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汉服唐制宋制能露锁骨脖子,而明制却裹得一丝不剩?

发布时间:2021-06-14 发表于话题:明朝服饰和宋朝服饰的区别 点击:164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社会 > 为什么汉服唐制宋制能露锁骨脖子,而明制却裹得一丝不剩? 手机阅读

裹得一丝不剩也没用,

所有古代服饰远比你想的透得多得多。


手工纺织的面料本来就跟现在的衣服天差地别,你在地摊上买的棉T恤,质量差一点的,薄一点的都透肉,别说古代了。

棉大量供应以前,贵族穿丝且大量用麻,贫民穿麻,皮毛为辅。


以上的丝和麻的图片,都是现代化以后的理想状态,

实际上以当时的生产力,只能做的更加大窟窿小眼的。

用今天的面料去模仿古代的“形制”无疑是缘木求鱼,我不是针对谁,

所谓汉服谁穿对、谁穿错,其实都是穿着化纤的窗帘面料走街串巷,

真拿那时候的面料做成衣服,谁也出不了门。

汉服圈就盯着所谓形制不放揪别人小辫子刷存在感了。

关于古代服饰和面料的演变,以及纺织业的发展历程,网上资料太好找了,一抓一把,我又不是专业人士,不敢瞎说,

但仅仅聊尺度话题,

和想当然的结果正好相反,形制上的开放其实是保守后的结果。

解释一下,

女性的衣物无非两种,贴身内衣和不贴身的外衣,生产力薄弱的年代,面料供应只能满足最基本的需求,那就是保暖和遮羞。

比如唐代服饰最著名的特征就是齐胸襦裙,

现代的人往往据此判断,唐风开放,为啥,因为白花花的胸脯都在外面了,

于是影视剧就顺水推舟,

往奶量大上搞呗,默认了唐朝开放了,整成婷美广告一样最开放。

其实唐朝的繁荣和富庶,确实是让人们在思想上解放,在国际交流上开放,

但在女性服饰上,用今天眼光看有点开放,比之前代其实是保守了,服饰开始兼顾遮羞的功能更多了。

《说文解字》云:“亵,私服也。”
亵即贴身穿的衣服,有轻浮、淫秽之意。

内衣的另一种形制“苞”,《释名·释衣服》:“袍,苞也。苞,内衣也。”
因古代染色技术不高,“暑天近汗之衣必无色”,最初的内衣面料多采用本色葛布。
汉代有“羞袒”(鄙袒)、“汗衣”(汗衫)的内衣形制,汗衣与其他内衣的不同在于男女、贵贱皆服。而女子的“心衣” 上端用“钩肩”,背部袒露无后片,平织绢作为常用面料。

中古时期的“诃子”是唐代女性内衣的一大特色。这种以束在胸际间的裙充当内衣,使肩、胸前与后背全部袒露或双肩披透明罗衫,穿时在胸下扎束两根带子即可,使胸上部分达到挺立的效果。
常用的面料为“织成”,挺括略有弹性。此外还流行无内衣袒领长裙的装束。
宋代女性内衣出现了“抹胸”(抹肚)、“襦”“裹肚”“抹胸”穿着后上可覆乳下可遮肚,用钮扣或带子系结,单的夹的,形式不一。
——《中国古代布料、服饰的特点及演变》

唐以前的本色葛布内衣,说到底跟做绳子的材质没啥区别,扎的不行,而平织绢用今天的话讲,支数太小了,肯定是透的。要么扎,要么透,生产力不行只能二选一,毕竟身上其他地方也得遮住,面料真没那么多。

在《诗经》描写的时代,男女之间是比较开放的,开春一起河边瞎跑,跑散开了捉对造人。

开放的背后也是完全不设防的服饰在推波助澜——布少料透,跑着露肉;开春一奔,子子孙孙

后来男女之间提倡礼教,觉得那是原始人遗留,不好意思那么做了,

此后的封建王朝,老百姓以村为单位安心种地了,所谓男耕女织,鸡犬相闻。城镇化水平依旧非常非常低,夫妻干活外人都离得远远的,已婚妇女在村子内部,种地也好,哺乳也好,在穿衣上是不避讳的。避讳就别劳动了,生存是第一位的,管不了那么多。

如果真有远方客人亲戚来串门或者出门赶集啥的,女性一定是甘愿在家里或后厨不抛头露面的。

背后还是布料问题。纯考虑遮羞,男的其实比女的省布料,又不能穿比基尼赶集。

长期以来,参加社交场合,在外抛头露面一直是男性和极少数贵族女性的特权,原因就是男的不怕露点,而能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裹严实的,只有贵族才有这个经济条件。

清贫百姓家的未婚少女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为椰风实在挡不住。

等到唐朝,为啥齐胸襦裙一下子流行了,原因很简单,生产力又提高了,老百姓也能追求舒适。穿得起丝织品内衣的时候,谁也不乐意穿葛布,但丝织内衣本来就透,外裙比较厚,傻子穿也知道得把裙往高了提啊,能提多高就提多高。

日本小国寡民生产力更低,葛布用了更久,直到现在还有专门用古法做的,价格还不便宜。

动画片里火器都出现了,女性还穿这种材质的。

阿西达卡去工坊,见到了踩风箱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场面一度车速巨快,

比如中国最著名的衣服之一,

这玩意哪哪都有布料,脖子,手脖子,腿肚子都有,形制保守极了,

穿它逛街试试?

——

我认为是常识的事情,吐个槽就火了,这让我挺不可思议的。刚刚看书来着,恰好翻到这首白居易的诗。


评论里多有不屑的,可能忘了这题目讨论的是夏天和衣服,即古代女性夏天穿什么,所谓"形制"起什么作用,跟朝代有啥关系。

古代确实没有既不走光,又很轻薄的布料,即便有,也不是平民百姓能消受得起的。这是当时生产力和科技水平决定的。

《幽灵公主》里,女性干的是纯体力活,在冶铁厂踩风箱,酷热,劳累,“一踩四五天”,但女性们甘之如饴,因为这里有吃有穿,不用看男人脸色,比“下面”(广袤的乡村生活)好多了。

这个过程,又产生更进一步的贫富分化,黑帽大人又不用踩风箱,里三层外三层裹严严实实,她也不是啥也不干,得抛头露面跟各个大名各个商人谈生意,穿漂亮点有助于交际。

复兴传统服饰,谁都想往漂亮打扮,人之常情,日本也一样,和服是往黑帽大人那个方向使劲的,没人复兴室町村妇那个路子。

但消费了漂亮衣服,更应该留心一下文艺作品,古诗和文献,从白居易到宫崎骏,大师们的作品里充满了人文关怀,在史观上是一致的,都是把时代风貌尽可能展现给大家,不让读者和观众产生一种,这个时代全是贵族,全在穿好衣服,吃美食,每天都享乐的错觉。

你可以从白居易的《缭绫》看出唐代超凡的纺织技艺——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
应似天台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
中有文章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雪。
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样人间织。
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翦纹。
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

四十五尺瀑布泉,染作江南春水色的布料,的确让人神往,但其实白居易更想说的是——

“织者何人衣者谁,越溪寒女汉宫姬。
昭阳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对直千金。
汗沾粉污不再著,曳土蹋泥无惜心。
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寻常缯与帛。
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
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

基本就是“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长诗版。

自诩热爱古代文化古代服饰的女孩子,应该先多看看书,读读古诗,两相对照一下,可能会少一点被消费主义牵着鼻子走。


————

(5k赞增补)

我希望终结这个问题,尤其是不要再给我举很多画像砖或者壁画了,博物馆我也去过很多个。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史观?而不仅仅是对一些衣服的理解。

有一次我偶尔听评书,单田芳先生讲的评书《虞舜大传》,讲上古时舜帝的一生,他说舜劳作回家,吃苞米面锅贴饼子。

他增加这个细节应该是想凸出舜帝的简朴和生活清贫。

但对于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猛然听到会错愕好几分钟吧,

尧舜时代,如果有玉米,今天的世界,可能会天翻地覆,整个人类史都要改观。

很多当代人习以为常的事情,可能上溯几代人,就是天方夜谭。即使是单田芳老先生,说起武林说起唐宋元明清那么历历在目跟真事似的,也有思维盲区,觉得粗粝的饮食无外乎玉米面锅贴饼子,顺口就说了。

当下的文艺作品,尤其是女频网文大行其道之后,对古代世界多有片面或偏颇的描述或者暗示,对生产力多有抬高,对民生多有美化,化纤床单加鼓风机就能撑起一部剧了。

副作用就是,年轻人往往既没有阿凡提的智力,又动不动以巴依老爷自居,忽略了大部分古代人地位还不如驴的事实。

常识是一件很宝贵又很难得的东西。

请欣赏《亮剑》对口相声,“丁伟的爸爸光腚”

罗大征有些尴尬,更正道:我是说你们为什么不按规定穿新式军装?
李云龙故意操着河南腔说:俺小时候家里穷,好不容易扯件新褂子,都压在箱子底,过年才穿,现在也不能忘本哪,俺舍不得,过年再说。
丁伟摸摸袖子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这件衣服还新着呢,总不能扔了吧?我先穿旧的凑合着,那件新的我准备捎回老家给我爹穿,你不知道,我老家穷着呢,县长的裤子都露着腚,就别说咱穷人家啦。将军们乐得更欢了,队列也乱了。

罗大征算看出来了,这几个家伙是故意要捣蛋,你不让他们表现表现,他们不算完。
罗大征反而镇静下来,饶有兴味地问:好,李云龙的军装是舍不得穿,要等过年才穿。丁伟的军装要捎回家孝顺老爹,这也算是个理由吧,那么孔捷同志呢?你的新军装是打算过年穿呢?还是捎回家孝顺爹?
孔捷说:我倒没那么多事,新的旧的一样过年,想孝顺爹可我爹早死了,不过,我这人有个小毛病,总也改不掉,一看见穷人就受不了,那眼泪就想往下掉,听说丁伟同志的家乡很穷,连县长的裤子都露着腚,就别说他爹啦,恐怕就得光着腚了,我那件军装干脆给丁伟一起捎回 家,也算咱晚辈的一点儿孝心吧……
丁伟忽然听着不是味,马上回嘴道:老孔,你爹才光着腚。
队列里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县长都露腚,你爸爸就得光腚了“你爸爸才光着腚呢!”

为什么明末棉花就开始大面积种植了,到建国老百姓依然还光着腚呢?

因为棉花与粮食争地,种了口粮,就不能多种棉花,而纯棉又不经穿,补丁垒补丁,还容易破洞。民国更是军阀逼着老百姓种烟土,粮食都不够吃,爆发大规模饥荒。

直到化纤普及了,局面才扭转。

的确良的原料不是棉花,而是石油。确切地说,是芳烃技术,其中用量最大的是对二甲苯。的确良、涤卡、纺织原料、饮料包装瓶、合成纤维、工程塑料、包装材料都是对二甲苯生产出来的。当时,咱们想方设法进口了几套设备,终于能够从石油中做出“布”了。
建国后,随着人口的飞速增长,从粮食安全角度考虑,18亿亩的耕地红线,无论如何也不能越过。从石油中生产布料,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然而,芳烃技术在国际上是垄断,此前只有美法两家公司拥有成套装置和技术,全球再也没有第三家,在关键流程和环节上要看他们的脸色,被人卡着脖子的滋味不好受。直到前两年,也就是2016年1月8日,中石化的“高效环保芳烃成套技术开发及应用”获得了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有兴趣的可以去搜索一下这个奖的含金量,从2008年设立这个奖项开始,获奖的都是航天、导弹、青藏铁路、歼十、特高压、北斗、杂交水稻这样关系重大民生与军事的项目。
——《亮剑:丁伟他爹穷得光着腚,这到底是段子还是真事 》

刚摆脱了衣不遮体的生活,有了适合夏季的面料,就意味着遮羞是“普惠”的?

冯小刚电影《唐山大地震》里面,工业城市唐山的居民,已经算是全国生活水平名列前茅的,盛夏时男的穿背心,上面印个xx厂,篮球队,工会纪念之类的,女的就碎花砍袖,徐帆外面那件属实,里面那个白色bra就不一定了,可能有,但极少数人穿。

要么里面也是个稍小的白背心,或者男人的背心吊带改短,或者穿个对襟的,跟闲人马大姐似的。

城镇居民都如此,至于广袤农村老太太和中年妇女,谁里面穿文胸么,啥叫bra?那时候有都市丽人还是有维密?

村头纳凉分两帮,女的一帮,有个单衫穿足矣,横看成岭侧成峰,男的一帮随便光膀子,谁要两边来回晃悠,那就是耍流氓,被扁担追着打出二里地去。

这都建国后了,乡下女性夏季的尺度就这么大。

那古代女性呢?

那么多人回复我艾特我,看着图片恨不得是冬衣那么厚都能当被盖了,为的是证明古代不走光?

把自己裹严严实实的,还要不要下地干活了,要不要弄柴火打猪草,喂鸡喂狗种菜地了?

农民家里可以没有织机,可以没有绢,纱,帛,啥都没有,但不能没有草帽和蓑衣,

草帽遮阳,蓑衣挡雨,然后种地。

中户以下人家,穿衣服下地干活甚至都被认为是败家行径,有空看看《鲁滨逊漂流记》,怎么靠几套衬衫活那么多年,不光腚肯定是不行的。评论区里有人说,怕羞半夜出门干活,可能夸张了,但直到现在,东北农民农忙的作息是两三点起床,焦点访谈结束睡觉,黑黢黢估计互相也看不见。

我还没说过肩奶呢,不少精神古代人就已经三观粉碎了,

看一遍《楢山节考》,还不得直接歪过去?

我想古代服饰爱好者(古代贵族服饰风格的化纤模仿秀)如果乐意自己聊哪套衣服好看,哪个淘宝店质量好,我没必要出来说啥,我也不懂,不可能瞎逼逼,

问题就是,不要一揽子把朝代打包进来,绑架史料和古代人,去证明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

杜甫白居易已然够写实的了,他们所见就挺符合当年风貌的,信就信,不信也不强求。

不行还有浩如烟海的地方志,

每个朝代都有金字塔尖的吃穿用度,《红楼梦》里的软烟罗,资治通鉴里说安乐公主穿了个衣服值一个亿,四个角度看上去有四个颜色,就差能当led使了,尖货你看看史料文物,增加点民族自豪感就挺好的,拿来说古代,就有点以偏概全的嫌疑了。

谁也不会拿《小时代》代表当下中国的全貌,

“从年画考证,公元21世纪,华北地区的风俗是大胖小子开法拉利,拉半车水果半车金元宝。”

明显从年画考古不靠谱,那壁画有多靠谱?

"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是诗人瞎掰的?

让老祖宗提前吃上苞米面,老祖宗也不会从地底下蹦出来谢谢你,从露腚到不露腚这是一个历史进程,没什么好不承认的。

前几天去逛hm,一堆衣服打折39,49,我随手拿起来一件问小伙伴,爸妈那时候的确良是不是就这玩意?他们一瞬间都笑了,原来想买的都丢回去不要了。化纤曾经是稀罕物,现在不屑买了,它比纯棉耐穿结实这个优点,我们已经不需要了,这是生产力提高国家强大的结果。

过往的历史,就是饥馑和礼教并存,压迫和抗争交织的过程,

勇于直面历史,才能珍惜当下。

现在最穷的非洲国家,也起码有T恤穿了,还好我们不止有T恤。

一句老生常谈结尾,真的结尾了,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9753.html

标签组:[内衣] [丁伟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