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海贼王》的阿拉巴斯坦篇?

发布时间:2021-06-11 发表于话题:拉美西斯二世和奈菲尔塔利 点击:72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动漫 > 热血动漫 > 如何评价《海贼王》的阿拉巴斯坦篇? 手机阅读

伟大传奇的开始!

阿拉巴斯坦圣多拉河的原型是尼罗河,它孕育出圣多拉生物的多样性。圣多拉大蜥蜴、圣多拉鲶鱼、香蕉鳄鱼等生物都是依偎着这条河流繁衍生息,像极了尼罗河对埃及的意义。

这是一个有趣的古国,生物原生态性高,并和环境相互依存。

比如功夫海牛、欺诈鸟的、香蕉鳄鱼。尾田往往用几格分镜就交代了它们的忠诚、狡黠、憨直等特点。

尾田在此,也给漫画创作者们提供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创作方式:

漫画世界的第一次系统性构建,以现实世界为参照物最佳。这样的操作方式,能避免不必要的疏离感,增强读者的代入感。

但阿拉巴斯坦篇真正被读者们津津乐道的,还是历史背后的真相


历史的箴言从来就没有答案

献给你的护卫灵,他创造了你即创造了清晨大厦,你的躯体仍活着......像太阳神那样每天健康的活着。——《古埃及镜子》

尾田有一个创作习惯,在关于神话箴言的问题上,他一直按照着“一半是对的,一半被隐藏”的思路进行创作。

阿拉巴斯坦的地下陵寝,是模仿古埃及《死者之书》复刻,但恰在关键处,尾田选择了抹去。

我们可以看到陵寝的正前方,高挂着阿努比斯的天秤之图。

但这幅图在现实的古埃及,却拥有一个整体的过程“接引、称重、记录、介绍”

阿努比斯的天秤

狼头的阿努比斯把灵魂带到天秤前称重,朱鹭头的透特负责记录,通过鹰头的荷鲁斯介绍给冥王奥西里斯。

在整个面见冥王的过程中,“天秤前称重”属于对信息裁量,并由朱鹭头的透特进行记录。如果胡狼和鹰世代守护奈菲鲁塔莉家族,那么负责“记录”的朱鹭是被尾田忽视了,还是刻意的按而不表。

朱鹭头的透特作为生前(历史)的记录者,凭空消失,在以“历史正文”为线索的《海贼王》前,着实让人感到玩味。

“胡狼”的加卡和“鹰”的贝尔都多次强调了他们对奈菲鲁塔莉家族的忠心。

但最为有趣的还是下面这幅“阿佩普”

凡是传说,必有因果。作为古老大国的阿拉巴斯坦,其雕像壁画,皆有其溯源性。

胡狼和鹰的雕像,象征着奈菲鲁塔莉家世代的守卫。

海猫作为信仰,也存活于这片大地之上。

那么作为太阳神的宿敌、不死之身冥界守护者的巨蛇“阿佩普”,是意像还是实物呢?

负责记录历史的朱鹭头的透特凭空消失,象征破坏与黑暗的“阿佩普”刻于陵寝一角,这些欲言又止的信息意欲何为?

或许伊姆的原型真的就是伊姆霍特普,和阿拉巴斯坦(埃及)本就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我认为是的。

因为伊姆是当下最适合将朱鹭头的透特、冥界守护者阿佩普这两个问题一并解决的人。

伊姆霍特普在古埃及的历史中,是人也是神。他是第三王朝法老左塞尔的手下,被誉为不世出的天才。辅政者的他兢兢业业,作为祭司、作家、医生和天文学家的他,同时也是建筑学的奠基人。

神话里的箴言,要从神话中去发现端倪。

伊姆霍特普在神话故事中常常和透特神相提并论。

而透特神,既是负责记录的朱鹭头的透特、也是古埃及神话中的智慧之神,月亮、数学、医药之神,更发明了文字和众神的文书。

《死亡之书》便是他完成的,历史的每一个角落,都遗留着他的传说,他审判并记录着每一个死去的人,好似伊姆在历史的长河中,抹去不合时宜的“灯火”。

如果《海贼王》中伊姆是借由伊姆霍特普,再倒推到朱鹭头的透特,由此推算出伊姆奈菲鲁塔丽家族曾经的家臣,并所有的历史都和它有关,甚至它才是引导出冥王乃至世界正文的核心。

那么以拉美西斯二世皇后“奈菲尔塔利“为原型的奈菲鲁塔丽家族,则有着和伊姆相匹配的神话溯源。

没有人知道伊姆霍特普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人称为神。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奈菲尔塔利是“永生”的,因为她让后来人知道,死后也可奉为“女神”:

即神可以永生,而凡人是不能的。

在阿布辛拜尔,奈菲尔塔利哈托尔女神的化身,那里有一座专门的石窟庙,仅供后世者的景仰。

但是,早前的哈托尔时常会和塞赫美特混淆,前者是富裕之神,关怀苍生,同情死者。后者则是战争女神和上埃及的医疗女神

800年前的战争,奈菲鲁塔丽家族派系一分为二,以哈托尔塞赫美特为姐妹的例子,是说的通的。尤其是以伊姆的现实原型和神话原型进行倒推,“医生”一词的反复出现,恰好也符合塞赫美特上埃及的医疗女神身份。

但若是这样,战争女神一词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进行隐射呢?

五老星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是“灯火”

香多拉的灯,隐射着历史灯火中的某一盏。

因此,伊姆和前往阿拉巴斯坦奈菲鲁塔丽家族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无非有二:

家臣或“姐妹”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令人遐想万分的。

尾田讲述《海贼王》的故事中,习惯通过“时间”,让信义得到永恒

我们在回到神话或历史传说中去,伊姆霍特普最大的功绩是什么?

是修建了法老左塞尔的金字塔:

六步台阶暗示阳光照耀在墓上,聚合国王的灵魂,并于神圣的太阳融为一体。

它想让左塞尔“永生”

法老左赛尔

在这里且不谈卡塞凯姆威被称为“两个强者的出现”,而左赛尔被称为“众神的躯体”,这般有寓言性质的资料。

单只说说左赛尔命令伊姆霍特普修建克奴姆神庙一事,我们似乎就能猜测出恶魔果实的源头。

克奴姆被誉为陶工之神和造物之神。在古埃及的神话里,许多神祇都是由克奴姆捏塑出来的

公羊神·克奴姆

在空岛篇的时候,我曾提到了尾田如何运用神话故事投射现实。这里也一样,“神话或上古历史的传承,总会刻意模糊它最初的真实。

便不再以大禹斩防风氏的例子举例。

所以,“世界的真相”究竟有多重要,让伊姆以永生为代价,抹除(隐藏)历史中的一盏盏灯火?

800年前,

是20家族起兵共勘暴虐?

还是巨大家族革命功败垂成......


“正义”是一场流感

阿拉巴斯坦篇是《海贼王》对上世纪90年代JUMP少年漫思辨精神的一种继承。

它摒弃了传统少年漫中正邪有别的立场,进行了自我的第一次去脸谱化探讨。斯摩格达斯琪在这一话中形成了“人物弧光”,让他们脱离了草帽海贼团浅显的对立面。

在达斯琪被妮可·罗宾击败后,关于“正义”的名词第一次被放上海军立场的台前。

克洛克达尔的一句“丧家之犬没有资格谈什么正义!!”,和唐吉可德在顶上战争中对“胜者才是正义”相互对仗。殊途同归的从根本上揭露了世界政府的腐朽,和海军的“无能”

知晓巴洛克工作室的阴谋,和被妮可·罗宾击败这两件事的叠加,动摇了达斯琪曾经所秉持的“正义”。执行正义过程达成正义目的发生冲突时,不甘的达斯琪选择了后者。

达斯琪的这次选择,赋予了海军血肉,也让海军和之前的刻板印象,进行了一次决裂。

它一方面表达了出了海军和海贼一样,有好有坏,另一方面则铺下一条暗线,海军在对待“正义”的立场上,并不是铁板一块。

这种立场有别的构建,让海军关于“正义”这个问题上,有了多种阐述可能。它促使海军内部关于这个问题,产生了“自下而上”的分流。像一场没有良药的流感,不断传染,永不停歇。

达斯琪斯摩格在阿拉巴斯坦篇中的“活跃”,释放了“海军改革”潜在的信号。关于何谓“正义”的探寻,像一场流感一样在海军中下层军官身上蔓延。即使黑牢蒂娜劝诫斯摩格小心说话,也阻碍不了这场流感的蔓延。

这是斯摩格和达斯琪,作为阿拉巴斯坦事件间接参与者所得来的结果。政府和稀泥式的方式,将一切的真相都包裹的严严实实。

弥天大罪可以欲盖弥彰,救国之人进以被重金悬赏。

这对于斯摩格来说,是一场极为戏谑的滑稽闹剧。两枚奖章没有成为压制这流感蔓延的灵丹妙药,反而助长这“正义”的火。

但这把火真正开始烧着,还是在两年后。

赤犬就任海军元帅,整个海军从结构到精神,都迎来一场大换血。关乎“正义”的流感病菌,渐渐成为了民意病毒,在海军这个构架里迅速流通。

比如海军本部从马林福德搬到新世界,表面上意在和新世界的海贼争锋相对,实际上“脱离”了世界政府直接管控。

“世界大征兵”政策也是如此。选拔出民间代表的藤虎、绿牛提升了海军的整体实力,但实际上是稀释了海军的“信仰绝对化”。

藤虎违背赤犬意志为例,就是典型的民意击败命令。

阿拉巴斯坦篇中的斯摩格等人,是海军中下层军官的一个剪影。这剪影代表着他们对所执行“正义”的的疑惑和摇摆,也暗示着未来冲突里,他们的态度。

就好比今天大将藤虎能提议“废除七武海”,明天元帅赤犬就有可能在天龙人和革命军的战斗中,作壁上观,甚至偏向代表更广大人民群主一方。


脸谱的背后是去脸谱化

达斯琪在阿拉巴斯坦篇中的“一指”“一护”“一哭”,塑造了其较高的人物弧光。

在创作角度上,作为斯摩格思想的延续,达斯琪完整的表达出当下海军对“正义”一词的疑惑。

这个“疑惑”打破了读者之前对海军的固化思想,“海军代表反派”一说至此也不攻自破。这是《海贼王》构建了100多话后,非常成功的一次去脸谱化操作。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MR.2达到了更高级的,臆像上的去脸谱化。

MR.2是阿拉巴斯坦篇中,矛盾性最为复杂的一个角色。隶属于巴洛克工作室的他,从立场上来讲,是草帽海贼团的对立面,属于传统反派范畴。

但短短数十话中,从初登场的和气融融到为帮助路飞等人逃脱的舍生取义,MR.2完成了从传统少年漫反派现代少年漫反派以致于不是反派的转换。

更为有趣的是,人妖果实其本身的臆像就是“脸谱”。MR.2最终的舍身取义,以脸谱的身份来打破脸谱,释放出了《海贼王》的另一个信号:

正邪双方随着立场不同,是在不断转换的。

这则信号今天看起来不过尔尔,但实际上尾田经由MR.2之口,解放了创作的空间,打破了《海贼王》中的海贼竞争矛盾

以推进城一章为例,克洛克达尔和巴基的暂时性入队,便是因为其并没锁死的基础构建,而显得合乎情理。

这般的合理,是建立在打破传统反派与主角绝对对立的基础上。它让一切互为转化,在丰富矛盾多样性前提下,延续了故事的可能性。

所以回顾阿拉巴斯坦篇,正因为缇娜的一劝、达斯琪的一哭、斯摩格的一怒,MR.2的一跃,《海贼王》配角人物弧光张力愈显,打破了传统正邪的刻板印象及脸谱化,开始用一种比较通俗的方式,构建一个没有善恶之分,只有立场不同的世界。


如此巨著,常读常新

《海贼王》完结时,它会达到什么样的漫画地位,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但唯一我能确定的,是这部漫画常读常新。

除了考究伊姆,让我学习了一遍古埃及神话外,有些分镜,现在读来,也难免会为之会心一笑。

比如国王军和反派军战斗时,寇沙被人放冷枪,像足了颜色革命时期的乌克兰。

这是矛盾挑拨的一贯伎俩,本颇为严肃的我,读到下面这幅图,不觉笑了起来。

事情的真相大白了,“那些笨儿子们快回来了”,近来看到这句,不免感慨万千。

我们的同胞被蛊惑,成为了帮凶,可即使他们做了错事,我们也依旧希望他们早日醒来,赶快回家。

因为这个伟大国家的建设,一个都不能少!

因为这个伟大国家的建设,需要你们的一份力!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55032.html

标签组:[热血动漫] [日本动漫] [海军] [海贼王] [阿拉巴斯坦] [达斯琪] [斯摩格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动漫推荐文章

动漫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