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是唐朝的(隋唐时期只有长安被称为京师?)

发布时间:2021-06-13 发表于话题:古代哪些朝代的首都在长安 点击:21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汽车 > 国产车 > 长安是唐朝的(隋唐时期只有长安被称为京师?) 手机阅读

长安是唐朝的(隋唐时期只有长安被称为京师?)

一、京师名称的由来

京师是一个王朝的首都的称呼,京师最早出于《诗·大雅·公刘》:“ 京师之野,于时处处。”,这里的京师是指今陕西省凤翔、旬邑一带周人的政治中心,又说“京”是山的名称,“师”是水的名称,《公羊传·桓公九年》:“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至多到西汉时期,京师已经成了国家首都的统称,如西汉的长安为首都,被称为京师,东汉时期实行西京长安、东京洛阳两京制度,但是洛阳被称为京师。

事实上,从西周开始,大王朝一般都实行多都制度,或者多京制度,两京制度,但都是一主多副形式,实质就是陪都制度。虽然一个王朝根据方位,都城被称为西京、东京、南京、北京等,或者直接俗称如长安、洛阳、开封、北平,但是被称为京师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朝代的首都。

再如北宋时期,有东京开封、还有西京、南京、北京大名府,但是只有开封被称为京师。

明代建立后,朱元璋建都南京,南京是京师,朱棣迁都北京后,颁布诏书,定北京为“京师”,原京师(南京)为南京,显然就是只有王朝的首都才能叫京师。


二、隋唐时期的京师


同样,隋唐时期,也实行多京制度,比如除了首都长安外,还有东都洛阳(短暂也被称为东京)、北都太原(短暂也被称为北京),甚至凤翔、成都也一度成为唐代的西京和南京,但是京师却只有长安。

《旧唐书-地理志一》作为官方地理名词专章,基本上照抄唐代实录而成,对唐代京师定义已经非常明确了,《旧唐书卷三十八·志第十八·地理一》:“京师 ,秦之咸阳,汉之长安也。隋开皇二年,自汉长安故城东南移二十里置新都,今京师是也。城东西十八里一百五十步,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说明唐代的京师长安的首都地位。

除了正史地理志对长安京师的定位 ,笔者也翻遍《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大唐六典》《 唐会要》《通典》等等唐代正史,“京师”一词出现上万次,都很明确的指向长安。


三、对几条史料的辨析


有人抛开官方地理志对唐代京师的定位,从上万条“京师”的史料中摘取其中的几处,似乎提到了当时的东都洛阳,于是不加分析,说洛阳也能称呼京师,实事是这样吗?难道是正史的作者把这几条写错了?我们稍加分析这几条史料:

洛阳在隋唐最主要的称谓就是“东都”,其他什么东京等名称时间很短,其“京城”的称呼在隋唐三百多年中只有武周15年偶尔有此称呼,但实际是武周的京城,隋唐的京城一直是长安,从来没有变过,而京师则在隋唐时期一直指长安,即便武周15年期间,长安也被称为京师。

我们抛开正史官方定义的京师不说,正史上万条“京师”明确指长安的不说,就单单分析下以下这几条,看看这几条中被掐头去尾的“京师”是不是指洛阳?

(1)《旧唐书·列传·卷四十一》:“臣闻京师喧喧,道路籍籍,皆云胡僧慧范矫托佛 教,诡惑后妃,故得出入禁闱,挠乱时政。”(彦范上奏中宗)

这件史料记载的是中宗刚复辟时期,但如果稍加推断,则一目了然。

史料分析:综合史料,其逻辑关系清清楚楚。


逻辑关系

(2)《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冬,十月,命唐休璟留守京师。癸亥,上幸龙门;乙丑,猎于新安而还。”(唐中宗游龙门)

史料分析:唐代皇帝在京师长安,一般设置东都留守,皇帝东巡洛阳,则设置京师留守,这里显然是唐中宗游东都洛阳龙门石窟,命唐休璟留守京师长安,皇帝就在洛阳,还要设置洛阳留守?这里的京师显然是长安。

(3)《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今天命惟新,而诸武封建如旧,并居京师,开辟以来未有斯理。”(敬晖上奏唐中宗)

史料分析:唐中宗复辟大唐以后,废除了武周神都的称号,降为东都,并在神龙二年护送则天灵柩返京长安,这条史料说的就是天命惟新,唐朝已经复辟了,但是武家的人在长安还和在武周洛阳一样“封建如旧”,联系上下文京师所指,这里的京师断然不可能从长安又指向洛阳了。

(4)《旧唐书·东夷传·百济》:“显庆五年,命左卫大将军苏定方统兵讨之,大破其国。虏义慈及太子隆、小王孝演、伪将五十八人等送于京师,上责而宥之。”(唐高宗诏释百济国王)

《旧唐书本纪四》:“冬十月丙子,代国夫人杨氏改荣国夫人,品第一,位在王公母妻之上。十一月戊戌朔,邢国公苏定方献百济王扶余义慈、太子隆等五十八人俘于则天门,责而宥之。乙卯,狩于许、郑之郊。十二月己卯,至自许州”

史料分析:

这条史料很有诱惑性,但是仔细勘察上下文就知道,原文章完全是掐头去尾,原文是:“显庆五年,命左卫大将军苏定方统兵讨之,大破其国。虏义慈及太子隆、小王孝演、伪将五十八人等送于京师,上责而宥之。其国旧分为五部,统郡三十七,城二百,户七十六万。至是乃以其地分置熊津、马韩、东明等五都督府,各统州县,立其酋渠为都督、刺史及县令。命右卫郎将王文度为熊津都督,总兵以镇之。义慈事亲以孝行闻,友于兄弟,时人号"海东曾、闵"。及至京,数日而卒。”

显庆五年,唐高宗东巡洛阳,苏定方俘虏义慈,唐高宗在洛阳则天门宽宥了他们,但是这里的“送于京师”是不是送到洛阳呢?显然不是,因为高宗在洛阳赦免以后,后面接着就是“及至京,数日而卒。”,显然这里的送至京师,是送往京师长安,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至京”。

(5)《全唐文·卷二十》:“咸雒京师,建都惟旧。”(唐玄宗《幸东都制》)

《唐会要·卷十六》:“今国家定周秦之两地,为东西之两宅。辟九衢而立宫阙,设百官而严拱卫。取法元象,号为京师。”

史料分析:这两条史料,实际是同一类型,这可能 是上万条史料中唯一能挂上边的,但是很显然,这里并不是说洛阳就是京师,而是放在了长安后面,实际意思和长安洛阳两京,或者“东西两京”“南北两京”一样的意思,实际作用就是古文行文方便,虽然都是两京,但是显然是有主次区分的。“咸雒京师,建都惟旧。”说的是咸阳(长安的代指)洛阳两京,国家建都还是要遵循旧例,这里指的是历史上,过去的建都旧例,并不是指唐朝把洛阳定位为京师。

《唐会要·卷十六》中的那条史料,乍一看,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是官方定义,实际却不是,翻下《旧唐书卷二十六·志第六·礼仪六》就知道,这是唐武宗时期(安史之乱后唐朝一百五十年皇帝再无东巡洛阳)朝廷关于是否要在洛阳立庙的一次朝廷议论,原文非常长,十几个大臣大家吵吵闹闹争执不下,有的说要循周汉故事,两京都设宗庙,有的说只能在京师设置,东都不设。此句只是其中一位博士的廷议议论中的一句话而已。

 史料原文:......工部尚书薛元赏等议:“谨按《礼祭义》曰:"建国之神位,右社稷而左宗庙。"《礼记》云:"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是知王者建邦设都,。。。夫圣王建社以厚本,立庙以尊祖,所以京邑必有宗社。今国家定周、秦之两地,为东西之两宅,辟九衢而立宫阙,设百司而严拱卫,取法玄象,号为京师。既严帝宅,难虚神位,若无宗庙,何谓皇都?然依人者神,在诚者祀,诚非外至,必由中出,理合亲敬,用交神明。位宜存于两都,庙可偕立;诚难专于二祭,主不并设。。”

这只是在唐武宗时期,大臣的一次廷议,讨论的就是要不要在东都洛阳立宗庙的事情,其中薛元赏奏议所说,意思说洛阳和长安一样,都可以号(有宣称之意)京师而立庙,此句显然是刻意人为抬高洛阳的地位,以议论洛阳也可以和京师一样设置宗庙,以期待皇帝采纳,此为一人之言,与官方定义的京师称号八竿子打不着,也不是什么别称、俗称。并且朝廷最后决定在洛阳立庙时,唐武宗驾崩,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总之,前面说了,正史中官方定义的京师是长安,史料中京师出现几万次都明确指向长安,唯有这五条有部分人当成了洛阳在唐朝也可以称为京师的论据,也可以说是贻笑大方。正史的作者不至于上万条“京师”史料,偏偏把这几条京师指向了洛阳,想想也是不可思议。

京师,实则是一个朝代首都的象征,古代每个朝代可以有多个都,多个京,但只有一个京师。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7211.html

标签组:[历史] [中国历史] [唐朝] [洛阳] [隋朝] [隋唐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汽车推荐文章

汽车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