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老是有人把苏联解体归咎于它的霸权主义?

发布时间:2021-06-12 发表于话题:苏联解体谁的责任最大 点击:857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时事 > 为什么老是有人把苏联解体归咎于它的霸权主义? 手机阅读

你以为把苏联解体归咎于霸权主义好像是抹黑苏联

而实际上最开始这么说的,往往是那些想捧苏联的

因为说苏联霸权主义,默认说的就是后边儿那几个老大,把锅推到他们身上,等于侧面在说苏联信的那套理论是对的,只是后来的执行者错了

这本来是苏联倒了之后,苏粉们为了给自己辩护找的借口,他们说的时候真正想说的是:我们这套体制是可以的,问题都只是操作问题而已

没想到时过境迁,这套词儿好像变成了美分们攻击伟大苏联的武器

当然了,这也是这类群体里,自己人窝里斗、清洗特别凶的原因

调子唱得不够高,才是原罪


另外啊,类似于什么“归根结底”、“本质”、“实力”这些东西凑在一起,那分析复杂问题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唯实力论,基本属于废话

傻子都知道实力很重要,这烂大街的“本质”用得着你分析?

好多人在网上整天到处说:没有实力就没有一切,归根到底还得看实力 之类的东西

这就像有个人天天跟你旁边儿念叨:人这一辈子活得就是个钱,没有钱你啥也不是,媳妇儿跑了就是因为老子没钱 等等

还是废话

是个人都知道钱有用,这“人生真相”用的着你总结?

这类的“大智慧”我楼底下搓麻将还赖老太太钱的那帮老大爷们都会


把苏联的失败归结为实力问题,古巴第一个就不同意

古巴跟美国仇并不比苏联跟美国少,实力也远比苏联弱,而且它就在美国旁边

它还没倒呢,凭啥苏联就因为实力不济倒了?

( 顺便一说,多数人应该都对古巴没什么概念,古巴虽然人均国民收入只有大概是8600刀,而且面临着长期的食物短缺,但它2019年的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78.8岁,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是11.8年,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世界第70

这个收入是经过购买力评价(ppp)调整过的

这大概是个什么状态呢?

印度的那三项数据是大概6700刀,69.7岁 和 6.5年,世界排名131

俄罗斯大概26000刀,72.6岁 和 12.2年,世界排名52

中国大概16000刀,76.9 和 8.1年,世界排名85 )


那么我们就暂且先把实力一说往后排一排,从一些平时讨论较少的方面来看(并不是说实力没用,后面会解释它的实力在什么情况下有用)

我们在网上很少看有人讨论执政合法性的问题

虽然很多人愿意到处输出政治观点,但往往对政治本身却不愿意讨论

在讨论执政合法性之前,可以先简单说说什么是政治

现在人们所说的政治,指的是近代以后的西方政治,它是在不断地推进 平衡小共同体/利益主体之间的利益 和 重构大共同体/利益主体 这两项进程

这两项交错前进,相辅相成

不同的小共同体之间,有关利益的平衡,是一个长期且混乱的博弈过程,但博弈成功的结果,则可以成为重构大共同体的执政合法性来源


比如,拥有较强封建传统的欧洲,在从前近代社会开始向近代转型的时候,王权、教权、市民、农民等等小共同体各取所需、各有所得

王权 贵族、教权先后让渡出了大部分权利,换来了资本主义时代的先发优势和大量的自由劳动力

农民摆脱了领主的束缚,获得自由,但付出了充当炮灰 血的代价

这个过程中,平民们结成了以民族为纽带的新的共同体,和王权、教权对抗,这就是民族主义的由来

民族国家也由此形成

民族主义,是最初反帝反封建的重要力量

同时也是之后构建大共同体——民族国家的执政合法性的来源,即统治者需要代表某民族 或某几个民族的共同利益

可当民族国家构建成功之后,当再想构建更大共同体的时候,后加入的民族则会与原生民族之间再次发生利益冲突

那也又一轮的利益平衡过程就展开了

当与外来民族的博弈结束后,几方如果寻找到新的共识,那么就会以这个共识作为更大共同体合法性的来源

比如民主政治


苏联当时是怎么想的?

它想的是一步到位,排水渠过弯

也就是说它不想构建一个像旧欧洲那些国家一样的民族国家,而是要直接民主

可苏联当时的民众政治素养很低,绝大多数之前都是农民,没有接触过近现代政治,你跟他们说把土地上交、把粮食上交,给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他们不可能接受

同时,下面类似于大塞尔维亚主义者,也不愿意放弃民族主义这个前人走出来的路

都不认同,苏联的合法性怎么来的呢?


有人可能以为我要说是打出来的

它确实是打出来的,但打出来和能维持70年是两码事,打江山简单,坐江山难,武力再高,一个国家也需要套完整的理论

这里就涉及到政治的一个特性

上面提到过,近现代政治是要平衡小共同体之间的利益,把他们结合成一个大共同体,那么理所当然,取得的那个共识,往往是最简单、最直观、最浅显的东西

它绝对不可能是很高深、复杂、难懂的理论学说,那样不同群体之间不可能同时理解

这也是为什么政客往往不说真话的原因,因为说真话多数人不可能听得懂,也不可能接受

那苏联找到一个什么样的简单共识去弥合不同族群、利益群体之间的差异呢?

科学主义+弥赛亚情结


人们可能会以为科学是科学,宗教是宗教,这俩不可能放在一起成为一个共识

确实科学和宗教是两码事

但科学主义和宗教就不是两码事了

区别于对科学精神的信仰,科学主义一般是指唯科学论,就是对科学的迷信,网上普遍称之为科学教

科学的门槛很高,而科学主义的门槛则很低

科学可以让苏联的科学家们发挥他们的才能,建设国家、为人类做出贡献,而科学主义则是给最广大不懂科学的苏联人们一种新的信仰

这种普遍的信仰,就可以与来自于东正教那种很强的弥赛亚情节相结合,产生强烈的感染力和传播力

无论苏黑们怎么黑苏联,都不能否认他们当初是真的有信仰

只不过多数人不太清楚那个信仰到底是什么


现在人们在网上讨论的,都是苏联人当初有多么信仰马克思主义

确实,苏联有托洛茨基、布哈林等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但苏联人信的不是那个,起码斯大林信的就不是,他也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

他们那些人形成的共识,其实还是最直观的东西

他们看到欧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发展过程中,科学的力量,感觉这个东西好使,那就是它啦

。。。。。。

就这么简单

包括下面几乎所有苏联人,都被灌输了一种对科学的“不明觉厉”感受,这种共同的震惊和崇拜才符合现实中的政治操作

他们都是先看到科学好使,然后再去各种主义和学说里找理论支撑的,找到马克思主义去支持他们的科学主义直感

这就是为什么这种体制它创造力往往很差,因为直观感受都是后知后觉的


关于弥赛亚情节,中国人对它不是特别熟悉,不过似乎网上多数人都比较熟悉色列那种民族情绪

是的,就是那个东西

俄国的东正教也那样儿

所以苏联拥有一大批,愿意自我牺牲的人

在基督教传统里,他们都是圣徒

而恰恰他们官方使用的马克思主义叙事,本身就很有乌托邦性质

所以苏联的艺术也真的有感染力


岔一句,最近美军的大乌龙征兵广告,造就了油管点赞和踩数量之比的人间奇迹,反正我之前是没见过

最经典的那句:我有两个妈妈:

说实话,它这个片子其实拍得挺有针对性的,它对目标人群是好使的

但是也不得不说,真tm傻逼啊

然后美国人的吐槽就出来了

不要欺骗大家,两个妈妈生不出孩子我想进俄罗斯军队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是你想要加入的军队你以为他有两个妈妈吗?你感觉他在乎两个妈妈吗?

特别就是这类,有关于牺牲、奉献、宏大叙事,苏联的弥赛亚情节都特别突出

自然,科学主义+弥赛亚,成为了苏共执政合法性的来源

它构建了一个叙事:俄国人的苦难来自于俄国的困难——俄国的苦难来源于外部世界——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苦难——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在拯救世界的同时拯救自己——而这种伟大的事业需要强大的先知和领袖——我们就是先知和领袖——所以我们执政

人们去分析当初苏联这个主义、那个主义、这个路线、那个路线、这个派、那个派怎么在思想上交锋,实际上都没有上边儿那个最简单直观的推导有用

苏联人信的就是这个


而这也就是一个庞大群体的理解上限了

人类社会的统治者几千年间,主导的统治传承方式就是世袭制,这个东西的合法性不过也就是来自于家庭伦理的共情:因为你有爹妈子女,他也有爹妈子女——你想把财富从你爹那继承下来传给你儿子,那他也应该把地位和财富从他爹那里继承下来传给他儿子

说别的都没用,这就是人类的认知

长子继承制,说白了就是先来后到,打破这个常规就很危险

宗教的统治是另一种模式:因为我比你有信仰,我掌握了那个唯一的道德标准,所以我比你道德更高尚——因为高尚的人应该教导卑劣的人,所以我应该统治你

欧洲的启蒙运动和人文主义 为什么也被称为是思想武器呢?就是这个道理

它所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让大众逐渐产生了一种新的观念,在世俗主义的观念里,我虽然这逼样儿,但你也那逼样儿,谁也不比谁高尚

当然宗教力量就不行了

说来说去,无论哪种模式,都真的是很简单,没有任何一个是复杂的

对了,中国历朝的皇帝们都是合二为一,皇帝们右手家族伦理、左手天下为公,他们既是那个应该父子传承的家族一员,同时又是为了天下劳心劳力的道德标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皇帝比欧洲的牛逼得多,坐天下也稳定得多

这就是理论高度啊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根据我的经验,绝大多数人都不信这套的

因为人们下意识会感觉:你说的这些都是虚头巴脑的,我实力比你强,直接推倒你不就行了吗?(而这也正是人类的另一种本能和直观感受:慕强,当你思考事情只考虑武力实力的时候,其实很有可能就是被人灌输的结果,这种级别对世界的理解,刚好是任何庞大群体理解能力的上限)

这就是我在开始说的,实力在后面会解释,现在就到实力这儿了

同样是坐江山,如果你占着理呢,别人找不出让多数人都能接受的茬儿来,那么你作为统治者,随手就能拍死任何反抗者

因为你十成力气,也就两成花在维持秩序上了,这时候搞定反对者很轻松

但是如果你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让多数人怀疑你,甚至感觉你有可能倒台,那你就会感觉自己身处漆黑的森林,周围亮起来一双又一双的狼眼

这时候,你十成力气八成都得花在维持房子不倒上,这时候再来个外敌,你肯定顾此失彼

一个完整的理论,能让绝大多数人放弃抵抗,而一个漏洞百出的理论,则会引诱着所有的机会主义者跃跃欲试

所以越是天花烂坠的理论,漏洞也就越多,也就越不可能成功,而简单直观的直线逻辑最无懈可击,它建构起来的执政合法性也最稳定


再次回到苏联的问题

它最初的科学主义+弥赛亚的那套东西,非常适合统治

它如果坚持那一套,那到现在苏联也不会倒

但是这个制度有个最大的缺陷,它特别怕历史包袱,特别怕认错

可以回顾一下它的合法性构成:

它构建了一个叙事:俄国人的苦难来自于俄国的困难——俄国的苦难来源于外部世界——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苦难——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在拯救世界的同时拯救自己——而这种伟大的事业需要强大的先知和领袖——我们就是先知和领袖——所以我们执政

它构成的很关键因素,就是:我是那个先知

而先知是不可以犯错误的

犯错误的先知那就不是先知了,就没有领导其他人的合法性了

所以我以前写过一个有关于克朗施塔德事件的回答,这个事件很重要的一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其实它上边儿那些人是知道自己逼农民逼的太狠了,他们也在现实中改变做法了

但是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些敢闹事的人的

苏吹和苏粉们互撕,往往都不关注这点:

他们犯错,他们也能改错,但他们永远不会认错

他们明明知道自己错了,甚至可以主动改,但就是一定会把敢说自己错的人给拍死


还是要说,政治博弈中,实力不是不重要,但实力往往变化很慢,不是你想变就能变的

但这种影响多数人情绪的事,是随时可以做的

所以,语言和情绪往往比实力重要得多

这是在你实力不济的时候,唯一能指望的东西

一旦一个人想不出一套能够表达自己的话语,他就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如果一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输嘴了,那他的自尊会受到伤害,他会怀疑自己,胆子变小,畏首畏尾,那他就会大概率输掉之后的争斗

这就是为什么县太爷们审案子,来的人先得跪在下面,嘴里高喊:大老爷啊,小人我冤枉啊,您可得给小人我做主啊

他逼你主动喊出来,求他做你的主人

你只要喊过,就永远变不可能恢复成一个有尊严的人

以后你要么做一辈子奴才,要么就变成精神虐待别人的人

其实上过学的人们应该知道,老是让你写检讨 在大庭广众面前念,对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这么小的事,都有很多人恢复不过来的

当然,那些老师们他们也是从成年人的世界学来的这玩意儿


苏联的中后期就出现了这两个趋势,一个是理论越来越花哨、漏洞随之增多;一个是老大们说话越来越不响,甚至说不出话来

赫鲁晓夫为了自己的权力稳定,上台之后怒批斯大林,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到了后来,他也受不了了,重走了斯大林独断专行的老路,而且他还没斯大林那两下子

勃列日涅夫搞出来个发达社会主义的花哨理论,这也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功绩,为了坐稳位子

但是我们再回顾一下他们的合法性来源:

它构建了一个叙事:俄国人的苦难来自于俄国的困难——俄国的苦难来源于外部世界——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苦难——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在拯救世界的同时拯救自己——而这种伟大的事业需要强大的先知和领袖——我们就是先知和领袖——所以我们执政

我问你,你都已经是发达社会主义了,那俄国人还苦难么?俄国人要不苦难了,还要你们干啥?

尤其是配合上“三个和平”的理论,你说你都要和平过渡了,你那套为战时服务的专政体系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你看啊,现在世界过得都不苦难,苏联也发达了,自然没有苦难,而且你还不想打仗。。。。。。

他们自己都解释不清楚,那老百姓更不信了

到了戈尔巴乔夫更完了

不是戈尔巴乔夫差劲,反而是因为他还讲点儿道理,搞出来个“公开性”

公开性当然是好事了,但我上面说了,他们这个体制特别怕历史包袱

雷就在这里,你想讨论现在的事,人家就跟你说以前的雷,你就会在情绪和气势上受挫,你的权威就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而这个体制恰恰特别倚重权威


到了叶利钦公开和戈尔巴乔夫唱对台戏的时候,叶利钦打的就是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旗号

这东西是老欧洲一个多世纪前玩儿剩下的呀

居然能把戈尔巴乔夫打得闭口无言

这充分说明,打当年列宁的民族自治政策开始,苏联构建的民主政治的执政合法性,是揠苗助长

当时他们并没有那个能力真的让下面所有人都接受那套理论

排水渠过弯的时候,车过去了,轮儿留下了

最终,他们在一个世纪后,又回到了重新构建民族国家的原点上


戈尔巴乔夫到最后也不是没有权力和武力,他一句话就能把诺大一片家业给终结了,其他国家的老大们谁做得到?

这不是什么英雄末路的悲凉,而是掌权者的任性

也正是这种想干什么就干得成的任性,让曾经那些加盟共和国都特别忌惮它

再提一嘴,当初把诸如波罗的海三国吞下去的时候,苏联打的旗号都是“自由”加入,也可以“自由”退出

只不过就是拿枪顶着你脑门子,你敢自由,它就崩了你

其实“自由”苏联也拿它当旗帜来着,毕竟马克思主义的终极目的就是全人类的彻底自由

这又是唯实力论者搞不清的情况

用实力好像能解释当初为什么能强迫那些加盟共和国加入,但解释不了最后那些人怎么敢退出,明明直到最后 苏联的军事实力也远超那些小国的,斗不过美国还斗不过小国?

于是人们只能把一切都甩锅给美国,责任全在美方,但这不过就是给自己的理论漏洞找补一下而已

这就是当它的执行合法性遭到普遍质疑后,对苏联产生的影响,它的权力中心失去了自信

他们自然而然地会想起当初的布拉格之春,大军浩浩荡荡,无人可挡,但结果灰头土脸,不但没有什么收益,反而成为了政治上的负资产

布拉格之春,美国可没干预,当地人的那种对抗态度,可不是美国人组织的


所以后来有一帮人替他们总结了一个教训,就是缺德缺到底,干坏事儿咬住牙,绝对不松口

什么时候松口,什么时候倒大霉

可这种看似很好使的“总结”又有多大意义呢?

无非就是害人害己,最后崩的时候山崩地裂,无可挽回

要这么看,苏联最终还算是很有体面,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站着死,没有狗急跳墙拉一帮人垫背,后人要评价的话,这点也值得尊重


人们往往分析,为什么当初大英帝国称霸全球,力量逐步回撤的时候,好像名声比之前的西班牙之流好得多呢

就有人用正外部性来解释

说当初的殖民,都是负外部性,殖民者去了之后就知道抢东西,当地人啥也得不着

而英国去了之后呢,主要是把殖民地作为原料地和商品倾销地,但同时能在殖民地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也有相应的技术官僚的培养

所以在英帝国力量从这些地区撤走后,当地能比较平稳地过渡,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班子

若干年之后,当地人回头算一算,英国虽然捞着不少好处,但自己也并非一无所得,也就无所谓了

比较典型的就是新加坡

当然更成功的可以说美国

如果用这套标准去衡量,苏联最初,应该是对下面的加盟共和国起到积极作用的,虽然也有不少伤害

而后期,苏联已经很难再提供给这些地方什么真正的好处了,反而是像布拉格之春那样,明显阻碍了当地的转型发展

这种负外部性,自然就使非俄罗斯地区感觉不满

长期积累下来,最后纷纷脱离苏联,也就不奇怪了


现今的俄罗斯,依旧挣扎在民族主义的漩涡中

我认为,它如果想重新振兴,需要的是尽快平衡内部各群体的利益,平息民族主义浪潮

这样才能降低新欧洲对它的敌意

在这个基础上,俄罗斯可以重新构建联盟,形成新的更大的共同体

但目前由于美国对俄罗斯的轻视,导致其民族主义者心里很难接受,这种对抗心理反而拖慢了俄罗斯走向正常化的脚步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61280.html

标签组:[苏联解体] [政治] [霸权主义] [弥赛亚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时事推荐文章

时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