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铁洞时代》-韩国现代围棋史(三)_徐奉洙

发布时间:2021-06-13 发表于话题:韩国最强大的时期 点击:1425 当前位置:黄埔网 > 体育 > 《贯铁洞时代》-韩国现代围棋史(三)_徐奉洙 手机阅读

原标题:《贯铁洞时代》-韩国现代围棋史(三)

1980年12月的第15期王位战挑战五番棋,徐奉洙靠模仿棋楞是把曹薰铉拉下马

配图重发序:《贯铁洞时代》是原韩国棋院副总裁,韩《中央日报》资深围棋记者朴治文先生的力作。2006年蓝烈翻译连载于《棋圣道场》,记得发连载最后一稿时,赵南哲先生辞世。2014年《中央日报》系执掌韩国棋院后,朴治文出任常务副总裁,2015年朴治文主导强买韩国围棋TV,遭到韩国职业棋士群的抵制后黯然下台。后宋弼浩副总裁上台。2018年11月韩国棋院总裁洪锡炫愤然辞任,意味着曾经厚养围棋的中央日报系剪断了与韩国棋院和韩国围棋的脐带。重发《贯铁洞时代》一是在弈客围棋存档,二是铭记韩《中央日报》对韩国围棋乃至世界棋坛的贡献。译文是作于2006年,12年过去....还是动手修补修补吧。头篇保留,最后修改。

1980年终于拉开曹徐争霸的序幕

1979年12月,曹薰铉接受金熙中八段的棋王成为八冠王。1980年初夏,因军事政变到处都是军靴的踩踏声,曹薰铉向徐奉洙的名人战进击。1950年6月27日,首尔能听到朝鲜人民军炮火声,老国手们坚持下完了升段赛。

棋手们忙于棋盘361路的战争,无暇顾及江山改颜,花开花谢。名人战挑战棋打到2比2,徐奉洙顽强阻击曹薰铉。1980年7月2日,名人战进行最终局,韩国棋院像是害了一场热病,坐立不安的人们在怪异的沉默中等待着一个时刻的到来。晚6点30分,对局室的门终于打开,裁判长金东明六段宣布“徐名人中盘投子”。这是曹薰铉完成天下一统的历史时刻。

曹薰铉留日期间短暂回国(1969年),接受韩国报纸采访。曹薰铉说,“在道场修炼围棋的辛苦和军训相当”。曹薰铉以韩国棋院二段身份渡日,日本棋院定为四级。和濑越的首盘三子局获胜,让日本棋院感到震惊。在日本棋院,院生对局曹薰铉一盘都没有输过。1966年定段后,曹薰铉在濑越门下修炼的日课是:早8点到晚10点,在濑越宪作的面前复盘自己的对局,或者摆濑越让他摆的棋谱(这样的日课持续了三年)。1968年定三段后,曹薰铉到了周六就去日本工业俱乐部讲三小时的课,周日就去木谷道场的围棋研究会。

此时曹薰铉27岁,他9岁入段,18年后终于完成大业。但这不过是漫长战争的开始,徐奉洙虽然被击败,但是并没有被击倒。他像中国历史的北方游牧民族,稍稍停歇就会越过万里长城,著名的曹徐15年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正好是当年11月,赵治勋在日本成为名人,所有媒体连日竞相报道赵治勋大成的故事,对一统国内棋坛的曹薰铉视若无睹。这大大刺激了曹薰铉内心深处的日本情结:“比我小4岁的赵治勋一直追赶我,现在他成功了。那我算什么?”曹薰铉的老师藤泽秀行九段偶尔喝得大醉坐飞机来找曹薰铉,然后叹气“明珠暗投”,怂恿曹薰铉随他回日本。但曹薰铉已经是国内“第一人”,被束缚在韩国棋坛了。这时候,国内还正在筹备曹赵纪念对局。

曹薰铉1966年在日本棋院定段后,1967年首次参加升段赛,首局碰上了木谷道场的宫泽吾朗二段。棋份是先相先

但是,对局费相差巨大,赵治勋的对局费达到了国内头衔战冠军奖金的十倍左右。曹薰铉自尊心受打击,他甚至后悔回国服兵役。趁曹薰铉恍惚的功夫,徐奉洙再次越过万里长城挑战王位战。这是80年冬季,王位战挑战七番棋徐奉洙构思出了模仿棋的独特战法。曹薰铉技术和棋感高超,步调迅捷,尤其序盘很强,徐奉洙为了对付曹薰铉这一长处想出了执白下模仿棋的克敌方法。没有想到这一异想天外的构思正好对症下药,结果王位战挑战棋前六局双方上演执白必胜。当年12月27日,徐奉洙在最终局战胜曹薰铉以4比3挑战王位成功,曹薰铉一统的天下仅5个月崩掉了相当有分量的一角。

徐奉洙在高中生围棋锦标赛颁奖仪式,照片中有赵南哲,此时赵南哲可能没有想到徐奉洙很快就会长大,从他手中走名人头衔

当时徐奉洙浑身透着自信,媒体给他考评“野性和信念的棋士”,外加“野豹”的绰号。后来,徐奉洙陷入严重的自我怀疑而不可自拔:“围棋的路很长,我所知有限。我不懂的李昌镐都懂。” 从此徐奉洙身上看不到120%发挥实力的野性和信念,他的长夜开始了。徐奉洙始终是围棋界的一个谜,他掩盖了真理的一扇门,或者他从那扇门走出来后却迷路至今。

80年岁末,赵治勋终于衣锦还乡。

赵治勋和曹薰铉

曹薰铉和赵治勋80年首次对局

赵南哲的哥哥赵南锡膝下有4男3女,其中长子是赵祥衍五段,最小的就是赵治勋。而且长女福衍的儿子崔圭丙和三女儿喜衍的儿子李圣宰都是职业强手。

1962年,6岁的赵治勋渡日后,和林海峰下考试棋。左二、左三分别是赵祥衍、赵南哲

赵姓一家生活在可眺望边山半岛的全北扶安郡茁浦,几十年来深深扎根于韩国围棋界。赵治勋1956年出生在釜山避难时节的板棚屋里,有一天赵南锡上街,忽然被一个算命的叫住,要他给最小的儿子起名“治勋”。赵治勋这一辈按家谱都要带“衍”字,但是算命的执意劝“治勋”这个名字,而且说将来会大成。

赵治勋从小倔脾气,他先是师从金秀英六段的父亲金铎启蒙,6岁时被赵南哲牵着手渡日送进了木谷道场。十二年后,也就是1980年11月赵治勋终于成为“名人”,1980年岁末赵治勋衣锦还乡被韩国政府授予了文化勋章。赵治勋的长兄赵祥衍是1956年上高中时定段的棋才,1980年年末赵治勋为了曹赵纪念对局下榻乐天酒店,赵祥衍像守护神那样寸步不离赵治勋。

如果有人想见赵治勋,必须要经过赵祥衍的同意,甚至叔父赵南哲也不例外。赵祥衍身上流露着类似守寡母亲把独子拉扯大的自豪和警惕。或许兄弟俩被扔到日本相依为命十年,在恐龙出没的丛林顽强生存下来后,对韩国的家滋生了敌意。

赵治勋衣锦还乡

赵治勋到了天命之年,方努力和韩国培养亲和力,他这时可以流利说韩语了。赵治勋依然严守着韩国国籍,虽然他已经不可能“回家”。日本有不少“归化”的朝鲜籍名人,包括力道山,开创极真空手道的崔倍达。后两者至今也是日本国民的英雄,但是赵治勋却蘑菇一样长在韩日两国的夹缝里。(注:2019年赵治勋将出战韩国麦馨杯。赵治勋连续两年效力韩国元老联赛过后,终于踏上韩国个人棋战。)

徐奉洙虽然年纪轻轻,但并不介意自己去崇拜小他三岁的赵治勋。徐奉洙有一手棋的变化始终搞不明白,就问赵祥衍能不能向赵治勋亲口讨教。但是赵祥衍说不可以,让徐奉洙把棋谱写下来递进去。徐奉洙不以为意还真那么做了,他不觉得有什么羞辱感。不过,这一情景激怒了赵南哲。韩国棋院的职业棋手们意识到韩国棋界被漠视了,就停止欢呼,齐齐退却了一步。

赵治勋而且拒绝访问韩国棋院,这下彻底激怒了韩国围棋界。因为赵治勋,韩国刮起了围棋热。但是赵治勋和韩国棋界从此留下了不可缝合的嫌隙。“曹赵纪念对局”对局费天壤之别,这也深深刺激了韩国围棋界。

1980年曹薰铉和赵治勋的纪念对局

“赵治勋除了下棋还懂什么?都是赵祥衍在搞鬼”,韩国棋界这样聊以自慰,同时把屎盆扣到赵祥衍的头上。后来赵祥衍在韩国另立围棋法人团体,而且发行刊物,就被韩国棋界逮个正着,韩国棋院干脆抹掉了赵祥衍的棋士籍(译注:赵祥衍1986年被韩国棋院革职,2010年申请复职但被职业棋士会否决)。

“曹赵纪念对局”,赵治勋拿了当时为天文数字的3000万韩元对局费,然后“指导”了曹薰铉两局。虽然离开胜负曹薰铉也下出了上佳的内容,但是棋界可不这么看。“实际棋力是不是差两子?”背着曹薰铉韩国棋界私下这样揣摩,而且弥漫“韩国第一”远不如“日本第一”或者“世界第一”的挫败情绪。

这是曹薰铉一生最黑暗、最恶劣的时刻。一统韩国棋界,对他来说不过是沉入水底时抓住了一枚稻草。

曹薰铉和徐奉洙

曹薰铉和徐奉洙十五年宿敌关系

1980年的最后一夜,预告一年行将结束的钟声响彻首尔钟路一带。曹薰铉跟着金寅来到贯铁洞后街的酒铺。曹薰铉忽然干了半满的酒杯。金寅又斟了半杯,曹薰铉又仰脖干掉。曹薰铉从脸到脖子、手心,露出的皮肤立刻火烧般通红,他说“我要回家”径自出了酒铺。大约十多分钟后,金寅一干人等要去深夜的据点韩平旅馆,忽然发现黑糊糊的胡同口有人摸着墙根在爬。那个人勉强支起身推开旅馆门后又扑倒了,是曹薰铉。曹薰铉的体质根本不接受酒,他属于喝汽水都会醉的人,结果赵治勋让曹薰铉喝了酒。曹薰铉后来说:“当时我觉得会死过去。”

曹薰铉再也没有碰过酒,但是他尝过的世态炎凉和酒的味道成为了他再起的契机。他意识到“韩国第一什么都不是,必须征服世界”。趁着曹薰铉摇摇欲坠,徐奉洙又越过了长城。80年徐奉洙崩掉曹薰铉的王位后,1981年年初一口气又撬走了最高位战和国棋战,以3比4的头衔数和曹薰铉分庭抗礼。

徐奉洙高中时节

看到赵治勋不可一世的威容后,“我想去日本”成为了徐奉洙一时的口头禅。但是徐奉洙说“我不会去当留学生,而是要打败他们拿头衔”。可是,随着徐奉洙的头衔增加,他也尝到了曹薰铉“动弹不得”的滋味。如果拥有头衔的人跑国外,那么挑战者必须追到国外去打挑战棋。而且徐奉洙也无法放弃他已经抢过来的头衔。

八十年代初,左右韩日围棋界的三雄的关系如此微妙。赵治勋是在日本棋界这座大城堡里悠哉悠哉,曹薰铉、徐奉洙这两介草莽却无法打进城堡和赵治勋拼出雌雄。曹薰铉和徐奉洙也就哥俩捉对厮杀,而且一杀就是十五年。在这宿敌的十五年曹薰铉和徐奉洙大概较量了340局,其中曹薰铉赢了237局,徐奉洙赢了103局。曹薰铉和徐奉洙私人关系也不是很顺当,他们棋盘上厮杀,而且局后也不会复盘。

1987年国手战挑战棋徐奉洙挑战成功后接受媒体采访

为人内向的曹薰铉不喜欢徐奉洙的粗放。而对于徐奉洙,曹薰铉是为了生存必须打倒的对象。随着曹薰铉和徐奉洙霸占所有挑战棋,成为观客的其他职业棋手开始觉得索然无味。过去举行挑战棋云堂旅馆会人声鼎沸,但是后来没有人去观战他们两人的“猫鼠游戏”了。但是,曹薰铉和徐奉洙每次都是杀的眼红,过去的那种雅趣再也寻觅不到了。有一次,曹薰铉已取得大胜,但依然长考55分钟。曹薰铉是想听到徐奉洙骨头碎裂的声音,一定要觅到能徐奉洙最痛,让自己最快感的杀着。

徐奉洙虽然实力不够,但是用浑身的胜负气质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腕去弥补这个差距。徐奉洙虽然会输,但绝不会被打倒。1982年曹薰铉第二次天下一统,徐奉洙被逐回北方。但是83年徐奉洙又夺回名人和棋王头衔。他们就是水火不容的宿敌关系,但是这十五年不知觉相互锤炼了对方,而且韩国围棋悄悄蓄积能量。后来,徐奉洙公开说“曹薰铉是我的老师”,曹薰铉也报以“没有徐奉洙,没有我的今天”。这也是惟在胜负世界可看到的真正的和解。

曹徐时代未开就谢的才俊们

未开就谢的“挑战五强”

曹薰铉和徐奉洙的十五年争霸对群雄意味着挫折和遗恨。职业棋手们甚至自嘲“我们不过是陪衬”。终于,连棋迷都厌恶十年如一日的曹徐面孔了,曹徐铁蹄所向寸草不生,刈倒的群雄血染江河,这是韩国棋坛另一种荒芜的景象。所以,韩国棋界开始热切盼望能结束曹徐时代的新面孔,于是“新兴五强”应时而出,他们是张秀英、徐能旭、金秀壮、姜勋、白成豪。“新兴五强”如果想挑战曹薰铉,必须闯过徐奉洙这一关,他们历经千险终于请出大boss曹薰铉后,往往能博得棋界雷鸣般的鼓掌和欢呼。而且“新兴五强”的称呼逐渐被改为“挑战五强”。

虽然棋界眼巴巴盼着“挑战五强”终结曹徐时代,但是“挑战五强”的故事无一例外全部沦为悲剧。77年最高位战曹薰铉对张秀英3比0,78年国手战曹薰铉对金秀壮3比0,80年霸王战曹薰铉对姜勋3比0,81年霸王战曹薰铉对姜勋3比1,82年王位战曹薰铉对张秀英4比0,82年最高位战曹薰铉对张秀英3比0,83年王位战曹薰铉对许壮会4比0,83年大王战曹薰铉对徐能旭3比0,84年霸王战曹薰铉对姜勋3比0,84年大王战曹薰铉对徐能旭3比0,85年大王战曹薰铉对徐能旭3比0,86年国棋战曹薰铉对姜勋3比1,86年最高位战曹薰铉对张秀英3比0,86年大王战曹薰铉对徐能旭3比0,87年国棋战曹薰铉对姜勋3比0...整整十年曹薰铉在摧残着“挑战五强”的青春和梦,棋界甚至暗自祈求曹薰铉哪怕失蹄一次,但是曹薰铉每每都是一丝不苟的,无比冷酷的碾过去了。以至棋界开始怨恨曹薰铉“太狠毒”,甚至埋怨“如果是人怎么说也会让一次吧?”。

张秀英七段(当时)获得第23期最高位战挑战权

张秀英和曹徐同岁,而且小时候还曾和曹薰铉一道学棋。但是张秀英被曹薰铉永远阻隔在冠军之外。“挑战五强”的另外四人,于1980年是22~24岁的鼎盛年龄,而且都是有充分可能性的棋界才俊,他们因曹薰铉和徐奉洙度过了最痛心的二十年华。在“挑战五强”中,白成豪偶尔会被许壮会、郑寿铉、洪太善所代替,但无论是谁结局却是都一样。

在“挑战五强”中,血气旺盛的姜勋受到的创伤最大,而才华横溢的徐能旭只有眼睁睁看着他的才情慢慢枯谢。1986年姜勋在锦标赛的酒神杯3比战胜金寅获得冠军。虽然姜勋夺冠得益于曹徐中途被淘汰,但对姜勋无论如何是人生感动的时刻。在“挑战五强”中,惟有姜勋尝到了冠军的滋味。从1987年起,风靡十年韩国棋坛的“挑战五强”渐渐开始谢掉,韩国棋界新一茬长出梁宰豪、刘昌赫、李昌镐。除了“挑战五强”,还有一人彗星般出现接连夺得过挑战权,那就是张斗轸六段。1987年张斗轸连续夺得棋王战、名人战的挑战权,但结局依然是零胜。在曹徐时代的统治下,胜负师们的韶华和雄心落花流水春去也,曹薰铉和徐奉洙依然在坚持他们两人怪诞的“猫鼠游戏”。

定段大赛如闯地狱门

“挑战五强”虽然在夜空绚烂绽开,但毕竟是烟花的命运,不能熔掉曹徐时代黑沉沉的铁幕。围棋界为之气折,不知道何时能出现划时代的强者。业余棋界长久以来一直是向职业棋界输血的源泉,但已经出现老龄化现象。

韩国棋院1955年启动正规化时,一年定段名额设为4人。但到1976年,韩国职业棋界在僧多粥少的拮据下为了保障职业棋手的既得利益,把定段名额缩减为2人,导致了棋才枯死的现象。因为定段门坎太窄,定段比赛成为地狱关卡,很多业余强手就这么虚掷了时间。

金哲中在围棋界是“霉运”的象征,他绰号“老虎”,是八十年代韩国业余棋界的最强者。金哲中连续五届获得业余国手战冠军,5次作为国家代表参加世界业余锦标赛,而且在首届KBS围棋节获得冠军并拿到了一辆轿车,但是定段比赛始终落榜。金哲中当时被授两子足可与曹薰铉和徐奉洙匹敌,但是熬到1990年35岁才定定段成功。在围棋界,40岁相当于花甲。

定段门坎拒绝了很多天生不会考试的棋才,而闯过地狱关卡的未必就是职业棋界所需要的精英。貌似严酷的定段规则广泛造成了内耗和疲劳,大面积浪费了棋才。那些起于青萍之末的业余强手们,每年11月心怀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参加韩国棋院的定段大赛,他们之中一考就是十年的不乏其数。

少儿时期的刘昌赫

1983年,17岁的刘昌赫作为韩国代表参加世界业余锦标赛,并且打入了决赛。当时大竹英雄九段赞叹说“是将来大成的天才”。刘昌赫从小学起坐夜行列车转悠各地参加业余成年大赛,6年级时作为小学生首次夺得学初杯全国业余大赛的冠军。后来刘昌赫因家境消失了三年,上初中三年级时方回到棋坛。

但是,定段比赛刘昌赫频频挫折。直到1983年刘昌赫获得世界业余锦标赛亚军后,1984年固执无比的韩国棋院才把特惠给予刘昌赫,也就是让他绕过预选直接进入定段比赛的本赛。终于,刘昌赫在满18岁时跨过了定段的地狱关卡。目前,韩国棋院的研究生制度把18岁设为“红线”,既研究生如果18岁仍不能定段,就视做棋业上前途无望丧失研究生资格。

刘昌赫如果18岁那一年不能定段,有可能重复金哲中的“霉运”虚度青春。后来刘昌赫在职业棋战连战连胜,忽然有一天刘昌赫不堪回首,心有余悸地说:“没有想到这样轻松,回想定段比赛简直就是地狱。”

李昌镐和刘昌赫

无人问津的天才刘昌赫就这样给拯救了。曹薰铉和李昌镐是从小起在高手堆中得到了精英式的教育。徐奉洙和刘昌赫像野草般长出来,18岁时奇迹般定段。他们虽然迟到了,但是推翻棋界的规律大成。这也是韩国棋界的幸运,“挑战五强”之后,终于有更强的新人迈进职业棋界。

也就是这个时候,大约84年夏季,李昌镐悄悄搬进了莲熙洞的曹薰铉家。李昌镐成为了韩国棋坛的第一个“内弟子”。李昌镐看起来胖乎乎的,有些呆,职业棋手们看在眼里感受不到什么才能,只有狐疑地嗅来嗅去。李昌镐只是懵懵的,嘴巴像是给缝起来一声不吭。

9岁少年李昌镐腾飞在即

胖乎乎的长相,肤色微黑,眼神像是未睡醒一样发懵。如果问点什么,就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自己咕哝。曹薰铉看着这个谜一样的少年有了好奇心。1984年春,曹薰铉和这个获得全国少年冠军的小学3年级学生授两子下了一盘考试棋。棋确实下的很好,曹薰铉虽然赢了,但是感觉到了直袭他肋部的力量。这个少年就是李昌镐。曹薰铉对李昌镐的第一印象还是很模糊,虽然脑际闪过某种灵感般的启迪欣然收为内弟子,但是对李昌镐的认识依旧笼罩在迷雾中。

少儿李昌镐

曹薰铉经验中的棋才没有一个像李昌镐,吴清源外貌端雅,嗓音清朗,姿势强有力。坂田荣男锐利如刀锋的目光,如电流吞吐内面的炽热。没有一个天才像李昌镐这般模糊蒙胧。李昌镐的棋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复盘经常记不住次序,这又说明了什么?至少,曹薰铉做梦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少年不久就会蹂躏他的领土。

1984年秋,曹薰铉试着让李昌镐参加普通人入段比赛。李昌镐在本赛的循环赛当头遭到5连败。李昌镐头上戴着曹薰铉内弟子的光环,这让业余强手们有些惴惴的观望这个少年。但是李昌镐的5连败多少让他们舒一口气,不由嘴角飘起笑容,可是李昌镐忽然又来了个6连胜,结果让那些笑容尴尬地凝固了。

李昌镐从起点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他非常执着,而且有强韧的胜负感。李昌镐的童年,和那些活泼又散漫的天才有质的不同。这个小小少年如人生阅历无数的壮年胜负师沉稳端坐着,吐纳暗黑而且粗砺的胜负呼吸。如果说眨着眼睛的李昌镐有“大智若愚”的气派,那么此时他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

后来,李昌镐的第二个恩师田永善七段一杯小酒下肚后谈到了李昌镐不为人知的一面。小时候柳时薰怕饭菜掉到桌上小心往里拢,但是李昌镐却喜欢往外扒拉。但是后来柳时薰的棋风激烈而且攻击性强,李昌镐却是正相反。

田永善17岁时获得韩国围棋锦标赛冠军

“昌镐其实是非常激烈的孩子。大约他5岁时因为没有给他买他想要的东西,他就竟自冲向橱窗把自己弄伤了。”韩国棋院的奇人田永善七段继续说:“昌镐的性格比想像的还要多血质,相当激烈和冲动。因为他的脸色黑所以看不出来,实际他一旦红脸30分钟不会下去。”

既李昌镐的内面始终滚沸着熔岩,只是他先天具备的内功可以压制这股熔岩。田永善最后大声吼一嗓子说:“记住!昌镐是非常可怕而且激烈的孩子。”

1986年8月,“潜龙”李昌镐终于迈过了职业的门槛,但是谁都不曾听见大地颤动的声音。

(未完待续)

原著:朴治文先生 蓝烈编译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4392.html

标签组:[围棋] [李昌镐] [赵治勋] [曹薰铉] [刘昌赫] [徐奉洙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体育推荐文章

体育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