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英烈:时光流逝,英雄始终不曾远去

发布时间:2021-06-11 发表于话题:一位伟大的先人 点击:28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军事 > 清明祭英烈:时光流逝,英雄始终不曾远去 手机阅读

​​​

你走了,化作夜空中闪耀的星辰,可知有人还在地上牵挂着你?

余旭,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飞行员,上尉。2016年11月12日,她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

杨树朋,陆军某机步旅四级军士长,中国赴南苏丹维和士兵。当地时间2016年7月10日,他在联南苏团总部营地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时遇袭,后因伤重牺牲。

鲁朋飞,海军航空兵学院某飞行训练基地飞行学员。2015年5月13日,他与教员在一次飞行训练中突遇险情。他们果断驾机避开人口稠密区,终因高度过低、处置时间短促,无法跳伞,以身殉职。

陈林,原成都军区陆航某团机械师,中尉。2008年5月31日,汶川地震救灾行动中,他乘坐的运输直升机因突遇低云大雾和强气流失事,壮烈牺牲。

来世再逐海天梦

■王煊堘

今年清明,或许我们无法到你墓前看望,但兄弟们都会在战位上向你敬礼

朋飞,好久未曾叫你,开口竟有些紧张。

登录QQ,看着好友列表里你那再也不会跳动的灰色头像,我问战友:“一个永远不会来电的朋友,应该保留还是删除?”然后,我又在他的困惑中沉默。

一直期待,你会在某刻出征,在湛蓝国土上呼啸盘旋,成为我们的骄傲。可怎么也没想到,你还没飞远,便坠落在起点。

听到你的噩耗时,我正在烟台忙着毕业事宜。那一瞬间,像被人兜头倒了一盆冷水,脑海里全是你的影子——你在停机坪前摆“航母style”时的一本正经,你在训练场里抗眩晕训练时的晕头转向,你在田径场上迈步狂奔时的挥汗如雨,你在和我们闲聊中憧憬未来时的灿烂笑颜……

那天,夕阳透过窗棂映在你的脸上,让你的言语都泛着微光。你常说过去不能改变,但未来可以,所以你总爱讲你的雄心壮志、你的抱负梦想。你说,你要成为舰载机飞行员,从深蓝起航,越过云天和海浪,呼啸在别人想象不到的远方。

说到最崇拜的人,你说读了保尔·柯察金的故事,才懂得人这一辈子一定要追求人生的意义。所以当年你瞒着家人毅然报名招飞,用一句“就算失去了招飞的机会,我一样还要参军”,说服了所有人。

你说你名字里带着“飞”,肯定会起飞,肯定会飞得比别人漂亮、比别人精彩。你做到了。

你们用17秒做了抉择,把生留给人民群众,把死留给自己。大角度右转、减小转弯半径、快速调转机头、向右压杆、蹬右舵……我听说这训练中完全禁止的动作,你们一气呵成、完美无缺,想来那一刹那,你们没有丝毫犹豫。

但你知道吗,我们宁愿那雕像不是你的模样,宁愿那军功章不是为你颁奖,只愿看到你安全地驾驶战机起起降降。

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对台下降”?因为你的老师、你的亲人、你的战友,都已在心里念了千百遍——“可以下降!”“可以下降!”

朋飞,大家都很想你。学弟们把你的相片挂在宿舍楼里,面朝大海,是你牵挂的方向;大家为你写诗写歌,把对你的怀念,永远留在了航院。战友们都已毕业,奔赴各自的战位。大家都说,肩上的使命,除了自己的,还有你的!

今年清明,或许我们无法到你墓前看望,但兄弟们都会在战位上向你敬礼!

朋飞,多想让你再和我们一起前行,看看这盛世是否如你所愿?

几曾萧雨入梦来

■胡中秋

多希望今夜你能到梦里来陪陪我,我真的很想你,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旭儿,妈妈昨晚又梦到你了,还是小时候的样子,站在街边上,我冲过去抱你,你却一下就消失了。

我醒来,眼泪打湿了枕巾。你爸爸说,下雨了,清明节要到了。

你走的时候是冬天,现在油菜花都结籽了。没有你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得特别长。我总想在梦里抱抱你,和你说说话,问你为什么这么狠心离开我们,可是我咋个都梦不到你。旭儿,你从小就匪,这次真的跑得太远了呀。

那些报道上都说你是英雄,我们是伟大的父母。可旭儿,我从没想过这辈子会和伟大两个字连在一起。我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平平安安的,成个家,养个娃,帮你把他带大。你晓不晓得每次看你飞行,我和你爸爸的心都是悬着的,什么激动啊、骄傲啊,都是你平安落地后才会有的感觉。那年劝说你停飞,你哭着说不愿意,我就晓得,我这个女儿,是要嫁给飞机了。

以前觉得崇州很大,有60万人口呐,现在却觉得它太小了,因为走到哪儿都会有人说:“那是余旭的爸爸妈妈。”我们这种悲伤的人站在人群里,会让别人也悲伤。我们心里有巨大的伤口,每一点同情的眼光,都会把它烫得很痛。

客厅的窗帘半拉着,挡住了外面的光线。很多时候,我和你爸爸就在这阴影里轻轻地走动,避开对方的眼睛,也不提你的名字。很多人想来看望我们,都被我们婉拒了。你还那么年轻却走了,我实在没法平静地去谈论你。我只是一个失去了女儿的母亲,我不晓得一个英雄的母亲该说些啥子,我只想哭。

你走的那天,有30万人来送你,鲜花盖满了陵园,而现在,你墓前的鲜花也从没有断过。这不,冬去春来,你墓前的白玉兰也刚刚开过。每个星期,我和你爸爸都去陵园看你。每回去,守陵大爷就会给我们讲一讲那些来祭奠你的人的故事。

有一个河南的退伍老兵,家里生活也不大富裕,来回坐的都是绿皮车,就为了在你墓前敬一个军礼;你牺牲百日那天,有个人专程从东北飞来告诉你,他给他新生的娃儿取名言旭,说要让儿子延续你的奉献精神和永不言败的进取精神;还有很多年轻人,在你墓前发誓,说要穿上军装,完成你未竟的事业……旭儿,有时候我真想不通,他们这是为啥子呀?你又认不得他们。你表哥说这是一种信仰,因为你的正能量感召了他们。我不懂那么多,不过看到这么多人没有忘记你,我在心里替你说了很多声谢谢。

旭儿,你记不记得,我用微信还是你教的咧。你对我说,要会用智能手机,做个时尚妈妈。我一个老太婆时尚个啥子哟,我最高兴的就是经常从手机里看到你了。你的每次刷新,我和你爸爸都要认真看好久,揣测你在哪里,你的心情好不好。你让我们遵守部队的纪律,我从来不敢乱发你的消息,微信里只有和你的那一张合影,现在觉得好傻,为什么不趁你回来的时候多拍一点呢?你是军人,也是我的女儿啊!

你表嫂告诉我你的粉丝叫“飞鱼”。我问她什么叫粉丝,她说就是爱你爱得不得了的人。旭儿,我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孩子崇拜你。有一个舟山的小姑娘说:“在生活中、工作上真的有了动力之源,替你精彩地活下去。”你的学弟也说:“现在是带着你的梦去飞,挑战自我,高飞远航!”旭儿,我文化程度不高,说不出来他们写得有多好。可如今,每天晚上,我都会翻翻粉丝们给你建的公众号,这已经慢慢成了我新的盼头。你没有孩子,可是你的生命好像传到这些年轻娃儿身上了,你还好好地活着。

那些从全国各地涌来悼念你的人总会对我说同样的话:余旭走了,我们就是您的儿女!我晓得,如果牺牲的是你的战友,你也一定会这样做。自古忠孝难两全。放心吧旭儿,为了你,我和你爸爸也要好好地过下去呀。

天快黑了,多希望今夜你能到梦里来陪陪我,我真的很想你,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永忆袍泽 兄弟在

■鲁成军

我的好兄弟,相信阳光会永远照耀着你身后这片和平的大地,我们永远思念你

“一鸣快要上小学了,今天我们视频聊天时,小家伙告诉我,他又长个儿啦……”妻子的来电,让我的心里很是安慰。

一鸣姓杨,是维和烈士杨树朋的儿子。每每听到他的消息,都让我想起那个在非洲红土地上一同战斗过的好兄弟。

树朋比我小几岁,我俩是山东老乡,他也是我调到机步旅后的第一个“师傅”。他面庞黝黑,一口山东腔,讲起火炮来头头是道,带着我练习也是耐心细致。而那温和的外表下,更涌动着一片赤胆忠魂。2016年,我们一同参加了中国第二批维和步兵营,飞赴万里之外的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这种缘分让我们更加亲近。

没想到的是,他却将热血洒在了那片异国土地上。

我至今忘不了那一声轰然巨响,树朋所在的105号步战车在我眼前被一枚火箭弹击中,瞬间升腾起一股浓烟。我火速奔了过去,看到的却是着火的战车和满地的鲜血。李磊已经失去了意识,树朋也血肉模糊地躺在战友的怀中……

树朋的遗体回国了。在电视转播中,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妻子邹丽娜。当时,她忍着泪水迎接丈夫的画面,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知道我必须要为这位兄弟的家人做些什么。

就这样,我的爱人带着儿子前往树朋在莱芜的老家认了亲。

今年1月10日,时隔6个月,我从维和一线返回,树朋被所在军追记一等功。我带着他的立功奖章和证书,和妻子一同上门“走亲戚”。

妻子已经和邹丽娜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刚一进门,俩人就紧紧相拥。而小一鸣第一次见我,也一点儿不怕生,嘴里直喊“叔叔”。妈妈纠正他说应该叫伯伯,可过了一会儿,一鸣还是叫我“叔叔”。他说爸爸说过,见到穿军装的都要喊叔叔,穿军装的叔叔都是这世界上顶好顶好的人。听到这儿,我的鼻子一酸,泪水便模糊了双眼,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给这个可爱的孩子更多的关爱。

去年腊月二十三,得知树朋的家人应邀到济南观看文艺晚会,我和妻子一大早就起来忙活,准备迎接亲人。逛街、看晚会、吃大餐,那天,我们过得特别开心。尤其是一鸣,咯咯咯的笑声一路不断。

儿子今年11岁,还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可见了一鸣,却变成了暖男。好吃的好玩的,都先想着一鸣弟弟。我想表扬他几句,他却小大人似的对我说:“一鸣没有爸爸疼了,但有我这个哥哥罩着他,不怕!”看着两个宝贝,我又想到了我和树朋在一起的日子,真希望他们能一辈子做兄弟。

眼瞅着清明节就快到了,妻子告诉我她已经做好了计划,准备陪丽娜一起去祭奠树朋,然后赶春天带树朋的父母外出游玩一趟。我说我也要去,因为有太多的话想对树朋说——

兄弟,放心吧,丽娜的工作已经走上正轨,一鸣马上要上小学,全家也搬到了市里。我的好兄弟,相信阳光会永远照耀着你身后这片和平的大地,我们永远思念你!

一纸思念到天堂

■胡喜林 赵丽芳 华 山

孩子,妈不哭了,你在天堂里也不哭。这辈子,咱母子还没做够,来世再续上

墓碑面朝湘江,镶嵌在上面的照片里,一位年轻军人英气逼人。

“林儿,妈带雯雯看你来了。”清明前夕,在义工的陪同下,刘建修携孙女雯雯来到陵园祭拜独子陈林。

“爸爸……”看着黑框里的爸爸,9岁的小雯雯脆脆地叫了一声。好熟悉的声音哟!这声呼唤,猛地打开了刘建修记忆的闸门——

刘建修的生日在清明前,儿子在世时,每年她都能收到最暖心的祝福。

那年清明前,刘建修和老伴陈协贵正用晚餐,远在成都服役的陈林打来电话为她庆生。儿子对她说:“妈妈,湖南明天大降温,你出门记得系围巾哟;还有,爸爸关节痛,让他穿毛裤。”“你咋知道的?”“电视上看的,说寒流到了湖南!”

次日,原本温暖的春日,果然气温骤降。缩在厚厚围巾下的刘建修不知儿子那边是冷是热,但她知道,儿子一定在军营眺望故乡。虽说从军的儿子不能天天侍奉堂前,但儿子的“天气预报”就像自家院里绽放的喇叭花,把故乡哽咽的妈妈包裹得暖融融的。

一阵山风掠过,刘建修下意识地掖了掖脖子里的围巾,她再也听不到儿子对她生日的祝福了。

刚开始噩耗传来,刘建修打死也不相信。1个多月前,儿子休假刚回来,为自己过完生日才返回部队的呀?她坚信孝顺的儿子一定会回来,因为就连映秀的藏族老阿爸都流着泪说:“希望‘金珠玛米’成为英雄,不要成为烈士!”在成都凤凰山机场,看见覆盖着鲜红党旗的儿子的灵柩被抬下飞机,她才真切地感受到儿子已离她而去——那曾无数次祝妈妈生日快乐的声音永远沉寂了!

儿子的战友傅志宏把陈林的遗物——那把橘红吉他送来时,刘建修认出这是儿子参军那年自己送的。她不知道这次出征前夜,儿子是否用它弹奏过《家乡》?她也不知道,当直升机飞越满目疮痍的汶川时,儿子的眼中是否有泪?更不知道当儿子从灾区接出一批批受伤的老人时,是否想起家中年迈的爹娘?这一切,刘建修已经无从知晓了——儿子离家时的背影,仍定格在2008年清明前那个下午妈妈送别的泪光里……

傅志宏流着泪告诉刘建修,雯雯出生1个月后的那个周末,陈林开心地告诉他:“傅哥,老妈听说我给雯雯洗了1个月的尿布,特心疼我,下周就会赶来成都帮我洗尿布啦!”

现在,给雯雯洗了1个月尿布的儿子走了,留下雯雯懵懂的眼神。思念儿子的老伴也去了地下,葬在了儿子墓旁。

刘建修噙着泪,在儿子的坟前依次点燃了37炷香,嘴里念叨着:“林儿,还有1个月你就满37岁了。你不是曾答应要带爸爸妈妈登峨眉山的吗?为什么老天爷硬生生地把你从妈妈身边拉走了呀……”

9岁的雯雯不明白,小时候常给自己当马骑的爸爸,干嘛藏在石碑黑框里不出来?她学着奶奶,用洁白的绢帕轻轻拭着墓碑,眼光却全在黑框里那个年轻军人的身上。

刘建修从兜里拿出一沓叠得整整齐齐的信纸,那是雯雯妈妈托她烧给陈林的“两地书”。远在四川的雯雯妈这次因出差没来湘,可这封感人至深的“两地书”仍让坟前的祭奠者落泪:“陈哥,你走3000多天了,在那边过得好吗?孤独吗?刚才又看了我俩以前互发的短信,我不懂,为什么我现在只剩这些短信了?为什么再也看不到你人了?陈哥,你走了9年,雯雯还常喊爸爸。我问她爸爸在哪里?她指着空中告诉我,飞机。我又问她,爸爸回来不?她说,回!我宁愿相信娃娃说的,我知道你会回来找我们,不管以何种方式。清明又到了,陈哥,我好想你,昨天梦到你让我等你。好,我等你,但不要让我等太久了好不好?”

一缕青烟,携着万般的不舍和思念,袅袅升向湛蓝的天空。刘建修抹了把泪:“孩子,妈不哭了,你在天堂里也不哭。这辈子,咱母子还没做够,来世再续上……”

我不认识你,可我知道你的事迹,你们为国牺牲了,我会守护好你们

老哥哥,我来陪你们唠嗑

——记云南省麻栗坡县退伍老兵张子培

■本报记者 严 浩

写在前面

21年的守候,让他早将长眠于此的960位烈士当成自己的哥哥。每天清晨,他都会把烈士的“家”擦拭干净,陪在老哥哥身旁,聊聊天,讲讲当下的美好生活。

当年退伍时,亲人对他选择到烈士陵园工作十分不理解,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话,便让亲人们低头不语了:“烈士为国牺牲了,他们用生命保护我们,我要守护好他们!”这不仅是一句心里话,更是一句承诺。

他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每天在烈士陵园也做着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事情,但他乐此不疲,还为此忽略了家庭、忽视了亲人,用他妻子的话说:别人上班的时候他上班,别人不上班的时候他还在上班,越是节假日越是忙。

他,就是云南省麻栗坡县的退伍老兵张子培。

初春的滇南边陲,还有些许寒意。

清晨,张子培如期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逐一巡查每座烈士墓,擦墓碑、清理杂物,这些规定动作,张子培做了21年了,风雨无阻。

记者在陵园管理所办公室看到,墙壁上挂满了锦旗。“军人的知心人,人民的好公仆”“殷悠难语皆尽情,敬业守职护英烈”“尽心尽职永铭记,热情接待胜似亲”……望着锦旗上的这些话,张子培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烈士用生命保护我们,我要守护好他们!”

细小的柏树叶在扫帚的清扫下,慢慢被汇集到了一起。水泥台阶上,扫累了的张子培放下扫帚,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两根熟练地噙在嘴里点燃,烟雾从张子培的嘴巴里喷出来,他把一支烟放在了身边最近的云南籍烈士王建川的墓碑前。“吸烟了,老兵!”他低声说道。

那年,刚满23岁的张子培从陆军某旅退伍回乡。退役安置时,不少人选择了党政机关,唯有张子培报名到烈士陵园当管理员。亲人对此非常不理解,质问他为何如此。他回答说:“烈士为国牺牲了,他们用生命保护我们,我要守护好他们!”对自己退伍后的择岗,张子培坚定执著。

上班第二天,张子培背着铺盖,住进了烈士陵园的一间小屋。打扫陵园卫生、擦洗墓碑、描摹碑文、绿化陵园、服务凭吊人员,从此做起了这些平凡琐碎的工作。

“平凡的岗位上做好平凡的事,既要耐得住寂寞,又要顶得住烦扰。”张子培说,陵园建在城郊,他刚到陵园工作时交通条件较差,平时来凭吊烈士的人非常少,每天陪伴他的只有960个烈士的坟茔。

每逢清明节,是张子培最繁忙的时候。那段时间,烈士亲属和参战老兵纷纷赶来凭吊烈士,麻栗坡县的驻军官兵、学校师生、党政干部和群众等都要到陵园扫墓。每到此时,张子培总会提前准备好香、纸、冥币等祭祀用品。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只要与他联系,他都热情接待,主动提供音响、开水、药品等。他还把自己在陵园的厨房提供出来,供凭吊人员加工祭祀的食物。

“我要是走了,谁陪他们唠嗑啊”

寄托着哀思的纸钱化作袅袅青烟,弥漫在麻栗坡烈士陵园……

“作为陵园管理员,为烈士扫墓是必须的。”张子培说,每年的大年三十、清明节、农历七月十四这3个日子,他都会自己或者带着妻子李海芳祭奠陵园的每位烈士,祈福英烈在天之灵,祈福烈属和参战老兵平安健康。

提及张子培,妻子李海芳曾对他埋怨不已。“周末和节假日,别人都是一家人在一起过得甜甜蜜蜜,他却整天呆在烈士陵园。”李海芳说,许多人都会利用休息时间到陵园凭吊烈士。结果,别人上班,张子培上班,别人休息,张子培还上班。

李海芳是一名教师,一直辗转在多个乡村小学教书,无暇照顾家里的老小。而张子培每天早晨5点就要出门,晚上9点多才回家,儿子张碧瑞从上小学开始就学会了自己做饭,自己照顾自己。

“说实话,为了儿子我也犹豫过,是否应该辞职。”张子培向记者坦言。是走,还是留?当他的内心举棋不定时,一个电话让他的心安定了下来。“小张,你还在陵园工作吗?”“我还在。”“那太好了,这样还有人能陪我儿子说说话!”这是一位烈士的妈妈,电话里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是啊,我要是走了,谁陪他们唠嗑啊!”挂了电话,张子培心里默默叨念着。第二天清晨,他又走进了陵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烈士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在陵园呆久了,张子培把烈士的亲人也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去看望烈士的亲人。

有一年,张子培到外地出差,路过贵阳时拜访了贵州籍烈士韩跃奎的母亲。当韩妈妈看到张子培时激动地哭了,她拉着张子培的手颤抖地说:“子培,妈把你当作我的幺儿啦!妈老了,以后不能去看你哥了,拜托你每年给你哥的坟上添几把土,上几炷香。”“妈,你放心,我还知道跃奎哥喜欢吃炒猪肝,我每次去看他时都会带上一份,我还特意多放了辣椒,让他解解馋!”说完,两人相拥而泣。

“我每次来,都是他主动接待。”在麻栗坡烈士陵园,记者遇到了安吉昌烈士的父亲安保才。他说,1999年清明,他来麻栗坡扫墓,是张子培骑着摩托车到县客运站接的他。此后每隔3年,他就来陵园扫墓,每次都是张子培接送。

这么多年来,安保才与许多烈士亲属、参战老兵一样,亲眼见证和切身感受到了张子培的善良和热情,也见证了张子培“坐骑”的变迁。1998年,张子培买了第一辆摩托车,这成了接送烈士亲属、参战老兵的专车。后来张子培骑坏了3辆摩托车,最后一咬牙,贷款5万元,把摩托车换成了小汽车,从县城车站接到4公里外的陵园,从陵园送到城区宾馆或车站,张子培的小汽车像个小陀螺似的,不停的运转着。

在整理陵园接待记录中,张子培发现少部分烈士亲属因家庭困难和路程远,未能来陵园为烈士扫墓。于是,他通过向文山州、麻栗坡县民政局汇报、寻求各界爱心人士资助等,想方设法帮助这些烈士亲属来到陵园。

2012年4月12日,青海籍烈士谢生海的母亲在社会各界资助下,来陵园看望儿子。年近9旬的老人伏在墓碑上,撕心裂肺地哭着。她呼唤着儿子的名字,不停地用头撞击墓碑。那一刻,老人的心碎了,张子培的心也痛了,他将自己的双手紧贴在墓碑上,让老人的头撞在他手上。

张子培的深情守墓,感动了无数群众。2016年3月,张子培被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授予全国岗位学雷锋“最美人物”荣誉称号;2016年7月,被云南省委省政府评为“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压题照片:张子培在清除陵园内的杂草。

【烈士陵园简介】麻栗坡烈士陵园,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城北郊4公里处,安葬着来自全国19个省市、19个民族的960位烈士。陵园建成后,先后被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理想信念教育基地”“云南省干部现场教育培训基地”。近些年,到陵园凭吊烈士、接受教育的官兵、师生、干部、群众等逐年增加,去年逾28.8万人次。

抚慰亲人对烈士的思念,引导社会形成崇尚英烈、关爱烈属的良好风尚,甘肃省正宁县委、县政府为正宁籍烈士在家乡立碑祭奠——

今天他们迎接英烈“回家”

■杨永亮 本报记者 肖传金

杨军刚烈士纪念碑揭碑仪式现场。丁 凯摄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又是一年清明时。

3月23日,陇东大地笼罩在蒙蒙细雨中。位于甘肃省正宁县城外3公里的烈士陵园内,当地政府机关和来自社会各界的干部群众共计600余人,为新建成的杨军刚烈士纪念碑揭碑,鞠躬鲜花,缅怀英烈。

正宁是杨军刚的家乡。他大学毕业参军入伍奔赴边防,成为一名云南边防武警,15年间执行缉毒任务150余次,参与查获毒品500多公斤。2016年3月7日,时任武警云南边防总队普洱支队江城边防大队侦查队长的杨军刚,在边防一线追捕毒贩时不幸中弹牺牲,年仅39岁。杨军刚先后被追认为烈士、追记一等功,并被云南省委追授“云岭楷模”荣誉称号。

站在墓碑前,杨军刚的父亲杨建国强打着精神,他左手扶在墓碑上,右手用袖口仔细地擦拭着墓碑,良久,才颤巍巍地说:“刚儿,你在那边还好吗?爸妈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啊……”儿子牺牲后,曾担任县文联副主席的父亲杨建国曾作诗寄托思念之情:“儿是青松顶天站,自古忠孝难两全;‘四有’军人钢铁汉,英烈忠魂世代传。”

“队长,我来看你了,这是咱们巡逻线上的一捧土,我把它撒到你的墓碑上,让它永远和你在一起。”从云南赶来的战友尚治军捧着从边防巡逻线上带来的一捧土,眼含泪水地跟杨军刚诉说。尚治军告诉记者:“军刚在云南边防工作15年,深深地爱着那片土地,这次特地从千里之外捧回这捧土,就是为了了却队长的心愿。”

县城关小学的学生们参加集体默哀后,依次把手中的鲜花放到烈士的墓碑前,再恭敬地行了个少先队队礼。六年级学生王欣欣说:“远离毒品,珍惜美好生活,我要铭记烈士的功绩,弘扬他们的精神。”

“我一定要继承英雄遗志,继续发扬英雄血性,从军报国,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前来参加祭奠的青年黄海给烈士鞠躬后,当即决定报名参军。县人武部政委段卫国介绍,去年,《缉毒英雄杨军刚》的事迹在全县展播后,许多适龄青年被杨军刚烈士的英雄事迹所感动,纷纷报名参军,大学生入伍率达54%。

当时,遵照烈士遗愿,杨军刚被安葬在了普洱。去年,县烈士陵园整修扩建后,县里决定为正宁籍烈士立碑祭奠,更好地缅怀家乡先烈。该县人武部政委段卫国介绍,这次为杨军刚烈士在县烈士陵园修建纪念碑,既是抚慰烈士家人对烈士的思念,也是引导社会形成崇尚英烈、关爱烈属的良好风尚。

“杨军刚为家乡争了光,照顾好他的家人是我们县委、县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祭奠烈士返回途中,县民政局局长路晓林告诉我们,县领导每逢节日都要看望慰问烈士父母,帮助烈士亲属解决生活困难,在组织的关怀下,烈士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儿时景仰英雄事,此生传承英雄志

——伤残退伍老兵蔡恩坤为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守墓32载

■刘云龙 赵玉刚 本报记者 熊永岭

蔡恩坤老人擦拭陵园石碑。赵玉刚摄

坐落在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张鲁镇韩庄村的马本斋烈士陵园,距县城约15公里。与城内的繁华喧嚣相比,这个占地10亩的陵园安然僻静。

3月上旬,记者来到这里,走进园内,只见苍松劲柏迎面而立,草木修葺一新。陵园的守护者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他叫蔡恩坤,一位伤残退伍老兵,默默守护着马本斋烈士陵园已有32个春秋。

蔡恩坤告诉记者,儿时经常听父辈们讲牺牲在莘县的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的故事,对其充满景仰,久而久之萌生了参军的想法。1969年,蔡恩坤如愿入伍,一次在部队给军马喂草时,左前臂意外卷入机器致三级伤残,退伍返乡后被吸纳到村委会工作。

1985年,马本斋烈士陵园建成,蔡恩坤内心怀着对英雄的仰慕之情,主动向民政部门申请去守护陵园。初建的陵园条件简陋,进出都是土路,很不方便,园内不通水电,吃饭是个大难题。蔡恩坤住在园内仅有7.8平方米的砖房内,每天清晨起床就开始打扫院落,由于伤残,只能一只手握着扫把,干起活来吃力,常常是干一会休息一会,整个陵园打扫下来,常常需要一天时间。回忆往事,蔡恩坤说:“这些年下来已经成为习惯,不打扫还觉得今天少了点什么。”

32年的守护岁月中,蔡恩坤见证了不计其数前来吊唁的老军人,其中一件事让他记忆犹新,也成为他坚持下来的动力。蔡恩坤告诉记者,当时几位老人在祠堂前对着马本斋的铜像伫立良久,失声痛哭,并紧握住蔡恩坤的手,连声道谢。询问得知,其中一位老人就是马本斋司令当时的警卫连长高翔。临走时,高翔激动地握着蔡恩坤的手说:“谢谢你,以后老首长就交给你了。”这件事对蔡恩坤触动极大,他说:“每年前来吊唁的人数不胜数,他们的每一次到来,都让我感到守护陵园很有意义。”

2012年,时值马本斋诞辰110周年,莘县县委、县政府对陵园进行重新翻修,整修了烈士墓和烈士祠堂,祠堂内挂满展板,翔实地展示了马本斋烈士的英雄事迹。2016年,莘县县委协调省民政厅对马本斋烈士陵园进行全面整修,目前仍在修缮中。更多的人参与到维护陵园建设的工作中,蔡恩坤完全可以休息一下,但他仍坚持在陵园中历尽所能地做些事情,老人已将这里视作生命的一部分。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当年的战斗故事,蔡恩坤阅读了很多关于马本斋烈士的书籍,对马本斋的了解逐渐加深,祠堂内的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他都如数家珍。每当有学校和单位来给马本斋烈士扫墓,蔡恩坤都会担任义务讲解员。一次次地讲解,一次次地追忆,蔡老觉得自己可以为宣传革命精神和教育下一代作贡献,他的工作很有价值。蔡恩坤说:“英雄走了,但他的精神还在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后来人。”

在蔡恩坤的值班室里,挂着一幅字,上面写着“为英雄守墓三十载”。这是马本斋的儿子马国超前来扫墓时给他写的。每次来扫墓,马国超都拉着蔡老的手连连道谢。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长春工作的儿子经常劝老两口过去安享晚年,但每次都被蔡老拒绝了。“我知道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但是在这天来到之前,我会尽力干好我的工作,做一名合格的守墓人。”

英烈已经远去,可他们留给我们的力量却永不消散。激励着我们继续前行。

我们该从先烈那里汲取怎样的精神力量

回顾历史,在民族危亡之际,是先烈们以“万里崎岖,为国效命”的担当,激励和带领人民同仇敌忾、共御外侮;和平年代,为保一方安宁和国家利益,英雄们不惜流血献身。他们中大多数的人生如同夏花一般,短暂而绚烂,却将最美的一瞬留在了世间。今天,我们在对先烈的祭奠中,重温民族记忆,激荡家国情怀,从不朽中汲取奋进的力量……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清明节,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吟咏那些不能忘却的纪念。

纪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习主席强调,实现我们的目标,需要英雄,需要英雄精神。清明节,那一个个深深的鞠躬,那一次次深情的仰望,都在表达对英烈的缅怀、对历史的敬畏,都在试图从先烈的事迹和精神中汲取强大的力量。

1

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是先烈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回望历史长河,无论处于何种境遇,先烈们身上所迸发出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都犹如长风出谷、雷霆万钧,喷薄万马奔腾的气势,迸发摧枯拉朽的力量,激荡横绝星空的鸣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是指面对战争、危险和困难时,表现出的一种无所畏惧的人格特质,集中体现了革命先烈的英雄主义气概。正如明朝大思想家吕坤所言:“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其实,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也是一种大担当、大襟度、大涵养、大识见。在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无数先烈正是凭着这股精神,才经受住血与火的考验与洗礼,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夺取一次又一次胜利。

2

很多时候,当人们谈论理想信仰的时候,往往弥漫着一种梦幻的浪漫主义色彩。而在战争年代,理想信仰却不是用来谈的,而是用行动践行的。这种践行,很多时候意味着要牺牲生命。和平年代,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并不一定要牺牲生命,而更多的在于一种慎独与坚守,体现在能否始终不渝坚持理想、忠于信仰。很多时候,有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也就有了“主心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无数先烈能够视死如归,根本支撑是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正如方志敏在狱中写道:“我们是共产党员,为革命而死,毫无所怨,更无所惧……我们始终是党的正确路线的拥护者和执行者,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竭诚的信仰者……”“决不能丝毫动摇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信仰是铁一般的坚硬的。” 正是因为有坚定的信仰,先烈们才成了“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反观一些人在关键时刻叛变革命队伍,根本原因是共产主义的理想、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没能在心中扎根,关键时刻又徘徊动摇、犹豫不决。历史的警诫,发人深省!

3

不畏凶险、敢于克敌制胜,这是大无畏革命精神的另一个侧面。战争年代,军人往往常处死生之地、危险之境。面对对手的凶险、敌人的致命,英勇无畏、勇于制胜是对一名军人的本能考验。尤其是现代战争复杂万变,每场战争都会导致一些军人成为“战争应激反应”性精神病患者,这是浸染着硝烟炮火的青春残片。不畏凶险、敢于克敌制胜,就是军人精神上的“撒手锏”。长征途中,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时,连长熊尚林带17勇士靠小船强渡之后拼命抢占桥头,无一牺牲;飞夺泸定桥一战中,由连长廖大珠带队的22勇士,攀着13根铁索夺下泸定桥。面对天险冲向炮火,“战神们”靠的就是这种视死如归的铁血精神!今天,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周边安全环境,也必然需要大力塑造和弘扬这种精神,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更何况,经过多年的建设积累,我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早已告别“小米加步枪”的时代——不但有革命先烈留下的精神上的“撒手锏”,还有武器装备方面的“撒手锏”,必然更加夯实了中国军人能打胜仗的底气!

4

李大钊说:“人生的目的,在于发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因为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 固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担当!但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献身使命,革命先烈为我们树起了大无畏的典范。对于军人来说,献身使命既不是“无谓的伤亡”,也不是“生命的虚掷”,而应是一种先天本能。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为了打通进攻通道,战士梁英瑞毅然从射孔中把炸药包塞进敌人的暗堡。为使命而英勇牺牲的梁英瑞被追记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打开厚重的史册,无数英烈为使命谱写的壮丽篇章令人久久回味:刘胡兰坚贞不屈、用生命诠释“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邱少云舍生取义“在烈火中永生”,雷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历史深处,厚重深邃,我们从中品味、思索、收获。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献身使命不仅仅是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更多的是在平时生活中的默默无闻、竭诚奉献。或许,没有鲜花和掌声,要耐住孤独和寂寞,但同样因不可或缺而伟大。其实,革命先烈们坚守信仰的忠诚、敢于牺牲的壮举、热爱人民的情怀、民族复兴的宏愿,早已深深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嵌入民族精神的内髓。奔赴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路上,我们后辈更当从前辈的精神中汲取动力和滋养,提振精气神、集聚正能量,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作者系空军(航空大学)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研究员、副教授】

英烈, 永远的航标灯

■张凤坡

“英烈是我们永远的航标灯”,清明节前夕,挂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华北烈士陵园内的这个条幅,引起笔者的注意和沉思。品味其意蕴,不仅寄托着一种尊崇与纪念,也内蕴着当代人对先辈精神的守护和传承。

近几年,抹黑英雄先烈的行为多有出现。2013年8月,某张姓网民发布博文肆意歪曲“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之后,某洪姓作者以“谈论历史”名义发文,公开为其行为开脱。前段时间,某梁姓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调侃雷锋,引起公愤。

凡此种种,以学术研究或言论自由为幌子,以网络娱乐求得点击率为目的,无端侮辱、诽谤、亵渎英烈,将红色文化污名化,不仅误导人们对历史的认知,还严重冲击公众的价值判断。

古人云,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一些人拿红色历史、革命先烈做文章,竭尽攻击、污蔑之能事,背后必然暗藏祸心。回想20多年前,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历史虚无主义搞乱了思想认知和价值认同,最终导致意识形态领域阵地失守!

历史的警钟长鸣,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没有流血、不见硝烟,有时却比一场现实的战斗还要惨烈,它足以让一个大国庙厦瞬间倾覆。

每思祖国金汤固,便忆英烈铁甲寒。革命先烈为新中国的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为后辈们留下砥砺向前的丰富营养。当年,亲历战场血与火的魏巍,发出这样的感慨:“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

每一种牺牲都需要铭记,每一名英雄都值得仰望。青山有幸,在每块白色的墓碑下都长存着一段英勇顽强、浴血奋斗的火红青春;大道通天,在每段金色的铭文中都书写着革命先烈豪情万丈、彪炳千秋的精神史诗。今天,我们追思历史、纪念英烈,是同历史虚无主义作斗争的一种方式,更是个人成长道路上一次不可多得的精神洗礼。

郁达夫在《怀鲁迅》一文中写道:“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正如斯言,无论时间多么久远,或许石碑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或许英雄的容颜已经淡去,但他们的基因必须得以传承。

伏契克说过:“为了争取将来的美好而牺牲了的人,都是一尊石质的雕像。”之于我们,革命先烈不就是心中崇仰的图腾?他们的精神,已经构成中华儿女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成为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纪念先烈,就是要时刻记起“我们从哪里来”的初心,并从恢宏的民族历史中汲取“我们到哪里去”的力量。

或许只有这样,当我们站在未来的希望田野,回望那条由无数英灵铺就的奋争之路时,才能在璀璨而壮美的历史星河中,看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永远在闪亮!

(作者单位: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

 中国军网综合: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等






​​​​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53881.html

标签组:[清明节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