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莫石碑八个华夏帝王王名破解(二)

发布时间:2021-06-11 发表于话题:华夏一共有多少位帝王 点击:22 当前位置:黄埔网 > 文化 > 巴勒莫石碑八个华夏帝王王名破解(二) 手机阅读

巴勒莫石碑八个华夏帝王王名破解(二)

大禹昆仑

0.064·字数 1743 · 阅读 3212019-04-16 09:25

作者:大禹昆仑

日期:2019年4月4日

现存意大利著名的“巴勒莫石碑”,刻在黑玄武岩上的古埃及编年史石碑,在大约前25世纪的第五王朝末期刻成。上面记载了古埃及第一至第四王朝法老王统治时期的诸多大事。

其第一排王名放大后如下:

由于石碑破损,只留下九位王名,前后两头的还是缺失一大半的残图。

剩下七图为清晰的。为方便分析我把各图标注数字


巴勒莫石碑内容大部分已被破译,破译出来的王名有荷尔阿哈、哲尓、登、左赛尔、卡萨凯姆威、ninetjer、斯尼夫鲁等众多古埃及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王朝的帝王。很明显,这是一块记录自纳尔迈统一上下埃及之后的诸王大事记事碑。在石碑顶部残留的九个古王名图案,几乎所有的王名都与已知的王名不一样,只有其中右数第四个王名与古埃及阿拜多斯王表上的王名一致,见下图:

由此王名并结合石碑内容,依据王名与内容应存有的内在逻辑关联,反向推断出巴勒莫石碑顶部九个王名属于古埃及第一至第四王朝帝王的王名。

之后,又找到了古埃及第一王朝美丽奈茨女王浮雕,在浮雕上也发现了巴勒莫石碑(4)的王名。

再一次证明了巴勒莫石碑顶部的王名都是纳尔迈统一上下埃及后的诸王王名。

由于石碑顶部残留的九个古王名只有七个是清晰的,第一个图案只有下半部,第九个也只残留一小部分,下面就具体分析、破译前八个王名图案。

(1)图1.推测为纳尔迈黄帝





图案中帝王头戴下埃及的王冠“红冠”,说明这是纳尔迈统一下埃及后的事情。

下面是方尖碑顶部阿蒙(纳尔迈、黄帝)的王名图案:

上面就有“鸟、三只莲蓬”图案。

但图1由于破损厉害,留待以后深入破解。

(2)图2.帝颛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是表达冥王之意。


颛顼生前为古埃及第一王朝法老荷尔阿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荷尔阿哈的王名同样有“卡(灵魂)、权利”的符号。

有意思的是:“颛顼死而复生”这句话也是跟“灵魂”有关。

(3)图3.帝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祈祷、祭祀牛、祭祀台”,这些与“刀、待宰牛犊、法老”表达出来的意思一致。

再看方尖碑上“帝喾”王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样也有“祭祀牛、献祀手臂、祭祀台、法老、太阳神”。

在这里多说一句,这个图3中的“刀”符号,不是什么“贝壳”,这个牛也不是什么“临盆的牛”、或“胜利的公牛”之类,这是在表达对神的祭拜之意,应该称为“敬献给神的牛犊”。

这组“刀、献祭牛犊”的古埃及读音正是“帝喾”二音。

(4)图4.帝尧

有意思的是,这个王名目前被学者们认为是杰特(帝挚)的王名。

下面是我破解的阿拜多斯王表:

巴勒莫石碑王表:


由于阿拜多斯王表是在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末写成,与古老的巴勒莫石碑比,显然第五王朝的巴勒莫石碑更古老,也更真实、准确。

从巴勒莫石碑排名顺序看,图(4)这个王名应该是登(尧)的王名。

因为巴勒莫石碑记载的都是第五王朝之前,古埃及最具影响力的帝王,“登(尧)”无疑是极为重要的的帝王,不可能被忽视不计的。由于排在右数第五位的就是“虞舜”(具体证明过程在后面叙述),所以不可能把“帝尧”漏掉,这个第四位的帝王就是“帝尧”。

能够证明这个王名是登(尧)的,有一块古埃及浮雕,这个浮雕内容是描述第一王朝女摄政王美丽奈茨辅佐其子登(尧)王执政的事迹,如下图:

还有下面这幅,也是描绘美丽奈茨辅佐登(尧)执政的事迹。

对比一下维基百科中的Djoser(帝尧)王名图案

同样具有“羽毛、鸟、面包、法老”四图案。

还有方尖碑上的“尧”王名图案,同样也有“羽毛、鸟、面包、法老”图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外,“羽、面包、鸟”这三个图符的发音就是“伊特陶”,古音正是“尧”的音。

(5)图5.帝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虞”字金文象形中的(1)正是巴勒莫石碑王表中图5中的“绳子与水域”两个图符。(2)(3)则是表达一个人用嘴发号施令,这正是帝王的意思,它对应的是巴勒莫石碑图5下面的法老。

“舜”


“舜”字象形图形中的字头部分也是巴勒莫石碑图5中的“权利与水域”两个图符。而“舜”字象形图形下部则是弯曲形金字塔。如下图:

在方尖碑上也发现了“舜”的王名图案。


方尖碑上的“舜”王名同样也有“两地、绳索”符号,与巴勒莫石碑上的“舜”王名“绳索、水域”表达的意思一致,就是牢牢的控制住了非洲与欧洲大陆之意。

此外,古埃及文”绳索与水域”的读音正是“绳与恩”音,合起来就是“舜”音。

(6)图6 .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鯀”字象形图形对比图6中的图案,“鲧”字金文象形图形中有“大口大鱼”与“丝线、钓鱼竿”两个图形,图6中也有“大口大鱼”与“水流或丝线”符号。二者完全相同。

图6符号“水与大口大鱼”表达出了“帝尧、鯀时发生了从天而降的大洪水。

那么图6这个“大口大鱼”有没有可能是古埃及时的“锄头与犁”呢?

先看古埃及的锄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显然它们两个不同,一个尖头一个宽头,不是一样东西。

那么图6中的“大口大鱼”是古埃及的犁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比一下“大口大鱼”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乍一看还真有点像!

但仔细看就看出问题来了,a.关键在绑犁绳子的位置!绑犁绳子的位置须靠近后端,而留下了相对很长的犁头,这是干活的需要,这样才能更好的耕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大口大鱼”的“竖线”位置在最前端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犁”焉能犁地?!

b.耕地的犁头必须比套牛的杆短!可图6中的“宽嘴鱼”图案正相反,是下端的长上端短,这哪是犁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c.姑且不说古埃及象形图形中从未发现过“犁”这个符号,只发现过“锄头”这个符号。“犁”都是连带人、牛一起作为整体图像表达出来的。而作为堂堂的帝王王标,把个不伦不类的“短杆长脚犁”作为帝王的王标,这符合逻辑吗?显然这个“宽嘴鱼”符号图案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犁”,而是“鱼”,是“大鱼”!加上“水”符号,正是要表达“鲧”时发生的大洪水之意。

看看非洲的大嘴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看看埃及方尖碑上的鲧王名图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方尖碑上的“鲧”图案同样具有“钓鱼竿、丝网”符号。

再看一下第三王朝法老胡尼的王名图案:

同样有“线、水、法老手持鱼竿”符号。同方尖碑上的王名图案一样,都是表达发生、治理大洪水之意,这也与巴勒莫石碑上的王名“水与大口大鱼”表达的意思一致。

此外,“大口与水”符号象形文字读音就是“G + N(水) ”,二音合起来就是“鯀”音。

(7)图7.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这是古人故意这么写的,这是在告知后人:鲧与禹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治了大洪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巴勒莫石碑上的“鱼竿与鱼”字古埃及文读音正是“鱼”音,也就是“禹”音。

(8)图8.帝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启”字金文象形图形如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比一下埃及王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以看出,“启”字金文原型正是来源于这类法老图像。

古埃及文“权杖与鸟”读音为“权与羽”,二音合起来就是“启”的古音。

能佐证这个巴勒莫王名是夏帝启的,还有在中国三星堆发现的黄金权杖上的图案: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54379.html

标签组:[颛顼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