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这么大,也不会出现1929年大萧条?

发布时间:2021-06-10 发表于话题:美国1929年人口 点击:8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财经 > 金融 > 为什么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这么大,也不会出现1929年大萧条? 手机阅读

全球疫情依然没有被遏制的迹象,对经济的冲击愈演愈烈。今年3月份,美国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8%。美国海上钻井公司戴蒙德海底钻探,成为过去40天内第五家申请破产的美国上市石油公司。

自疫情在全球蔓延后,就有一种声音——1929大萧条会不会再现?当美股发生四次熔断后,这种声音达到了顶点。

这并非媒体故意渲染恐慌情绪,现在的情况其实和1929年很像。


大萧条源于需求突然大幅萎缩

经济危机可以和地震相类比,后者会给物理空间带来巨大破坏,前者则让经济运行发生断裂。

地震产生的原因是板块运动,在板块和板块的交界处,地下的岩层受到构造运动的作用力而拉扯变形,积攒能量。当受力超过岩石应力的极限,能量突然释放,就造成了地震。

经济危机的原理与之很类似。1929年和当前,全球经济的“板块”交界处,都出现了异动。

首先是供给板块和需求板块的碰撞。经济危机本质上是生产过剩危机,需求突然萎缩,提振不起来,企业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就会发生危机。

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前,美国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经济繁荣,道琼斯指数也从1921年的67点涨到365点,史称“咆哮的二十年代”。

这十年里,美国经济呈现出供需两旺的局面。但是,需求萎缩的迹象已经显现了。

美国城镇化发展在当时遇到了瓶颈,20年代美国城市人口已经达到六成以上,城镇化接近饱和带来的就是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

而且,从1920年到1929年,美国工人每小时的工资只上升了2%,农民的收益也因农产品收购价格不断下跌而大幅减少。

既然工人和农民的收入在这十年里并没有增加,那为什么需求还在膨胀呢?因为超前消费!那时候配资、借贷和分期消费已经很流行了,大部分美国人没有一分钱存款,拿着银行的便宜贷款去消费,去买车、投资楼市和股市。

“咆哮的二十年代”的美好记忆被大萧条彻底击碎了

1929年10月24日,美国股市突然暴跌,一天骤降12.8%。10月29日,股指一天下跌了40%。美国人原本旺盛的消费需求,在财富效应消失后急剧萎缩,很快又出现了失业潮,需求更是降至冰点。对应的,供给就呈现出严重过剩,在中学教科书中我们看到的“资本家倒牛奶”那一幕发生了。

衡量供给板块和需求板块错位的一个重要的指标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越大,意味着社会总需求不足而且脆弱,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大幅度的下降。

1929年,美国达到了贫富差距的历史高点,下一个历史高点的出现就是在当前。如今,最富有的1%的美国人拥有40%的财富。

与“咆哮的二十年代”类似,从2010年到2019年,美国股市也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牛市,而美国人民实际收入的增加极其缓慢。

新冠疫情的爆发,让美国失业人口迅速增加。美股出现的四次熔断,也让财富效应大大减弱,这都给社会总需求带来沉重打击。当前的情形与1929年很像,供给板块和需求板块发生严重错位,所以很多人惊呼:大萧条是不是要卷土重来!

金融过度而实业不足是大萧条前兆

其次是金融板块和实业板块的错位。就是金融创新如火如荼、金融工具层出不穷,而实业发展萎靡不振、科技进步乏善可陈。1929年和当前都呈现出这种情况。

1929年大崩盘前,没有任何实体资产的“信托投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可以随随便便就上市交易。

“信托投资公司”的职能就是帮你加杠杆配资炒股,证券公司给你四倍的杠杆不够用,信托投资公司再来个杠杆乘杠杆,连保证金都借给你,将你的杠杆加到十倍!

不仅仅是金融机构玩这种配资游戏,实体企业也想在高利润的配资链条中分一杯羹。

1929年初,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每天拆借给经纪人的贷款多达6900万美元;电力债券和股份公司(通用电气母公司)拆借资金超过1亿美元。大家都觉得金融赚钱快,实业好难做!

当前的情况同样如此,其实2008年的次贷危机就已经有了大萧条的迹象,只是被美联储的一通“神操作”给救回来了。

在次贷危机期间,臭名昭著的创新金融工具有MBS(住房抵押支持证券)、CDO(债务抵押证券)、CDS(信用违约互换)等等。

这些工具和1929年的“信托投资公司”效用差不多,都是吹大资产泡沫,诱发金融危机。

接下来美股经历了十年牛市,但其背后的助推力量,更多的来自于金融板块而不是实体板块。

从2008年11月开始,美联储共启动了三轮QE(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9000多亿美元膨胀到4.5万亿美元。

除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外,股票回购也是支撑美股十年牛市的主要动力。股票回购的资金从哪来?外部筹资主要靠发债。所以,在过去十年里,美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贷款增长缓慢,但债务的规模却在迅速增长,特别是BBB级企业债券。

无论是MBS、CDO、CDS,还是BBB级企业债,这些金融工具和金融创新所营造的虚假繁荣,都掩盖不了一个尴尬的现实——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一直在下降,美国国内企业的税前利润基本是零增长。

不是靠实业发展而是依赖“金融创新”带来的经济繁荣,就会造成全民收入无法做到同步提升,差距越拉越大,让社会总需求异常脆弱。

这种金融膨胀而实业萎缩的情况和1929年很像,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整个世界都处在科技周期的尾部,而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1929年大萧条发生时,世界位于第二次科技周期的尾部,直到二战后,第三次科技周期才到来。2008年的次贷危机后,世界进入第三次科技周期的尾部。

第二次科技周期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创新,包括内燃机、电力的应用等等。1900年还是遍地马车的纽约街头,到1920年已经全是汽车。1913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使用流水线生产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带来了美国经济的大繁荣,也意味着第二次科技周期接近尾部。

第三次科技周期是信息革命带来的,已经发展了四十年了。(移动)互联网确实带来了商业的变革,但是靠技术创新带来的产业集群在近十年里并没有出现。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些技术谈论得多,但还没有像100年前的电力、内燃机、抗生素这些伟大发明彻彻底底的改变人们生活。

所以,当前情况和1929年很像,都处在科技周期的尾部,金融过度而实业不足。

在大萧条前,美国人崇尚过度消费,而实际收入增长缓慢,整个社会金融过度而实业不足

最后是世界格局中领先国板块和赶超国板块的角力。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整体上的经济实力已经超越英国,但在世界舞台上并没有担当起领导角色。这就造成了在大萧条期间,各国以邻为壑,在国际贸易政策与货币政策上无法协同互助。

如今的情况与之类似,美国发起了同中国的贸易战,主动割裂全球市场,而美元的霸权地位与其经济实力并不匹配,这也成为一次次金融危机的源头。

经济危机如地震,在板块与板块之间的碰撞、错位、角力中释放出破坏性的能量。现在,全球经济在供给与需求板块、金融与实业板块、领先国与赶超国板块间存在着巨大的断裂,谁还能说再现1929年大萧条是杞人忧天呢?

1929大萧条是第一次世界范围内产能过剩危机

在新冠疫情的笼罩下,目前全球经济的形势和1929年确实很像。但是,我们依然认为再现1929年大萧条的概率是极低的,主要原因在于——人类社会调控经济的能力和应对危机的意识比以前成熟太多了。

还以地震做类比,地震无法避免,也非常难以准确预测。但现代社会对于减少地震带来的损失和灾后重建,比起一百年前要有经验得多。经济危机也是如此,1929年股市崩盘后,如果在应对危机的政策上运用得当,是不会对经济活动造成那么严重破坏的。

应该说,1929年大萧条给人类社会的经济运行带来了很多“第一次”,这也让政府和专家们应对失措,昏招迭出。

或许你会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从1776年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问世,人类社会就开始逐渐摸清了市场经济运行的规律。而且在1929年大萧条之前,也有很多次金融危机爆发,比如1637年的荷兰郁金香狂热、1720年的南海泡沫、美国的“1837年恐慌”以及1907年的银行危机。那为什么在1929年股市崩盘前,人类社会还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因为,1929年大萧条确实是个“大场面”,它是第一次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危机。

之前的那些金融危机,有两个特点:第一、都是局部性的危机;第二、都出现在金融市场,往往由过度投机引发。而1929年大萧条是社会经济运行中的系统性危机。

在1900年的时候,美国的农业人口还多于城市人口。1920年9月13日的一份调查显示,美国的城市人口才开始超过农村人口。在农业社会,造成经济危机的原因是灾荒,而不是产能过剩。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全世界的工厂都在开足马力生产,以弥补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创伤。1920年,英国的制造业生产增长指数为92.6,美国的制造业生产增长指数为122.2,到了1929年,英国制造业指数为100.3,美国为180.8. 而日本的制造业生产增长指数达到了324。

这是一个什么图景?就是全世界可以划分为供给方和需求方,供给在迅速的增加,当需求也在迅速增加时达到平衡,而一旦消费需求恐慌性的大面积减少,就会造成恶性循环,发生经济危机。

1929年之前,因为绝大多数国家还处在农业社会,因为社会生产能力还不高,人们还真没遇见过世界范围内如此严重的产能过剩。这是第一次!相信就连美国政府当时也是懵的,在反危机政策制定的力度和速度上,现在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软弱和迟缓。

当前反危机政策实施比1929年成熟太多

既然危机产生的原因是需求不足,那就扩大政府开支刺激需求就好了。但是胡佛政府并未针对性的扩大政府开支,来弥补需求缺口。甚至在1932年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联邦政府的税收下降,胡佛政府进一步加税以平衡财政,避免出现财政赤字!

这也难怪,在大萧条之前,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理论是主流,那时候还没有凯恩斯主义,还没有现代宏观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当大萧条的恶果显现出来后,各国政府才意识到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是多么重要,才逐渐接受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

财政政策上如此,货币政策方面的失误更是令人大跌眼镜。现在稍微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金融危机爆发初期最可怕是发生流动性危机,因为大家都在争相的抛售资产、削减负债,市场上没钱了,经济运行被“冻住了”。

这时候怎么办?政府印钞,释放流动性,先让经济运转起来。但当时的美联储却背道而驰,非但没有增加货币供应,反而在1929年之后的几年里,将货币供应收缩了30%多,导致银行大面积倒闭。

美联储是在1907年的银行危机之后成立的,显然经验不足,不像现在美联储“开直升飞机撒钱”操作得那么溜。而且,当时美联储以及各国央行手里的货币政策工具也不多,因为受困于金本位制。

在金本位制度下,货币要根据黄金储备来发行,即便意识到需要向市场注入资金,也没有渠道,央行没有任意发行货币的权力。

1932年底的时候,本来商业信心已经有所恢复,但美联储的黄金储备见底,结果迫不得已加息让黄金回流,让银行业陷入更大一轮流动性危机。在1929年大萧条期间,率先放弃金本位制度的国家,率先走出危机。

还有就是美国“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1930年美国出台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对3000多种进口商品征收高达60%的关税,欧洲各国也采取了报复性行为。“以邻为壑”的逆周期贸易政策盛行,结果导致了全球性的贸易大收缩和经济大衰退。

当前,尽管经济形势在很多地方和1929大萧条很像,但不会再现大萧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出手救市的速度足够快,也足够老练。

既然需求出现严重萎缩,那么政府就扩大开支,宁可赤字也要减税、发消费券、上马新项目。既然金融市场有崩盘的迹象,那美联储就立刻释放流动性,采取无底线的量化宽松政策,把那些可能诱发危机的“有毒资产”直接买下来。

虽然这些举措不会从根本上解决危机,但绝不会像1929年大萧条那样,任由市场上的“雷”一个一个引爆而无所作为。

不过,对于未来经济形势的判断依然存在诸多的变数,而最大的变数来自于决策者。

在1928年美国总统柯立芝的国情咨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生产不断扩大,内有日增之国民消费吸纳之,外有益盛之贸易通商推动之。我国今日之成就,实足快慰。我国未来之前途,实很乐观。”

柯立芝的乐观情绪源于傲慢,因为傲慢,所以忽视了经济系统中潜藏的危机。那位“没有比我更懂”的特朗普与之有相似之处,傲慢的轻视新冠病毒的破坏力,傲慢的继续采取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

《三体》中有一句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相比于1929年大萧条,现在的决策者们在应对经济危机时不再那么无知,但依然没有收敛起傲慢,依然在用制造新一轮危机的方式来拯救这一次的危机,永无休止。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52914.html

标签组:[经济] [经济学] [世界经济] [金融风暴] [美股] [大萧条] [信托投资公司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