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明朝打得过欧洲列强,却打不过北方少数民族?

发布时间:2021-06-13 发表于话题:明朝打得过欧洲列强吗 点击:181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时事 > 农业 > 为什么明朝打得过欧洲列强,却打不过北方少数民族? 手机阅读

@游荡的思考者 你要的经济史观。


关于具体的原因各个答主已经各抒己见,百家争鸣了。受人之邀,我只讲讲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史的东西,提前声明本回答可能引起非历史唯物主义者和部分少民同胞不适,请根据个体特征酌量食用。


正文:其实这个问题的提出就不够全面,题主的意思是为什么明朝有的时候能够爆锤周边少数民族国家或者偏远小国,有时候有被北方游牧民族这种看上去很弱的政治实体爆锤呢?


研究历史,视野要宽广,要把宏观的事件联系起来看待,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中国史,你会发现,几乎每个新王朝的建立,都是伴随着爆锤周边小国和万国臣服的盛世局面的,然后王朝帝国由盛转衰后被周边小国爆锤甚至入主中原,例如五胡乱华、五代十国、蒙古入侵、清军入关等等等等。

这不是明王朝一个朝代的特有的案例。


如果要追溯常规原因,《万历十五年》一书基本已经把明朝各类经济军事政治结构矛盾一一点出来了,本文主要研究历史的经济史观角度问题。


要谈中原王朝与游牧民族的对立,可以总结于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冲突。

由于亚欧大陆独特的地理区位特点,亚欧大陆呈现出农耕文明环绕游牧文明圈的特点。

以我国为例,对农耕文明圈和游牧文明圈的划分主要是以年均等降水量来划分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年均低于300ml的气候条件在落后的古代社会是对社会文明圈的决定因素。

我们都知道,农业文明文明水平是高于游牧文明的,农业文明采用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单位亩产量远远高于游牧文明,明王朝亩产水稻能够达到100-200kg范围内,这样庞大的产量是等量的草场养活的牛羊无法比拟的,特别是在大航海时代来临后,明末中国快速引进的玉米、马铃薯等高产作物,更是展现出了农耕文明的生产力优势。


学过中学历史的都知道,农耕文明是看天吃饭,因为自然地理区位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权,其实游牧文明依然如此,并且对自然气候的依赖水平更高。因为游牧文明的放牧生产方式决定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对生产方式的影响远远低于农耕文明。这是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如果天不下雨,农业文明圈的人民可以通过兴修水利设施,发展农业科技,通过人的作用,改变生产要素的作用,使得土地和气候要素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所占比例降低,而使得人和生产工具所占比例提升,而游牧文明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放牧还是轮牧都需要遵循自然规律,人不能种植草皮来喂养牛羊,也不能使得某地水草长得更好,或者阻止沙漠化的入侵等等。因为落后的文明方式需要由更高级的科技去配置生产要素。


但是农业文明也有巨大的固有弊端,那就是生产条件过多,也可以理解为生产成本过高,这种成本包括时间成本和生产要素成本。农耕不是随便找块地,刀耕火种出来,撒上种子就坐等明年收获,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不能中断的周期性循环过程,维护——播种——维护——收获——维护——再播种的循环,为了使得这一过程顺利完成,往往各朝隔代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科技,重农抑商等都是不可缺少的国策。除去生产要素成本外,还需要大量的时间成本,秦岭淮河800ml等降水量线以北的温带气候往往只能一年一熟,南方亚热带地区至多不超过一年两熟,从总体上来看,农业文明类似于现代的军事产品,高成本,高产量,先进程度高,但是维系过程复杂。

游牧民族则不同,对于生产要素成本和时间成本的开支要远远低于农耕文明,牛羊族群的规模大不大,取决于今年草场的形式和与中圆王朝的贸易关系如何,人对于生产要素的影响始终比农耕文明小的多,而迁徙居住的生产形式也与农业文明定居安土重迁的生产形式截然相反。使得社会流动性也远远的大于农耕文明圈。

这两种文明的差异导致了游牧民族总是拥有冲击农耕文明的优势,农闲时节或者天灾年间,借助马匹等交通工具,以掠夺式的方式骚扰农耕帝国是常有的事情,特别是满足对古罗马帝国的入侵更是如此,农耕文明组织军队不仅更慢,并且牺牲的生产力内容更多,农民脱离土地加入军队就是削弱生产力,这也是为什么我国古代中圆王朝很少有主动对外扩张的案例,真不是我们中国人爱好和平,这是生产方式决定了的,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必然结论,手工磨只能推出农业帝国,机器磨才能推出工业革命。


当一个王朝初步建立的时候,由于战乱,天灾等不稳定因素的主要矛盾在帝国内部被解决,次要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休养生息,养民安神往往是统治者的必经之路,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等等无一例外。

水利设施得以恢复,农业科技得以进步,这个时候农耕文明的生产要素成本得到配置,农业文明的生产形式得以稳定,高产量的优势得以体现,人口急速膨胀,税收增加,国力得到提升,因此往往帝国走向强盛。


在帝国强盛之后,主要矛盾得以解决,稳定帝国便上升成了首要矛盾,稳定帝国,就不得不谈谈长城的作用。

小时候我们在书本或者电视上看八达岭长城的时候总会想,为什么长城只有几米高,那些古城如西安北京的古城墙却有几十米高,几十米高的城墙都能被攻破,为什么几米高的城墙却变得十分重要呢?

答案并不是很多人设想的北方民族擅长骑马,几米高的墙足够抵挡北方满足铁骑了。


而是因为长城是稳固帝国非常重要的工具,而这里的工具所强调的重点不在于军事目的,而在于经济目的,这也是我们经济史观的重要研究内容。

关键词在于——贸易


长城的关键作用在于阻断了来自民间的贸易行为,而把这些贸易行为集中化,官方化,使得游牧民族的产品交换需求都被中原帝国牢牢掌控,使得游牧民族对农耕文明形成需求互补或者纯粹需求状态,以维系帝国稳定,这比大兴王师去占领那落后的蛮荒之地更具有经济利益,特别是参考古罗马帝国哈德良长城的建设。


用货币战争的手段牢牢把控少数游牧民族经济命脉,典型案例是宋朝檀渊之盟,一些历史外行喜欢把檀渊之盟称作“国耻”,实际上在专业人士看来,这简直是天才的脑袋想出来的货币战争奇策,檀渊之盟规定宋朝以支付白银十万,布二十万为代价,换区两国安宁,自由贸易,宋朝用大宋通宝货币完全掏空了北方游牧民族,以军事崛起的西夏,辽,金统统被快速掏空,被后者快速崛起灭亡。

有的小伙伴可能不太明白什么是货币战争,简单来说就是游牧民族落后的生产方式,导致很多生活必需品无法生产或者生产成本过于高昂,需要外来进口,而本国产品都是诸如牛羊之类的单一产品,对外不具备竞争力,所以国家一直出于出超地位,钱倒是多的很,东西却少的可怜,被全部掏空,类似于殖民地与宗主国之间关系。


弄清楚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区别和特点后,我们知道,其实蒙古高原游牧民族圈是依附于周边农耕文明圈的,由于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更为严重,因此游牧民族圈总是容易产生大的波动,遇到天灾人祸,往往战端四起,必须对外转移矛盾,对外扩张是理所当然。

以大视角来看,历史上汉朝北击匈奴导致匈奴分裂西迁,匈人上帝之鞭阿提拉横扫哥特人,哥特人入侵罗马帝国导致西罗马帝国灭亡。

那么问题就在于为什么落后生产形式的代表游牧文明总能战胜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形式农耕文明呢?


什么政治腐败啊,民不聊生啊,统治阶级怎么怎么啊都是常规因素,不是我们经济史观考察的对象,本质原因就在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生产形式差异上,农耕文明的秩序被破坏后重新恢复需药比游牧文明秩序恢复需要多得多的生产要素成本和时间成本,在帝国初期,这种双方实力对比差几乎是碾压性的,农业文明不断战胜游牧民族,不断的用经济货币战争的形式掏空对方,这种掏空行为又加剧了天灾人祸对游牧民族的生产形势危害程度,形成一种矛盾循环,双方力量不停的变化,不停的恢复,形成一种长时间的周期性的拉锯战。由于农业文明缓慢的恢复周期,农业文明总是属于亏损的一方。类似于科索沃战争,美国用战斧巡航导弹打坦克一样,一架落后俄制坦克的价格还不如一枚战斧巡航导弹。


在帝国强盛时期,由于庞大的生产力和经济总量,这种亏损看似不起眼,但是当农业帝国内部面临危机时,这种亏损便一发不可收拾。往往引起蝴蝶效应。


努尔哈赤13副盔甲起义的时候,谁也没有把这次暴动当一回事。


所以明朝并不是打不过北方少数民族,也不是打得过欧洲列强,而是欧洲列强是海盗式的掠夺,在那个时代还是纯粹的军事战术上的较量,而北方少数民族却不同,是生产关系的绝对较量。总结成一句俗话就是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本文内容比较复杂,暂时想到这些,想起再做修改。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6710.html

标签组:[经济] [明朝历史] [农业] [游牧民族] [农耕文明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时事推荐文章

时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