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乌拉圭|缺席的法老和失准的酋长

发布时间:2021-06-26 发表于话题:埃及第零王朝 点击:142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体育 > 足球 > 埃及-乌拉圭|缺席的法老和失准的酋长 手机阅读

乌拉圭对埃及

一比零绝杀险胜

过了几天大家还能记起来的,大致只剩下:埃及全队绵密如织的防守,乌拉圭全队面对直塞球的迟疑、戈丁的逼迫、抢位和孜孜不倦的跑动、以及苏亚雷斯一次又一次的打门失败,还有镜头前萨拉赫的表情。但乌拉圭,在小组赛里,18日之前,为数不多的以高控球率的“传统”球队身份赢下比赛的队伍。

九十分钟西梅内斯破门,靠着的是持续跑动,进攻欲望和一些找回来的精神状况,比赛已经过去几天,聊一下乌拉圭吧。

室友说球员里只知道个咬人的苏亚雷斯。比赛那天我和朋友去买可乐,我问她晚上看不看乌拉圭埃及的比赛,她想了下,摇了头,说只认识苏亚雷斯,没意思。

苏亚雷斯,13年英超的话题人物,那年C罗远走西甲,巴洛特利投奔意甲,大家对鲁尼的艳史绯闻腻烦。所以那年他得奖、咬人的新闻大家熟悉的不得了。利物浦的球迷们一边对他的种种小动作咬牙切齿,而又为他稳定的效率感恩戴德。而萨拉赫,埃及队的法老王,现任利物浦的萨拉赫坐在场下,看着前辈的表演。那年苏亚雷斯跑动疯狂、能力出众,且效率惊人,13年他和全队都攒着股劲想拿到23粒进球。他被人诟病浪得虚名,欺软怕硬(他的大部分进球多是对阵弱队,对阵阿森纳、切尔西没有进球),在英格兰这个国度里玩假摔,且很可能是种族主义者(和穆里尼奥的冲突),暴躁易怒,像练功走火入魔的邪教高手。一边在球场和球迷之间表现着最自私自利的一面,又对妻子女儿无比宠溺。他不太像一个足球运动员,就像乌拉圭即使在南美,也不太像是一个正常的足球国家。

关于乌拉圭,我们不应该只记得苏亚雷斯一个人。

欧洲对待足球的态度与美洲,不大一样。我们把它叫足球,皮球,心情烦躁时说“那玩意”;解说员情绪激昂地呼喊炮弹、飞球,在欧洲球员那儿,他们把它作女神,亲密宝贝。对,球员们更愿意把足球当作一位女性,南美球员管它叫胖墩、肥妞,或者宝贝儿、姑娘,更有甚者起一个类似于穆里尔、莱昂纳或玛格丽塔这样的女孩名字。

贝利在马拉卡纳体育场打进他的第1000个进球后,他深情地亲吻着她。迪·斯蒂法诺在自己的房子前为她建了一座纪念碑,上面是一颗青铜制的足球,铭牌上写道:谢谢你,老姑娘。

注:资料整理自《足球往事》《天下足球》

乌拉圭、种族主义

1916年美洲杯,乌拉圭4:0击败了智利队。第二天,智利代表团坚决认为比赛无效,“因为乌拉圭11人中有2名非洲球员”。他们是伊萨韦利诺·格拉丁和胡安·德尔加多,格拉丁打进了4个进球中的2个。

格拉丁曾祖父是非洲黑奴,仰仗惊人的速度、闲庭信步般的控球、连贯的过人和一气呵成的射门征服球迷和对手。胡安·德尔加多是非洲黑奴的后裔,踢球的时候唠唠叨叨,喜欢嘲弄他的对手——把球高高提起,“去把那串葡萄给我摘下来啊!”射门时,又冲着守门员喊:“跳起来扑吧,沙地很柔软的。”

1916年,乌拉圭队是世界上唯一有黑人球员的国家队。

1921年,美洲杯,布宜诺斯艾利斯。巴西总统埃皮塔西奥·佩索阿颁布了一项法令:为爱国之理由,兹令棕色皮肤选手不得出现于巴西国家队内。结果在巴西队踢的三场比赛中,他们输了两场。弗雷德里希上场总是比较晚,因为他要花半个小时的时间在更衣室烫头发。弗卢米嫩塞队的卡洛斯·阿尔贝托,要用大米粉末涂白自己的脸孔。

1993年,一支来自法国的球队首次捧起欧冠奖杯,致胜球是来自象牙海岸的非洲人巴西莱·博利的杰作,他顶进了另一位出生于加纳的非洲人阿贝迪·贝利罚出的角球。最瞎眼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也不能否认荷兰最好的球员是老将路德·古力特和弗兰克·里杰卡尔德,他们都来自苏里南,那时非洲人尤西比奥是葡萄牙有史以来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路德·古力特绰号“黑色郁金香”,1987年他当选为欧洲足球先生时,他把金靴献给了纳尔逊·曼德拉。

在被种族偏见分割的老式足球逐渐让位于各种肤色参与的华丽足球前。乌拉圭早就以开放、自由的姿态拥抱了各种肤色的球员。且足球强国巴西这么多年的历史中,最优秀的球员,从弗雷德里希到罗马里奥,历经多明戈斯·达吉亚、莱昂尼达斯、济济尼奥、加林查、迪迪和贝利,都是黑人和混血人种。

乌拉圭,英雄,现代战争

阿登·波特,4年,200多场比赛,不断赢得球迷掌声和欢呼,直到他被踢出首发名单。等待、请求、重新上场、一成不变、继续下滑、嘘声四起——防守失位、进攻乏力。1918年夏末,民族队体育场,午夜,他在这片曾经令自己受人热爱的球场中央朝自己开了一枪,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人听到枪声。黎明时他的尸体被发现,一手握左轮手枪,另一手握一封绝笔信。

足球是战争的隐喻,说是现代战争也不为过。“突然死亡”不是决定比赛胜负的戏剧性方式了在这些日子里,疯狂的球迷会占领以前为狂热的宗教分子、爱国人士和政治狂人所预留的地盘。因为经常伴随着宗教、爱国主义和政治的狂热,足球使人们的紧张情绪趋于沸腾,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罪行都是以足球的名义犯下的。

足球就是祖国,足球就是权力。“我就是祖国。”那些欧洲和南美的军事独裁者都这么说。

职业足球变得越来越快速,越来越难看,对失败的恐惧把足球速度和力量的游戏。球员跑动多冒险少,平庸的效率受到高度赞扬:现代足球里有越来越多的球队由专门防止失败的成员组成,而不是敢于冒险和挥发灵感、富于创造精神的球员。

我赢故我在。毋庸置疑,那些国家位置要依靠足球来确定的弱小国家里,国家队队服是集体身份最明确的象征。

英格兰队在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中被淘汰时,《镜报》头版头条的标题是:“世界末日”,用的是重大灾难才使用的特大字体。1994年世界杯期间,一群狂热的球迷烧毁了失败的喀麦隆守门员约瑟夫·贝尔的房子,而哥伦比亚球员安德雷斯·埃斯科巴在麦德林被枪杀,埃斯科巴在世界杯比赛中不幸打进了一粒乌龙球,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叛国行为。

佩德罗·阿里斯佩,帮助乌拉圭队在法国赢得1924年奥运会足球金牌。四年后,乌拉圭在荷兰又赢得了奥运会足球冠军。阿蒂略·那伦西奥,他在1924年奥运会时抵押自己的房子为球员支付路费,评论说:“我们再也不是世界地图上一个微不足道的地方。”天蓝色的球衣是这个国家存在的证明:乌拉圭不是一个错误。足球将这个小国从籍籍无名的阴影中拉了出来。

1930年,全国的注意力都只集中在第一届世界杯上。乌拉圭在此前两届奥运会上的胜利使这个国家毫不迟疑地选择承办第一届世界杯。12个国家抵达了蒙得维的亚港。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受到了邀请,但是只有4个国家越过大洋来到这个南半球的海岸边,他们说:“那里的一切都太遥远了,再说路费又那么贵。”

乌拉圭、配角、背景板

大家喜欢欧洲的顶级联赛和组织体系、足球氛围,美洲的的个人能力和奇诡的进攻过人,但是大家喜欢理想主义、血性、坚韧的阿根廷和天赋绝伦,王朝鼎立的巴西,喜欢年轻、有潜力的哥伦比亚,喜欢在现代、传统和欧洲风格、美洲风格间颇为独特的墨西哥,世界球迷的宠幸着实轮不到乌拉圭。

1919年,巴西1:0战胜乌拉圭加冕美洲杯,阿图尔·弗雷德里希,一位德国移民和一位黑人洗衣女工的儿子,一共打进过1329个球,贝利1279个。把贫民窟争抢破球为乐的棕色男孩无礼行为带到白人庄严的体育场。开创接受幻想、强调欢乐忽略结果的足球风格。


足球的小动作,假摔、咬人、肘击......

1966年世界杯结束不久,阿根廷足球协会的监查官巴伦廷·苏亚雷斯声称:“斯坦利·劳斯是个阴险的家伙。他操纵了这届世界杯,所以英格兰队赢得了冠军,如果世界杯赛在阿根廷进行,我们也要这么干。”


原国际足联副主席郑梦准去年竞选市长时透露,他被问到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上进入半决赛,是不是因为贿赂了裁判?而郑梦准是这样回答的:“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荷兰球员罗纳德·科曼认为1988年古尔豪斯给法国人蒂加纳腹部那粗野的一脚没什么不妥:“这一脚很出色,蒂加纳是他们最危险的球员,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废掉他。”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任何兽行都不为过,要是能偷偷摸摸地干就更聪明了。马赛队的巴西莱·博利,这位被指控经常故意踩踏别人脚踝的后卫,谈起他第一场比赛的经历:1983年罗杰·米拉在场上一直疯狂地用肘顶他,于是他用头将米拉顶翻在地。“这是我学到的第一课:在别人放倒你之前放倒别人,不过要小心谨慎地把他放倒。”

1970年世界杯,贝利遭到贝尔蒂尼粗野的贴身防守,击打肋部和腹部,踢脚踝……阿根廷记者经常为卡洛斯·比拉尔多的小伎俩鼓掌叫好,因为他知道如何小心而有效地表演他的小把戏。据说比拉尔多当球员的时候用针刺伤对手还可以表现得一脸无辜,后来他出任阿根廷国家队的主教练,在1990年对巴西队那场最艰苦的比赛中,他企图给饥渴的巴西球员布朗科送去一壶掺有催吐剂的水。

阿根廷球迷对马拉多纳在1986年世界杯上打进的那个手球大加赞扬,因为裁判没有看到。1990年世界杯预选赛智利守门员罗伯托·罗哈斯用刀片割伤自己的额头假装被炸伤,但是他露了馅,那些崇拜罗哈斯并称他为“神鹰”的球迷,马上咒骂他是个恶棍,因为他的伎俩没有奏效。


乌拉圭的记者喜欢把厚颜无耻的犯规称作“强力一击”,不止一个记者对在国际比赛中能有效威胁对方球员的“令人疲软的一击”表示赞许。必须在比赛的最初几分钟下脚,晚了你就会冒着被罚下的风险。乌拉圭足球的衰落孕育了足球暴力,很久以前,“沙鲁阿之爪”是专指勇敢的术语,而非指恶意的犯规。1950年世界杯,在马拉卡纳那场著名的决赛中,巴西人的犯规是乌拉圭人的两倍。1990年世界杯,当主教练奥斯卡·塔巴雷斯试图让乌拉圭队回归干净踢球的球风时,一些当地评论员欣然断言这不太可能成功,很多球迷和足球官员都宁可毫无尊严地赢得比赛也不要高贵地输球。乌拉圭前锋“佩佩”萨西亚说:“朝守门员的眼睛撒灰?如果你被逮住了教练可不喜欢。”

乌拉圭的有趣

1924年,他们坐三等舱抵达欧洲,借来的钱坐次等车厢,睡木头长凳,一场接一场地比赛,一场接一场地换房间和木板。巴黎奥运会之前,他们在西班牙踢了9场比赛,全胜。这是拉丁美洲球队首次在欧洲踢球

第一场比赛是对南斯拉夫。南斯拉夫人派探子来观察他们的训练情况,乌拉圭人察觉到了,于是他们在训练时胡乱踢球,把球送入云端,每一步都磕磕绊绊,互相之间跌跌撞撞。探子回去报告说:“他们的表现令人感到遗憾,这些穷孩子从这么远的地方过来……”仅仅2000名球迷观看了这场比赛,乌拉圭的国旗被挂反了,太阳冲下,奏国歌的时候他们放的是巴西人的进行曲。那个下午,乌拉圭7:0战胜了南斯拉夫。

欧洲人从没有见过黑人踢球。1924年奥运会上,乌拉圭球员何塞·莱昂纳多·安德拉德精美的表演令每一个人眼花缭乱。这名中场队员,能像橡皮人一般将球蹚至前场,而不碰到任何对手,当他准备射门时,他会摆动身体然后一蹴而就。有一场比赛他头顶着球跑过了半块场地,人们为他欢呼,法国媒体称他为“黑色奇迹”。

我们宁愿跑得快一点,也不愿错过这瓦尔特·戈麦斯式的过人表演。他喜欢用脚揉搓皮球,稳稳地留住她,抚摩她,如果她离他远去,他会觉得受到了侮辱。

他们将乌拉圭球员在球场上画出的连续“8”字形状称为莫尼亚斯,或者叫小环。法国记者们很想知道这种令对手石化的巫术的秘密。通过一个翻译,何塞·莱昂纳多·安德拉德透露了这个巫术的配方:球员们都被训练去追呈“S”形逃跑的鸡。记者们都相信并报道了这个故事。

乌拉圭与阿根廷的斗争

乌拉圭队从1924年奥运会返回之后,阿根廷队同其踢了一场友谊挑战赛,比赛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结果乌拉圭一球小负。左边锋塞萨雷奥·翁扎利是致胜进球的制造者。他主罚的角球没有碰到任何球员直接飞进了球网。这是足球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进球,乌拉圭人哑口无言,当他们回过神来,他们开始抗议说球在空中的时候有人推了守门员马扎利一把,裁判对此充耳不闻,于是他们咆哮说翁扎利并没想直接射门,不过是风把球吹进了球门。


在巴西球员贝利和科蒂尼奥之前40年,乌拉圭球员斯卡罗内和切亚就通过“之”字形传球来搅乱对手的防守了,球在两个人之间前后穿梭着一路向前直到球门,通过脚下的短传,两人你来我往,传球接球,接球传球:足球不在脚下作任何停留,就好像撞在了墙上一样反弹回去。这就是在当年被称作拉普拉塔风格的“撞墙式传球”。赫克托·斯卡罗内的传球有如献礼,恭敬舒适,他的射门却是犀利无比,训练时,他通过用球射倒三十米开外的瓶子来磨砺自己的射术。虽然他个子相当矮小,但是他起跳后的滞空时间很长,他知道如何打破重力法则,从而在空中飘浮。他跳向足球,挣脱对手然后转身面向球门,此时,他仍在空中,最后将球一头砸进球门。

1928年奥运会足球决赛。乌拉圭队和阿根廷队此刻正打成平局,这时米纳皮里斯一个大脚,皮球掠过了塔拉斯科尼,朝禁区飞去,在禁区内的博尔哈斯背对着球门将球用头点给斯卡罗内,大叫道:“你的,赫克托!”斯卡罗内拔脚凌空怒射,阿根廷守门员博西奥倒地扑救,但是球已经进网,蹦蹦跳跳的皮球不情愿似的又弹回了球场,乌拉圭前锋菲格罗亚迅速地一脚又将其送回球门,以示惩戒,因为这样离开球门是不礼貌的。

乌拉圭球员阿代马尔·卡纳韦西,为了避免给乌拉圭队在1928年奥运会足球决赛上带来损害,他牺牲了自己的出场机会。乌拉圭队对阵的是阿根廷队,每次卡纳韦西面对阿根廷的时候,乌拉圭队就会输球,最近一次他还特别倒霉地打进了一个乌龙球。他走下了载球队去体育场的公共汽车。结果在阿姆斯特丹,没有了卡纳韦西,乌拉圭队赢了。

1929年,阿根廷队正同巴拉圭队进行一场球赛。诺洛·费雷拉从后场沿右路带球向前,他杀开一条血路,身后留下一连串瘫倒的躯体。突然,他发现面前出现了一道由对手整个后防线排成的人墙,诺洛停了下来,他站在原地将球捣来捣去,从一只脚颠到另一只脚,始终不让皮球落地。他的对手们歪着脑袋盯着钟摆一样的皮球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步调一致,神情恍惚。就这样来来回回有一个世纪了吧,直到诺洛发现了人墙中的一处空档突然射门:足球穿透了人墙飞进了球网。骑警们从马上跳了下来向他表示祝贺,球场里只有20000名观众,但是每位阿根廷人都发誓说自己当时就在那儿亲眼目睹了这个绝妙进球。

阿根廷人以掌扪心,对天发誓,恩里克·加西亚的那个进球是完美的,加西亚,绰号“弯曲”,在阿根廷竞技队打左边锋。像阿根廷人一样,乌拉圭人也两指交叉放在唇边,信誓旦旦地说佩那罗尔队前锋“骡子”佩德罗·拉戈的那个进球是完美的。或者这个或者那个,也可能两个都是。

1946年,乌拉圭民族队正领先于阿根廷圣洛伦索队,因此他们收缩防线来面对勒·蓬托尼和里纳尔·马蒂诺的威胁,他们因能让足球说话而闻名,不过他们同时也有着出了名的难以进球的坏运气。马蒂诺在民族队的禁区边缘,他带着球轻轻爱抚,不紧不慢。突然蓬托尼像一道闪电一般冲向了禁区右角,马蒂诺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他,民族队的防守球员都扑向了蓬托尼,当灰狗都去追逐兔子的时候,马蒂诺带球进了禁区,有如鹦鹉进了他的笼子,他闪过剩下的后卫,射门得分。进球不但属于马蒂诺也属于蓬托尼,这个擅长搅乱对手防线的人。


乌拉圭,对于他们自己队伍的复杂心情

乌拉圭作家巴扎·埃斯皮诺拉不喜欢足球,但是在1960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当他打开收音机搜寻一些想听的东西时,碰巧收听到了本地频道,佩那罗尔队0:4大败于民族队。夜幕降临,巴扎感到心情沮丧,他决定一个人吃饭,以免将自己的苦闷情绪带给别人。这莫名的悲伤究竟从何而来?巴扎觉得这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过是一个凡人的单纯伤感而已。突然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他之所以伤感是佩那罗尔队的输球,他是一个佩那罗尔队的球迷而不自知。会有多少乌拉圭人同他一样伤感?反过来说,又有多少乌拉圭人会欢呼雀跃?巴扎经历了一次迟到的自我发现,其实我们乌拉圭人从一出生不是属于民族队就是属于佩那罗尔队了。例如,人们说“我是一个佩那罗尔人”,或者“我是一个民族人”。从20世纪初就一直是这样了。据说那时的妓女们都是只穿着佩那罗尔队或是民族队的球衣坐在蒙得维的亚的妓院门口来吸引顾客的。对于狂热的球迷来说,快乐不仅来自你所钟爱的俱乐部的胜利,也来自你所憎恨的俱乐部的失败。1993年《蒙得维的亚日报》采访了一群平时靠搬运木柴为生、周日到民族队的主场尽情尖叫享受的年轻人。其中一人露骨地说:“我只要看到佩那罗尔队的队服就会感到恶心,我希望他们每次都输,即使是他们同外国球队比赛的时候。”



乌拉圭的那些球员们

“佩鲁舒”佩特罗收拾行李前往意大利。1931年佩特罗在佛罗伦萨队首次出场,就进了11个球。他没有在意大利待很长时间,尽管他是意大利联赛的最佳射手,佛罗伦萨也给了他一切,但是佩特罗很快厌倦了逐渐高涨的法西斯主义的欢呼声,对法西斯的厌恶和对家乡的思念,使他重回蒙得维的亚,在这里继续着他那贴地飞行的“焦土”进球。一段时间之后,FIFA将他驱逐出了球场,因为他违反了和佛罗伦萨的合同。

何塞·纳萨奇,1924年、1928年和1930年的乌拉圭队的队长,是乌拉圭足球的第一个领袖。他就像整支球队的风车,风车的节奏就是他那因警告、失望和鼓励而发出的叫喊,在这个节奏下,球队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没有人听到他抱怨过。广口瓶

胡里奥·佩雷斯是乌拉圭队1950年世界杯冠军成员之一,他经常令孩童时代的我兴奋不已。人们给他一个绰号叫“帕塔罗卡”,意思是“疯狂的腿”,因为他跳起来的时候,可以用腿踹向这边而身子却飞向那边,像要把自己拆成两半,连对手们都揉着眼睛,无法相信。在用这种略带嘲讽的身体动作闪过一些对手之后,他又会倒退回来然后重复这样的玩耍。看台上的观众们都喜欢球场上的这个搞怪者,为他欢呼,也多亏了他我们才能开怀大笑,松一松紧绷的神经。

98年“中国男孩”雷科巴与范志毅有过一段桑拿趣闻,范志毅在上海申花和乌拉圭民族队和的雷科巴在球场上起了摩擦,范志毅作为东道主在赛后带乌拉圭球员逛夜上海,最后想到去冲桑拿,可是范志毅和雷科巴还有他们的队员们把裤兜翻了个底儿掉,也没凑够桑拿的钱,只好作罢。那个时候呢,雷科巴报价100万欧元,但是申花买不起,几个月后雷科巴以400万欧元转会国际米兰,当时一度拿着700万欧元的世界第一年薪,但给中国球迷的印象,以及范雷二人之间的翻译印象是,雷科巴场上凶猛,场下害羞到近乎窘迫的地步。

皮恩迪贝尼,一名技艺极其精湛的球员,一位脾气极其谦和的绅士,从不庆祝他的进球,这样就不会冒犯任何人了。乌拉圭佩那罗尔队当时正在蒙得维的亚同来自巴塞罗那的西班牙人队进行一场比赛,佩那罗尔队一时找不到洞穿萨莫拉把守的球门的方法。进攻从后场发动了,安塞尔莫晃过了两名防守队员,将球传给了苏菲亚蒂,然后高速插上接应回传。但是皮恩迪贝尼也在要球,球传给了皮恩迪贝尼,他闪过了乌尔基苏后逼近球门。萨莫拉看见皮恩迪贝尼准备将球射向右角于是跃起扑救,但是球并没有动,她在皮恩迪贝尼的脚上熟睡,然后,他轻柔地将球送向了球门空旷的左边。萨莫拉奋力回救,他像灵猫一般跳跃过来,指尖擦到了皮球,但一切为时已晚。

1962年,在孟菲斯,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在卖出3亿张唱片之后宣布退出歌坛,但是不久后他又改变了主意;一家叫德卡的伦敦唱片公司,拒绝为一群披头散发,自称为“披头士”音乐家录制歌曲。卡彭铁尔正在发表《教堂大爆炸》,同样发表的还有赫尔曼的《戈探》;阿根廷军方推翻了总统弗兰迪西;巴西画家坎迪多·波尔蒂纳里将不久于人世。吉马良斯·罗莎的《第一故事》刚刚走上书店的书架,同样上架的还有诗人莫拉埃斯的《一场伟大的爱情生活》。若昂·吉尔伯托正在卡内基音乐厅轻声吟唱他的“一个音符的桑巴舞”。此时,巴西队到达了智利,希望打败其他的10支欧洲球队和5支美洲球队,赢得第七届世界杯。

一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

当精彩美妙的足球真的出现在眼前时,我们都对奇迹充满感激,不管是哪支球队、哪个国家表演了这美丽的足球,我们都毫不计较。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72561.html

标签组:[足球] [世界杯] [世界杯冠军] [国际足球] [足球精神] [乌拉圭足球] [罗尔] [阿根廷足球队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体育推荐文章

体育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