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械斗黑幕:从肢解案、女人替男人顶包到宫廷“梃击案”_手机网易网

发布时间:2021-06-14 发表于话题:明代男子常服 点击:1806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母婴育儿 > 明朝械斗黑幕:从肢解案、女人替男人顶包到宫廷“梃击案”_手机网易网 手机阅读

经查,郭英、董海两家和于海等人积怨甚深。于海似是一乡小霸,他精心策划,纠集于宝、侯八哥子、张兴、朱安、于宁等六名小兄弟,伺机出动,给赤手空拳的郭英、董海送去“惊喜”。于海一棍问候郭英,与后者的头部来一个“亲密接触”;张兴持“车幅”给董海“请安”,也正中其脑袋。由于他们的“礼节”过于隆重,郭英、董海立刻失去意识。

在于海的指使下,张兴持斧头把郭英的头当柴禾劈;侯八哥子拿出绳索,把董海的脖子看作卤鸭脖子来系。于海后来供称,郭、董二人就此断了气。接下来(注意时间过渡词,很重要)于海把刀递给于宝,教他剥下郭英、董海身上所穿的衣物,再练一练炖骨头汤必备的刀工。于宝不敢下手,甩给张兴去办。张兴弄出十二大块,也没有勇气再作进一步细分,匆忙用袋子装裹,赶一头驴子驮走,抛弃在荒野。

大概的过程没什么争议。但王槩注意到,贵州方面没有对一个关键细节作出明确的陈述,即上文提到的时间问题。仵作本应验明于海一伙是在郭英、董海离世后实施肢解的,还是在二人仍有生命体征时作出该残忍行为的,卷宗却对此语焉不详,在没有仵作检验结果为依据的情况下,直接按肢解活人论处。根据《大明律》,处理十分严厉:主谋于海处以凌迟,妻、子流放三千里,家财充作给受害人遗属的赔偿。从犯于宝、侯八哥子、张兴、朱安、于宁处以斩立决不待时。不过,于海之妻王氏已病故,无需流放;儿子于广招年仅十一岁且是一个双目失明的盲童,于海请求免除其子流放。

实际上,假如于海的供述属实,开始肢解时郭英、董海已咽气,于海作为主谋应处以斩首,随从有加害行为的处以绞决,无加害行为的流放三千里、杖一百。【原文:凡谋杀人造意者,斩。从而加功者,绞;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杀讫乃坐。】

因此肢解时间的认定关系到处理的轻重和波及范围。而贵州方面忽略仵作检验结果,潦草定论,颇有可能是迫于此事民愤极大,郭、董两个家族人多势众、施加了巨大压力所致。

或许正是考虑到上述因素,王槩用少见的委婉语气驳回了原结论,指示贵州细查于海一伙实施肢解与郭、董去世的先后顺序,举出的理由是“辨明于海等人是否掩盖了其他严重的行为”。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9961.html

标签组:[梃击案] [郭英] [于海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母婴育儿推荐文章

母婴育儿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