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八拍”之第六拍,拍到了《陟岵》| 吴元成_战争

发布时间:2021-06-12 发表于话题:八百诸侯国存亡表 点击:7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诗经》“八拍”之第六拍,拍到了《陟岵》| 吴元成_战争 手机阅读

原标题:《诗经》“八拍”之第六拍,拍到了《陟岵》| 吴元成

《诗经》“八拍”之第六

【拍一拍】:

4 年前,我借调在外,“奉命”回单位内部讲《诗经》,后来也到荥阳等地讲过个别章节。知道自己学有不逮,想起南阳人把讲故事说成是“拍瞎话儿”,就安了个《诗经》“八拍”的名头好遮丑,围绕《诗经》中涉及到的山川、植物、耕作、战争、爱情等罗列了八个篇目。其中除了自己翻译的一些篇章和一些感想之外,很多资料都援引了古今专家的观点,在此深表歉意和敬意!也正因为此,“八拍”的讲稿和课件从未公开发表过。

忽然想到自己前段在一个场合说过,诗经·魏风·陟岵》可能采自楚地淅川,也听到淅川的一些朋友有同样的表述,其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淅川县境内的丹江和鹳河交汇处有一座高大的岵山,且山下就是楚国始都丹阳所在地,更是战国后期秦楚反复争夺交战的战略要地,最有名的就是秦楚丹阳之战,楚国以被斩首八万而惨败。《陟岵》一诗收在《魏风》中,且岵字一般解释为多草木之山,心中又惴惴不能断。但试想之,魏国人会不会听命于周王朝,或者为强秦所迫,到秦楚交界地服役、守边呢?否则,诗中传达的父母、兄长和远在他乡服役人的内心交流怎么会如此真挚和伤痛呢?

近日读到清光绪年间编纂的《淅川直隶厅乡土志》,其卷四《耆旧》中有一段文字:

周(朝):陟岵先生,析(淅)人,姓邦,不知名字,博学笃志,隐居岵山之阳,终身不仕。《诗》(诗经)《陟岵》篇,即其所作也。

看了大吃一惊,莫非清人,或者说100 多年前的淅川人,就认为《魏风·陟岵》 是采自淅川,且是淅川的邦先生所作?

好吧,今天就把“八拍”之第六拍晒出来,不仅是因为里边“拍”到过《 陟岵》,更想就此求得方家指正!(2020年6月16日补记

淅川岵山/图片选自眼遇平台

唯愿国风远干戈罢缺徭役得和平

战争与和平,是文学中恒久题材。

在座的我们都没有经历过战争年代。但英雄的梦想总在时时召唤我们前行。战争是手段,和平是目的。战争是常态,和平则未必。放眼当今世界,人类依然为此所困扰。现代战争不会再是刀光剑影,贴身肉搏,当航母出动,战机腾空,导弹横飞,现代战争早失去了《诗经》时代的诗情画意!

战争让女人走开,战争是男人的事儿,战争对于男人而言,是肉体的苦痛和生命的牺牲。直接参与战争的女性是少的,并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有机会成为花木兰。但战争对女性的伤害甚至更大,女人因为战争要受到精神、肉体双重的折磨和伤痛。因为他们代表家庭,承载着社会的基本构成。而夏商周以来,不仅有战争的伤痛,还有劳役的付出。任何文明的遗迹,在改变自然的形貌、造福社会的同时,像楚长城、郑国渠、秦长城、阿房宫隋唐大运河等,也往往以百姓巨大的劳作牺牲为代价。也正因为此,战争、徭役历来成为诗歌等文学体裁吟咏的对象。

以战争与徭役为主要题材的叙事和抒情诗称为战争徭役诗。这类诗在《诗经》中大概有30 首。

战争与徭役一为二,二为一,有区别也有关联。战争与徭役在《诗经》中一般被称为“王事”:“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唐风·鸨羽》),“王事靡盬,忧我父母。”(《小雅·北山》)。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小雅·出车》)。

王事是国家大事,百姓必须付出。所以《左传》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戎即战争,即军事行动。《孙子兵法》亦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王朝、王室无偿征调百姓所从事的劳务活动,皆称为徭役,包括力役和兵役杂役等。《礼记· 王制》中有关于周代征发徭役的规定。《孟子》则有力役之征的记载。秦、汉有更卒、正卒、戍卒等役。

今人也要服兵役,这在世界各国都是公民义务,甚至为法律所约束。在《诗经》时代,参加战争和徭役,也当然是法定义务。只要发生战争,镇守边关,修建工程,只要有国家行动,无论是否与战事有关,老百姓都要背井离乡,抛家别子,荒芜田地,到前方去,到工程所在地去,加上条件艰苦,疾病、死伤在所难免,引发对战争、徭役的愤恨和厌倦,思乡恋亲,也在情理之中。表现在《诗经》中,这些征夫及其家人和其他人,自然要有所表达诗言志,歌永言,来自切身的感受,发自肺腑的疼痛,使得这些作品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一、战争伴随着古代文明的兴衰和历史的演进

是谁开启了战端?又为什么要战?中国有战神否?有,他叫蚩尤,是今苗族人的祖先。中国古代的战争有记载的,自炎黄二帝和蚩尤开始。其中,《诗经》里也有诗篇写到商朝的开国之战和伐楚之战,尤其是周王朝的开国之战,和春秋时代诸侯争霸引发的战争,多有涉猎。

1. 战神蚩尤:

古籍中提及蚩尤最多的,是其与以黄帝为首的部落联盟展开的激战,具体情况有三说。

第一说见于《史记·五帝本纪》,即黄帝在阪泉之战中战胜炎帝后,蚩尤作乱,黄帝又在涿鹿之战中击败蚩尤,从而巩固天子之位。

第二说见于《逸周书·尝麦篇》,即蚩尤驱逐赤帝(炎帝),赤帝求诉于黄帝,二帝联手杀蚩尤于中冀;

第三说见于《山海经·大荒北经》,即蚩尤作兵攻伐黄帝,黄帝令应龙迎战,双方在冀州之野大战,蚩尤兵败被杀。

蚩尤善战,“制五兵之器,变化云雾”,“作大雾,弥三日”,黄帝“九战九不胜”、“三年城不下”。《鱼龙河图》载黄帝“不敌”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即依靠女神“玄女”的力量方才取胜。一说黄帝借助风后所作之指南车方在大雾中辨明方向,获得胜利。

黄帝胜利之后,一统中原地区,成为华夏正统。因此汉文史籍特别是长居主流的儒家典籍对蚩尤多有恶评,尽管未必公允。

2. 夏朝的立国之战甘之战:

一个新王朝的立国之战,同时也是一个旧王朝的亡国之战。远古战争,无非是氏族与氏族、部落与部落之间为争食物、争地盘、争水源、争头领地位而战。夏朝以后,战争的终极目标变成“打天下”了。禹的儿子启打出来的天下就是中国古代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

禹在世时,皋陶曾被推举为禹的继承者。皋陶先禹而亡。又推选夷族集团中另一位部落首领伯益为继承者。禹在东巡会稽途中身亡,伯益继位。

和平的时日总是短暂的,禹的儿子启取代了伯益。怎么取代的呢?这就发生了甘之战。

关于甘,范文澜在《中国通史》中说它是有扈氏的原住地陕西户县;顾颉刚在《〈尚书·甘誓〉校释译论》中说它在洛阳西南;钱穆在《国史大纲》中说它在洛阳东南;郑杰祥在《“甘”地辨》中说它在河南荥阳。以上几个地方古时分别有“甘河”、“甘水”、“甘地”、“甘亭”等地理名称。发生在洛阳附近的可能性较大。 诗经· 召南·甘棠》中说“召( shao)伯所茇(ba )”, 说召伯曾露宿在甘棠树下,是不是指甘地的棠梨树,不知道,存疑。呵呵。

经此一战,启“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夏朝的历史历来是从禹算起的,始于禹,亡于桀,历十七王,共 470年。《诗经》中无《夏颂》,我们无法从诗歌中看到夏代的战争画面。而商灭夏、周灭商的战役都在《诗经》中有所体现。

3. 商朝的立国之战鸣条之战和高宗伐楚之战:

夏商周总人口如下

夏初:约为240~270万;

商初:约为400~450万,至晚商约增至780万左右;

西周:约500万—600万;

东周即春秋战国:约400万-500万。

为什么到了东周人口锐减100 万?恐怕主要的原因就是战争伤所致。

夏朝到了最后一代夏王桀,民怨沸腾,众叛亲离。诸侯小邦纷纷起来造反,商汤也揭竿而起。夏桀把商汤抓了起来,关押在禹州北门外的夏台监狱里,但不久又把他放了。商汤出狱后发愤图强,其他部落见商汤是个有作为的人,纷纷前来投奔。商汤力量壮大之后,发动了灭夏的鸣条之战。

商汤组织了一支精锐部队,“良车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不足当今一个师的兵力。但当时已经算不少了。

商汤指挥商军从伊洛平原南部山区迂回到斟寻(今河南巩县、偃师一带)侧后,突然攻击夏军。“未接刃而桀走”(《吕氏春秋》)。

夏军撤退到黄河北岸,进入今山西省境内。商军并没有从偃师附近直接北渡黄河追击夏军,而是沿着黄河南岸一直向西,长途奔袭到潼关附近再北渡黄河,“桀败于有娀之虚”。有娀是一个古代小国,在今山西永济蒲州镇一带。有娀氏之女还是商的始祖契的母亲。夏桀从有娀之墟“奔于鸣条”,鸣条在中条山北麓。商军追击,“夏师败绩”。夏桀从鸣条向东败逃到夏朝的东方今山东定陶一带。商汤乘胜追击,夏桀逃往南巢(今安徽巢县),死于途中,夏朝灭亡。殷商始于商汤,亡于商纣,历十七代三十一王,共 554年。

《诗经·商颂》 第三篇玄鸟对商汤通过征伐立国也有描写: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

【试译】:

那是一只多么神奇的玄鸟,

上天给了商人祖先的福报,

让我们的土地那么广袤。

我们的商汤之王奉了天命,

把天下四方都一起征服。

所有的诸侯都听命于我,

这才拥有了华夏九州。

……

他的孙子武丁也是一位战神,

无往不胜,天下归附。

商王朝开拓疆土,不断扩张。商汤在位时,商王朝的势力已远播西北氐、羌部落。到高宗武丁(子昭)时期(公元前1259—1200年在位) ,因荆楚背叛殷商,不再朝贡,挑战宗主国权威,商王大军南下荆襄,征伐荆楚之地:

“昔有商汤,自彼氐羌”挞彼殷武,奋伐荆楚”。《诗经·商颂》 第五篇殷武极力歌颂商汤和高宗之文治武功: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

穼入其阻,裒pou) 荆之旅。

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试译】:

我英勇神武的高宗啊,

集聚大军讨伐荆山之楚。

克服艰难险阻深入腹地,

楚人的军伍皆成俘虏。

楚国的疆土重回版图,

成就我大邑商功勋卓著!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岁事来辟,勿予祸适,稼穑匪解。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

这些诗歌,气势宏大,音韵铿锵,极尽赞美之能事。反映出商朝遗民们在周王朝已经立国的情况下,对自己先祖的怀念之情。幸亏孔子编撰《诗经》时没有什么审查机构,让我们2000多年后还得以管窥商朝历史之一斑。

4. 周朝的立国之战牧野之战:

周人部落的始祖是后稷,后稷的母亲姜原是羌族,周人部落与氐、羌世代通婚崛起于陕、甘、青、川一带。

周朝或者周部落有几个影响深远的大人物。第一位是公刘(后稷曾孙,第四代)。公刘率领周人部落走下陇中高原,向东迁移到豳(今陕西省彬县),在豳居九代,《诗经·国风》中有《豳风》。

第二位是古公亶父,他为了彻底摆脱戎狄的侵袭掠夺,带来部族迁入渭河流域,农业和军事得到了发展。《诗经》中的“周原膴膴,堇荼如饴”,“弓矢斯张,干戈戚扬”就是历史的影像。

第三位是姬昌(即周文王)。姬昌被商纣王关押之后,他的谋士闳夭四方搜集美女、宝马、奇物,“以献纣”。商纣王下令释放姬昌。姬昌回到关中韬光养晦,“修德行善”,暗中加紧积聚力量,“诸侯多叛殷而往归西伯”。

第四位是姬发。他是周文王的次子。周武王在发动灭纣之战前,到盟津(今天洛阳孟津)渡口会盟八百诸侯,开始酝酿灭商之战。两年后,殷商内外交困,姜尚说:“时机已到,机不可失!”周武王听从姜子牙计谋,下令伐商。这一仗,史称牧野之战。周武王当时只有戎车 300乘、虎贲3000人、甲士4.5万人。《史记》记载商纣王闻武王来,亦发兵70 万人拒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投向周武王。商灭。

鲁国以自己为正统,是周王室的嫡系传人。所以在《诗经·鲁颂·閟宫》中,就如实记录、高度赞扬其先祖的集聚生养和牧野之战:

后稷之孙,实维大王。

居岐之阳,实始翦商。

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

致天之届,于牧之野。

无贰无虞,上帝临女。

敦商之旅,克咸厥功。

【试译】:

我们都是后稷的子孙,

古公亶父带领我们前进。

举族迁居到岐山之南,

开始筹划剪灭商人。

文王武王更是神武,

继承遗志昼夜辛勤。

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

誓师牧野向商王进军。

奋勇向前不得二心,

苍天在上看着我们。

大军向前所向披靡,

灭商成周无上功勋。

且看《诗经·周颂·酌》等篇章是如何直接描写、赞美周武王的:

於铄王师,遵养时晦。

时纯熙矣,是用大介。

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

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以武力消灭商朝,还自谦说是不得已而为之,把一切归功于上天,归功于八方英豪和武王的英明。

【试译】:

啊,英勇威武的王师,

韬光养晦剪灭了商纣。

只因为周邦光辉灿烂,

各路诸侯才奋力襄助。

只因为有上天来眷顾,

勇武之士才舍命来投。

他们都能被武王所用,

才为国立功留名史书。

以战止战,通过战争赢得和平。当武王成为统治者,他开始强调偃武修文,休养民生了。刘者,杀也。《诗经·周颂· 》写到:

於皇武王,无竞维烈。

允文文王,克开厥后。

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试译】:

啊,我们伟大的武王,

建功立业,盖世无双。

缘自有德有道的文王,

把大周万世基业开创。

好儿子武王继续前进,

战胜纣王终止了杀伐,

一统江山光明又辉煌。

二、战祸频仍、徭役不断陷百姓于水深火热

周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朝代。西周都于镐京,东周都于洛阳。周王朝共历三十二代三十七王,共790 年。因为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平王东迁洛阳,周朝进入东周,进入春秋战国时代,王室衰微,诸侯争霸,打打杀杀,你方唱罢我登场,烽火连天,老百姓更无宁日。东周前期为春秋,后期为战国。550年(前770—前221)间,发生的战事不计其数。在《诗经》中叠有反映。

春秋时期,先是齐、楚,争霸中原近40 年;接着晋、楚,争霸对抗了80余年。而北方的晋与东方的齐、鲁、不时交兵;西部的秦与北方的晋、秦与南方的楚也是战事连连;南方的楚与东南的吴、越,以及吴、越两国之间也多次交锋。很多小诸侯国更是身陷其中,被不断裹挟着,被不断消灭着。

要强调的是,赞美周文王、武王灭商伐纣、建功立业的战争诗篇都多收录于《诗经》的《颂》之中。那些作品的作者多系王公贵族,或者亡国的遗民,赞颂之意显豁。而对战争和徭役发出怨恨之声、表达不满情绪和丧乱之感触的作品,则多出自民间,收录在《十五国风》和大小《雅》之中。

1. 周公东征之战的慷慨悲歌:

周朝建立之后,和平并没有完全到来,仍然有局部的战争发生。到了春秋时期,则表现为诸侯之战。诗经时代的战争最早的当属周公东征之战。十五国风的《豳风》中,有两首诗写到这场战争。

豳在关中陕西彬县、旬邑一带。平王东迁后,此地为秦国所有。所以专家们说,《豳风》的作品都创作于周初。周初,东方有乱,与商人遗民不服管辖有关。纣王的儿子武庚联合管叔、蔡叔以及殷商的旧属国起兵反周。周公带兵东征,历经三年,方取得胜利,班师凯旋。但是,将士们的武器都已经破损了,可见战事之惨烈!

《豳风》中的《破斧写到: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

周公东征,四国是皇。

哀我人斯,亦孔之将。

【试译】:

我的圆孔战斧已残破,

我的方孔斧子也损伤。

只因跟着周公去东征,

叛乱之国终于都灭亡。

好在周公哀怜我将士,

(结束战争允其返乡)

他的大恩永记在心上。

可怜的战士,愚昧的百姓啊。至此还不忘颂赞周公。

《豳风·东山》对此战也有详实的记载,并着重描写了 将士们在解甲归田的返家途中,想起新婚的情景以及荒芜的家园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试译】:

作战东山下,

长久没回家。

战事终了结,

细雨身上洒。

听说要返乡,

西望泪如花。

下文还写到:自我不见,于今三年。你想啊,战士们远离周室京畿之地,要到中原甚至更远的地方打仗,而且是三年之久,思乡思妻之情与日俱增,能不伤悲吗?

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

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果臝之实,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蟏蛸在户。

町畽鹿场,熠耀宵行。

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鹳鸣于垤die) ,妇叹于室。

试译鹳鸟孤立土堆哀鸣急,妻于家里叹息以掩涕

洒扫穹窒,我征聿至。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

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仓庚于飞,熠耀其羽。

之子于归,皇驳其马。

亲结其缡,九十其仪。

《小雅·渐渐之石》也写到东征,不过这次东征不是西周初年周公之东征,而是西周末年周幽王时西戎北狄叛乱,楚国、舒国不奉命勤王,乃派大军征伐之:

渐渐之石,维其高矣。

山川悠远,维其劳矣。

武人东征,不遑朝矣。

【试译】:

峭壁多险峻,

高峰入云霄。

山重又水复,

行军多辛劳。

将士东征去,

不分夜与朝。

2.王事频繁。北征西征的战争也催生了令人牵肠挂肚、无限伤感的优秀诗篇

北征、西征的主要作战对象是北狄玁狁、西戎昆夷。玁狁是西周时北方的游牧民族,孔武有力,作战勇猛,春秋时称北狄,秦汉称匈奴。都与周王室的镐京相近。周王朝了为了边疆稳固,多次出兵征讨。

写到与之作战的有《诗经·小雅·采薇》 《诗经·小雅·出车》等 。这些诗篇既写到战事的艰苦,更表达了思乡思亲之情,读来感慨系之: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

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

【试译】:

野豌豆啊野豌豆,

春天来了发芽尖。

总说战后让回家,

等来等去又一年。

我的女人在哪里,

要打玁狁战事艰。

没有空闲不能停,

都是玁狁惹祸端。

经过浴血拼杀,也曾取得大捷: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

彼路斯何?君子之车。

戎车既驾,四牡业业。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试译】:

那是什么已开花?

那是棠棣绽芳华。

那是谁在战车上?

那是将军管征伐。

战车辚辚要启程,

战马赳赳蹄声杂。

为国作战怎懈怠?

乘胜追击把敌杀。

最后终于要回家了,却是狂风大作,大雪满弓刀,饥寒交迫: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试译】:

当初我来打仗时,

春风浩荡柳如丝。

今日踏上回家路,

风雪飘飘如刀刺。

长路漫漫难行走,

饥饿难耐到何时。

我的心里尽伤悲,

肝肠寸断有谁知。

《诗经·小雅·出车》不仅写到了战事本身之惨烈,还写到了要在边关修筑城防;不仅写到对 玁狁的征伐,还写到了转战打击西戎,更写到他们的主帅叫南仲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

出车彭彭,旟旐央央。

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试译】:

南仲领命做大将,

率我北方筑城防。

战车隆隆任驰骋,

军旗飒飒风中扬。

王命难违向前行,

修筑城堡镇边疆。

跟随南仲勇杀敌,

誓将玁狁来扫荡。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既见君子,我心则降。

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两军对垒,战事惨烈,看不到自己的将军,士兵忧心如焚。

【试译】:

蝈蝈草中鸣,

蚱蜢野地蹦。

将军在何方,

心中不宁静。

将军在前方,

心安好冲锋。

跟着南将军,

奋力灭西戎。

3.南征及其他。战争波及千家万户,造成无限伤痛。

《诗经》中写到战争的诗篇还有:《邶风》中的《击鼓》,《王风》中的《君子于役》,《郑风》中的《清人》,《秦风》中的《小戎》《无衣》,《小雅》中的《何草不黄》《六月》《采芑》等,《大雅》中的《江汉》《常武》等。

其中,《击鼓》就是一首南征诗。写邶国之人自安阳一带南下,参加讨伐陈国、宋国之战,久戍在外,老婆做留守妇女,十分挂记反复念叨自己要相守一生相爱一生的誓言,唯恐不能白头偕老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试译】:

战鼓响咚咚,

举国大用兵。

人家修城池,

我却向南行。

跟着孙子仲

进军陈和宋。

何时能还家,

内心难安宁。

老家在远方,

想逃马失踪。

哪里去寻找,

藏在树丛中。

说过不分离,

我还记心中。

紧握你双手,

与你度一生。

可叹路途远,

未必能重逢。

分别太长久,

誓言将成空!

4. 徭役之诗见之于《唐风•鸨羽》、《小雅•黄鸟》等。

很多国家行动是战争和徭役交杂的。《小雅·出车》《击鼓》等战争诗就也写到了徭役。《出车》中写到在北方边关修筑城堡。《击鼓》中写到在漕地,在滑县修筑城池。 繁重的徭役、频繁的战争致使田园荒芜,家破人亡,老百姓怨声载道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魏风·陟岵》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

父曰⑵:嗟!予子行役⑶,夙夜无已⑷。

上慎旃哉⑸!犹来无止⑹!

陟彼屺兮⑺,瞻望母兮。

母曰:嗟!予季行役⑻,夙夜无寐⑼。

上慎旃哉!犹来无弃!

陟彼冈兮⑽,瞻望兄兮。

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⑾。

上慎旃哉!犹来无死⑿!

注释:

⑴陟( zhì ):登上。岵():有草木的山。

⑵父曰:这是诗人想象他父亲说的话。下文“母曰”“兄曰”同。

⑶予子:歌者想象中,其父对他的称呼。

⑷夙( )夜:日夜。夙:早。

⑸上:通“尚”,希望。旃( zhān):之,作语助。

⑹犹来:还是归来。无:不要。止:停留。

⑺屺( ):无草木的山。

⑻季:兄弟中排行第四或最小。

⑼无寐:没时间睡觉。

⑽冈:山脊。

⑾偕( xié):俱,在一起。

⑿无死:不要死在异乡。

【试译】:

登上草木茂盛的高山啊,

我把老父遥望。

我的爹爹(是不是在)说:

哎呀,我的儿在外服役,

日夜不能休息。

你可要小心在意,

不要滞留他乡!

登上光秃秃的大山啊,

我把老娘遥望。

我的妈妈(是不是在)说:

哎呀,我的老四在外服役,

日夜不能休息。

你可要好好活着,

不要忘了老娘!

登上高高的山岗啊,

我把兄长遥望。

我的哥哥(是不是在)说:

哎呀,我的弟弟在外服役,

日夜不能休息。

你可要注意身体,

不要客死他乡!

《唐风•鸨羽》与《魏风·陟岵》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写服劳役的人苦差没完没了,不能回家侍奉父母,仰天长叹: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

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

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试译】:

野雁肃肃振翅,

落脚丛生栎树。

国家劳役频繁,

不能种植稷黍,

何以赡养父母。

可叹悠悠苍天,

何时才有归宿?

5. 诸侯各国因常有战事发生,往往加强军备。

有的是受周王室之命而战,更多的是假借王室之命,为利益结盟,问鼎中原,发动争霸之战。河南各地有许多会盟遗迹,像渑池、民权等地。各诸侯国为了生存,都需要强大的军事实力。以鲁国为例,身为东方小邦,也是千乘之国。在那个时代,没有过硬的军队素质、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灭你是早晚的事儿。《鲁颂·閟宫》就记载了鲁国军力之盛:

公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

公徒三万,贝胄朱綅,烝徒增增。

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

【试译】:

看我鲁国战车千辆,

弓套缠绿枪尖闪亮,

车插双矛弓弦震响。

看我鲁国步兵三万,

贝饰头盔红绳飘坠,

步伐整齐阵列行行。

随时出击西戎北狄,

专门惩治楚舒列强,

谁敢来犯让他灭亡!

从这首诗歌反映的内容来看,鲁国也是为了奉王室之命,要去评定西戎北狄的叛乱,讨伐不奉周王之命的楚国和舒国,与《小雅》中的《渐渐之石》一样,产生于西周末年的周幽王时期。

三、战争徭役诗歌的艺术特色和影响力

总括起来,战争徭役诗篇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1.真实写照,记录历史。文学的生命是真实。《诗经》中的战争徭役诗篇是当时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是对中华正史的有效补充和完善。如《商颂》的《殷武》、《周颂》中的《》等。很多涉及的战争历史在《史记》等历史典籍和后世发现的文物遗存上,都得到了验证。可以说,《诗经》为我们洞开了一扇历史的窗口。读《诗经》,可以学历史,可以了解商周特别是西周时期的社会、政治、外交、经济、军事、农业、工程等历史知识,更能让我们明晰周王室礼崩乐坏,权威逐步下降,诸侯崛起与争霸的进程和历史原因。

2.结构宏大,气势宏伟。这些战争徭役诗有的是从正面描写战争,歌颂天子、诸侯的雄才大略,辉煌战功。如大雅》中的《江汉》《常武》,《小雅》中的《出车》《六月》《采芑》等,大都反映了周宣王时期的武功。这样的诗篇往往结构严整,气势磅礴,反复咏唱,有诗史之功用。冷兵器也是热的。《诗经》的战争徭役诗歌通过描写车阵和刀枪,以及斩杀强敌的勇猛,歌颂战士的赴汤蹈火,前赴后继,让我们能够感受到周人大无畏的乐观英雄主义精神。

3. 情感浓烈,感人至深。这类诗歌主要通过优美的语言,深邃的意境,借物言志,借景生情。甚至作者化身几种身份,揣摩父母的怀想,来展现参加征战、参加劳役的人的思乡思亲之伤痛。如《唐风•鸨羽》、《魏风·陟岵》。 在当时的农耕时代,农业是命脉,是百姓赖以生存的基础。当战士死难,田园荒芜,父母失养,人们内心的厌战、怨愤、忧伤是无可比拟的,甚至要呼天抢地,发出生命最强音。

4.影响后世,开边塞诗风。《诗经》中的战争徭役诗篇虽然只占总篇幅的1/10,但无论是其对战争的颂赞与怨叹,还是对军旅生活艰苦环境的描绘,还是通过战争传递思恋之情、毁家之痛,对后世的边塞诗歌、军旅诗歌创作,都有深远的影响。可以说,没有《诗经》,就不可能有唐宋以来的边塞诗的英雄气概和烂漫多姿。有的边塞诗甚至化用了《诗经》的诗句和意境。如唐代诗人卢纶的《塞下曲·其三》:“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从中能够读到《采薇》中的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意境;唐代大诗人杜甫的《兵车行》写到:“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也可见到 《采薇》中的戎车既驾,四牡业业驾彼四牡,四牡骙骙”的影子。

总之,读《诗经》,受益多。

总之,知战争,和平。

谢谢大家!

2016.12.26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1843.html

标签组:[历史] [商朝] [战争] [甲骨文] [黄帝] [金文] [诗经] [商汤] [豳风] [陟岵] [小雅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