写信让我来淳安县是怎么说的?什么‘公之母即为天下人之母,公之女即为天下人之女’,墨迹未干,危机四伏,将来情形如何还在未定之中,你们就巴巴地把她们也送来了。你想封疆入阁,我海瑞可不是为了封疆入阁到淳安来的!”

就想问一句谭大人,脸热不热?疼不疼?

但谭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倒给出了一大段看似仁至义尽,实则无耻至极地回应:

“好,这句话是我说错了。”

谭纶,以及谭纶所代表的“清流”最为常见的表述方式——有错,我立马就认,但我绝对不改!当然,这种情况只出现在他们再无无法反驳机会,毫无退路的时候;除此之外,绝不认错!

“把你请到淳安来的是我。你再这样豁命的干,真要获罪了朝廷,追究起来,连坐的人里第一个就是我谭纶!那时候裕王保不了你也保不了我。不是说后怕的话,从你动身那一天起,我为老夫人准备了住宅。你丢了命我坐了牢,就让我的家人将老夫人和尊夫人令爱接到我家去住。哪一天裕王爷真接了位,别的不敢说,替你讨个追谥,替老夫人请个诰命,请朝廷拿出一份俸禄给你养家还是能做到的。这些心里话你不会不信吧?”

注意了,谭纶强调了几个关键点:

1、谭纶对海瑞“这样豁命的干”,表达了不满。只是,谭纶忘了,当初劝海瑞出山的时候,就是看中了海瑞会“豁命”,现在海瑞摆出玩命的架势要为百姓争一争,谭纶又害怕了!

2、一旦海瑞获罪朝廷,谭纶会被连坐,但海瑞会死,谭纶只会被关。

3、海瑞动身的那一天起,谭纶就认定海瑞会得罪朝廷,落得悲凉下场,这是明知山有虎,谭纶就偏将海瑞推向了虎山啊!而让谭纶心安理得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为海瑞的家人安排好了后路,能为海瑞争得虚名。

也就是说,谭纶此举就相当于告诉海瑞:放心大胆地去淳安吧,你的身后事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说实话,无耻的人我解读过,诸如《雍正王朝》中被田文镜评价为“伪君子”的李绂;自私的人我也解读过,诸如本剧中一直都在强调“苦一苦百姓”的赵贞吉;但像谭纶自私、无耻到如此地步的“清流”,我真想挑战一下平台的限制规则,将自己这些年学到的恶毒语言全部用上。

奈何,海瑞还是选择相信了谭纶,只是对谭纶没和自己商量就接来家人的举动表达了不满。

谭纶似乎觉得海瑞马上就要被说动了,赶紧打出最后一张牌:

“我接她们来其实也是为了给你安排一件大事,我有办法让老人家得个孙子!”

谭大人,你如果真能给海瑞生个孩子,让海公之香火、海门之姓氏绵延于庙堂而千秋万代不熄,我情愿收回所有对你的抨击!

哼,清流!呸,伪君子!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73330.html

标签组:[海瑞] [大明王朝] [淳安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娱乐推荐文章

娱乐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