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出与流入”:瑞典人的美国移民潮

发布时间:2021-06-10 发表于话题:17世纪瑞典人口 点击:83 当前位置:黄埔网 > 国际 > “流出与流入”:瑞典人的美国移民潮 手机阅读

前奏:春天的夜晚

(Vårnatt)


19世纪前期农业产能的提高和医学技术的进步令瑞典人口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正如瑞典著名诗人埃萨亚斯·泰格纳尔(Esaias Tegnér)所称,“和平、马铃薯与疫苗是确保人民身体健康的关键所在”。瑞典人口从1800年的约230万人增加到1850年的约350万人,但与此同时工业化仍然相对不发达,有四分之三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而19世纪前期推行的土地改革以及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使得对农业劳动力的需求大幅减少,人口过剩十分显著。因此,在这段时期瑞典人的生活水准有所提高,但主要的获益者仍然那些是拥有土地的农民,而不是数量庞大的无地农场工人。随后的1860年代,瑞典遭遇了连年的饥荒,1867年的春季极端寒冷,夏天也迟迟没有到来。


5月22日 中午11点30分吹来了东北风,天气比昨天冷了1度……积雪厚度是一又二分之一厄尔(约90cm)。
5月25日 冷风在吹,雪依然没有化,地面已经完全被厚达一又四分之一厄尔(约75cm)的积雪覆盖了。
6月1日 乘了一架很棒的雪橇在冰面上滑行。
6月17日 沼泽地的冰化了,傍晚吹来猛烈的风暴,下了很大的雨。
6月19日 把牛放了出来。林子里还在下雪,没有树叶,没有蓝莓叶,地上也没有长一点草。

——西博滕布尔特拉斯克一户人家在日历上写下的记录


饥荒年间濒临饿死的瑞典北部农民


1867年,瑞典的所有气象站都确认观测到有记录以来最冷的五月,有些地方的气温比常年要低2度之多。在斯德哥尔摩测得五月份的平均气温是3.3摄氏度,比现在的正常数值低7度,甚至比当代的四月份还要冷。诺尔兰的许多地区都爆发了饥荒,食物储备耗尽,物价高涨——一桶黑麦的价格涨到了50塔勒,比一名工人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极寒天气不仅让农业生产难以进行,运输食物的货船也因为厚厚的冰层而无法在北方的沿海城市靠岸。瑞典政府为诺尔兰地区划拨了价值数十万克朗的赈灾借款,但政府组建的救灾委员会坚持灾民必须工作来换取救济款。当时的媒体尖锐地批评了政府的救灾措施,并认为这次饥荒主要是分配不均造成的——在北方饥民饿死的同时,瑞典的大农场主还在大量向英国出口燕麦,以供那些牵引伦敦马拉公共汽车的驮马食用。


“诺尔兰救灾物资的分配:那些懂得如何挤到前面去的体面人拿到了最多的救济粮,甚至还能够卖出去一些;至于那些真正受灾、需要救助的人们呢,他们在地方议会上没有发言权,于是就只能拿到一点点粮食来养活挨饿的家人”


这次大饥荒,也是瑞典历史上最后一次饥荒,导致大量的北部农民不得不背井离乡另谋生路。除了饥荒之外,大规模的移民背后还有着诸多推动力,例如义务兵役制、瑞典国教会严厉的宗教压迫、君主政体下的保守风气与对下层阶级的歧视等等。瑞典国教会通过《非法集会法》(Konventikelplakatet)禁止一切其他教派进行宗教集会,主要针对的是虔敬派信徒,他们与国教会之间的冲突在农村地区最为激烈。宗教压制常常会迫使宗教少数派成群结队地离开瑞典奔赴异乡,例如1846到1850年就有1500名信徒前往他们心目中的“迦南地”——伊利诺伊州主教山建立了一个小型定居点。


同时,瑞典人的识字率本身就在欧洲名列前茅,1842年颁布的《初等学校法》(Folkskolestadgan)更是几乎完全消除了文盲现象。这让哪怕是最贫穷的瑞典人都能够接受到1848革命以来传遍欧洲的平均主义和激进思想。自由主义与瑞典君主专制制度之间的摩擦提高了弱势群体的政治意识,其中许多人就视美国为实现其共和理想的不二法门。此外,有文化的瑞典人也成为了铺天盖地的移民宣传的最佳受众。最早的瑞典语移民指南早在1841年就出版了,1849年到1855年间共推出九版。许多美国企业都派驻代表直接在瑞典招聘大量的伐木工和铁矿工;美国铁路公司也开始招募瑞典建筑工人,最早的是1854年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公司在瑞典招工。许多已经抵达美国的瑞典移民都会给留在国内的亲友写信,他们以值得信赖的亲友立场抒发自身的感想,使这种“美国来信”带有很强的说服力,乃至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在移民的高峰期,这种来信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吸引整个家族离开瑞典来到美国中西部定居。


(名列前茅的识字率……


这些背井离乡的人们就这样登上跨越大西洋的汽船,航向了大洋彼岸的那片土地。瑞典移民时代的大幕便由此拉开——


第一乐章:跨过大西洋

(Across the Western Ocean)


在1821年到1930年间的移民大潮当中,有大约130万瑞典人背井离乡前往外国,他们移民的目的地有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美等,但绝大多数人的目的地都是美国。大约六分之一的移民(20万人)后来返回了瑞典,但剩下的100余万人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的国家。广阔的大西洋则成为了这些出走者面对的第一道天然屏障。


早期的小型船运公司经营着各种从斯德哥尔摩、马尔默和哥德堡等瑞典港口城市出发的跨洋航线,但这种航线的海上旅程往往漫长而凶险——瑞典小说家威赫姆·莫贝里在1949年的小说《移民》(Utvandrarna)当中描写了一批虚构的瑞典移民从卡尔斯港乘船前往美国纽约的场景:


“两个孩子继续着他们对夏洛塔号双桅横帆船的调查,发现可供旅客们走动的空间简直小得惊人。他们测量了船的长度和宽度——就算故意放小步伐,船的长度也超不过40步,宽度则只有8步。这40步长、8步宽的空间要让近百人居住,供他们睡觉、吃饭,并进行一切必要的起居活动。如果每个人都跑到甲板上来,那就会变得极其拥挤,差不多能把人挤到海里面去。”


克努特·埃克瓦尔(Knut Ekwall)的画作《移民》,描绘了画家对当时跨大西洋移民船的想象


甲板下面的船舱的确能够装得下所有旅客,但那里的境况却好不到哪里去。一旦逢夜间或恶劣天气,移民们便只能全部挤在这个缺乏光线和通风的狭小空间里,除了可供生活起居的空间以外几乎没有什么落脚之处。


“船舱里的空气污浊不堪。晚上他们睡在自己的铺位上,晕船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某种昼伏夜出的不洁存在就藏身于下面的某个地方。有时候木桶的数量可能会不够,要么就是会有人在黑暗中找不到桶,因为晚上十点以后不许点灯。随后,黎明逐渐开始爬上舷窗,人们才能看清楚漫漫长夜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尽管是虚构的文学作品,但作者莫贝里在创作之前进行了详尽的研究,笔下的情况也十分贴合早期移民船的真实情况。“夏洛塔号”这艘双桅横帆船长124英尺,宽20英尺,运载了78名旅客和16名船员,这些数字基本上与历史实际完全吻合。在当时,这样的一趟旅途往往要持续两三个月。


1971年根据《移民》一书拍摄的同名电影


从19世纪60年代末开始,随着蒸汽时代的来临,国际航运公司经营的大型远洋班轮成为一种高效率的跨大西洋客运手段。大型蒸汽客轮的速度和运载量都有显著提高,使得船票的价格更加亲民。英国的三家邮轮公司冠达航运、白星航运和伊曼公司(Inman)在这段时期成为了跨洋运输的统治者,因此当时的移民旅客主要依靠北德意志运输公司的定期船从斯德哥尔摩前往吕贝克,然后乘火车抵达汉堡或不来梅,再坐船前往南安普顿或利物浦,在那里换乘英国航运业巨头旗下的远洋客轮前往纽约;或是从哥德堡乘船到英国赫尔,再乘火车到利物浦登上客轮。


到了1890年代,已有数十万人从瑞典移民到北美,运输移民的交通手段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80年代末期下水的姐妹舰“纽约城”号与“巴黎城”号是当时最大最快的蒸汽轮船,也是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巨型邮轮的先驱者。这两艘船长逾500英尺,宽逾63英尺,最初建造时设计可容纳1740名乘客和362名船员,但后来进行了重新配置,导致载客量有所下降。她们最快能以20节的航速完成从南安普顿或利物浦到纽约的航程,耗时通常只需不到一周。


当时报纸上刊载的关于“纽约城”与“巴黎城”的广告信息


根据1896年出版的《北大西洋蒸汽航运史》(The History of North Atlantic Steam Navigation)一书,“纽约城”号与“巴黎城”号“……在当时是无与伦比的豪华和壮丽”。而且,就算大多数移民乘坐的是远不如头等舱和二等舱舒适的三等舱,他们的旅行条件也已经远远好于早期的移民。这两艘船是最早安装电灯泡的客船,还配备了诸如电气通风和冷热自来水系统等最新设施,穷人们至少也可以从船上的现代化设备当中享受到一点好处了。《北大西洋蒸汽航运史》中曾有过这样的记载:“船上的舱位也很充足,至少有30万立方英尺的空间。”这意味着,这些多达700到1000人的三等舱乘客们的私人空间和活动范围都远远扩大了,也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被迫处在拥挤不堪的幽闭环境当中。


虽然1895年瑞典的移民潮的高峰期早已过去,并且在1915年之前瑞典移民都不得不先繁琐地乘船从瑞典到英国再换乘远洋客轮,但根据乘客记录,瑞典人也仍旧一直是纽约城号与巴黎城号上最大的移民群体之一。几十年后瑞典大规模移民的时代便走向了终结,而远洋轮船的时代很快也将紧随其后;不过至少在1895年,这两个时代之间的碰撞擦出了一丝独一无二的火花。


第二乐章:自新世界

(Symphony No. 9 in E minor, "From the New World")


1841年春天,乌普萨拉大学毕业生古斯塔夫·乌诺纽斯(Gustaf Unonius, 1810-1902)携妻子、一名女佣及两名学生离开瑞典,这标志着瑞典移民大潮的开端。这一批人在威斯康星州的沃科夏县建立了一个名为新乌普萨拉的定居点。他们很快就着手开拓荒地,对“可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山谷”中的西部生活充满了热情。但在搬到芝加哥后,乌诺纽斯很快就对美国生活大失所望,然而,他先前在自由派报纸《瑞典晚报》(Aftonbladet)上发表的盛赞简朴高尚的拓荒生活的言论早就已经开始吸引那些心向西方的瑞典人了。他曾在1842年说美国中西部在农业的角度上完全就是与瑞典相对的另一个极端,因为那里“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加接近‘大自然为人类带来幸福和舒适’这一理想状态”。联邦政府在美国中西部的大草原拥有大片肥沃的土地,在1841年《先买权法》(Preemption Act of 1841)(后来被《宅地法》所取代)颁布后,政府就开始以每英亩1.25美元(相当于2018年的30美元)的价格将这些土地卖给私垦者。伊利诺伊、爱荷华、明尼苏达和威斯康辛廉价而肥沃的土地对无地的欧洲贫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那些财产更多的农民有时也无法抵抗这种诱惑。


1887年明尼苏达州的一户瑞典移民家庭


瑞典当局则强烈反对移民,认为移民出国是在消耗国家劳动力,是下层社会的一种背叛行为,这种现象的泛滥给宗教和世俗统治者都敲响了警钟。早期的许多移民日记和回忆录中都提到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景象:瑞典牧师警告旅行者“不要冒着生命危险踏上外国异端的土地”。保守派媒体形容移民缺乏爱国主义和道德情操:“只有那些最为懒惰、道德败坏且冷漠的工人才会选择移民外国。”移民被谴责为一种非理性的“狂热”,是无知的民众受到“境外势力”蛊惑的产物。自由主义媒体则反驳称,“君主制的走狗”们根本就对瑞典农村的悲惨状况和瑞典政治经济制度的落后视若无睹。一份自由派报纸《哥德堡海务商业报》(Göteborgs Handels- och Sjöfartstidning)以不无讽刺的口吻写道:“是啊,这的确是狂热——一个人在辛勤劳作到饥肠辘辘之后难道不会狂热地希望能吃一顿饱饭吗?难道不会狂热地希望能养活自己、让家人过上体面的生活吗?”


瑞典反移民宣传画:“←理想中的美国 现实中的美国→”


瑞典向美国移民的人数在1870-1900年间达到顶峰。1865年,瑞典裔美国人的总数大约为2.5万人,而几年后单是每年从瑞典移民美国的人数就已经超过这个数字了。根据1890年美国的人口普查报告,瑞典裔美国人已有近80万,有两次移民高峰分别出现在1869年和1887年。大部分移民都定居在北方,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因饥荒而逃离瑞典的农民,又受到1862年宅地法提供的廉价土地的吸引前来美国。大多数瑞典移民都作为拓荒者开垦中西部的处女地,将南北战争之前的定居点向西扩张到堪萨斯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并在大草原上形成了规模可观的农业社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跨洋旅行的成本显著降低,因此穷人在瑞典移民中所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大。19世纪晚期的瑞典移民逐渐改变了集体迁移和从事拓荒生活的特性,转而出现年轻化、单身化的特点。这些年轻的单身移民几乎身无分文地来到美国,往往会在城市中随便找份工作以求糊口,这些新移民对美国文化的接纳显得更快、也更彻底。许多瑞典年轻男性都直奔美国的大城市做工,直到有钱结婚并买下一座属于自己的农场;出身农家的年轻单身女性则有许多都在美国城市中担任女佣人,“美国雇主把她们当作自家人,像对待“淑女”一样对待她们,对她们表现出礼貌和体贴,她们在故乡从未接触过这种生活。”这些女性移民不必发愁找不到工作,因为美国人对北欧女佣的需求量很大,她们学习当地的语言和习俗的速度也很快。在工资、工作时长、福利和跳槽能力等各种方面,美国的工作条件也比瑞典要好得多。相反的是,男性移民则往往会加入完全由瑞典人组成的工作组。年轻女性通常会嫁给瑞典男人,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对淑女气质、美式礼仪和中产阶级情调的狂热追求。


1882年,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蒸汽动力脱粒机,与落后的瑞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特松的首次招揽移民之行恰巧就在1867和68年的大灾荒之后,因此他很快就“被那些想要随我一起回到美国的人们给包围了”。他写道:


“……当时的工人和中产阶级都已经对美国有了十分正确的认识,对移民在美国将面临何种遭遇也有了把握;但贵族阶层,尤其是官员们对美国和与之相关的一切都带有一种无知、偏见和仇恨,这十分荒谬,令人难以苟同。他们说美国的一切都是骗人的鬼话,那里是骗子、恶棍和无赖的天堂,到那种地方去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


1885年访问瑞典的移民恩斯特·斯卡尔斯泰特(Ernst Skarstedt)对上层阶级的傲慢与反美情绪也有着差不多的恶劣印象。在他眼中,瑞典的工人阶级也是粗鄙下流的,他们会在公开场合喝得烂醉如泥,破口大骂,并在女性和儿童面前讲粗俗的段子。斯卡尔斯泰特觉得自己的身边“一边是傲慢,另一边是谄媚,还有对卑微劳动者的明显蔑视,以及一种想让自己表现得比别人更高尚的强烈欲求”。他也一直都感受着植根在瑞典上流社会深处的对美国文化的偏见和诋毁:“如果我以无比谦虚的口吻讲述美国的一些情况,他们可能会在回复当中告诉我那不是真的,或者瑞典在那个方面比美国更好。”


瑞典移民的数量在1890年之后急剧减少,而瑞典的情况也在逐渐改善,返回瑞典的移民人数逐渐增加。19世纪90年代,瑞典在几年内实现了快速的工业化,主要是在采矿、林业和农业领域,这带来了工资的增长。美国对移民流入吸引力的衰减幅度甚至比瑞典的移民流出推动力衰减更大,因为最好的农田都已经被开垦了。瑞典裔美国人群体的增长期停止了,逐渐转入稳定期,这样一来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就将会越来越像美国人,失去自己的瑞典文化特征。不过,在20世纪又出现了新一波的移民潮。


1905年,在航向美国的船上对故乡道别的瑞典移民


移民人数在20世纪初再次上升,1903年有大约3.5万瑞典人移民出国,成为一个新的高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移民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这让持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观点的瑞典人都感到十分担忧,前者认为移民是对国家团结的挑战,而后者则担心会失去发展经济所需的劳动力。高达四分之一的瑞典人都移民到了美国,国内形成的广泛共识使得议会在1907年组建了移民委员会来研究这个问题。移民委员会以瑞典人特有的入木三分的态度完成了这项任务——以21本大部头书籍发表了他们的发现和建议。移民委员会拒绝了保守党以立法限制移民出境的提议,而是选择支持通过社会和经济改革来“把美国最好的一面带到瑞典”这条自由主义的路线。其中瑞典迫切需要的是实现男性普选权、改善住房条件和促进经济发展,委员会希望能通过广泛的全民教育来消除“阶级和种姓差异”。


委员会调查发现,瑞典社会的阶级不平等是移民率居高难下的最主要原因。它是报告中289人叙述的主要迁移因素,其中绝大多数人都表现了对新家园的热情并批判了瑞典的生存条件。就算时隔四五十年,瑞典的阶级格差仍然给移民们留下了巨大的伤痛,他们还能够回忆起瑞典乡间的艰苦劳作、微薄的工资和严酷的贫困生活。一位北达科他州的女士回想起她在瓦姆兰家乡的贫困生活,她直到八岁都住在农场住宅当中,早上四点就要起床干活,每天能吃的只有“烂掉的鲱鱼和土豆,量少到只够勉强维持我的健康生存”;“一旦生病,便失去了一切希望,在远方等待着的只有济贫院。”直到她十七岁的时候,身在海外的兄弟寄过来一张前往美国的船票,“自由的时刻便来临了”。


19世纪末期瑞典甜菜种植园中的女工。瑞典的制糖业现代化程度很低,利润也相当微薄


在委员会的最后一卷报告出版完毕的一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移民人数随之骤减。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瑞典就没有再出现过大规模的移民潮。美国颁布《1924年移民法案》限制移民数量可能是一大原因,但至少瑞典移民委员会提出的工业化和一系列社会改革等建议基本上都得到了迅速执行。


尾声

今天,瑞典裔美国人遍布美国各地,其中明尼苏达、加利福尼亚和伊利诺伊是瑞典裔美国人最多的三个州。历史上,瑞典移民和其他斯堪的纳维亚裔美国人一样,大多定居在中西部,即明尼苏达、达科他和威斯康星。1910年,54%的瑞典移民及其子女生活在中西部,15%生活在东部工业区,10%生活在西海岸。芝加哥则成为了瑞典裔美国人的首都,居住着大约10%的瑞典裔美国人(超过10万人),使它成为当时世界上瑞典人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斯德哥尔摩。


2000年瑞典裔美国人分布图


瑞典裔美国人大多同时保持着瑞典人和美国人的双重认同,并对瑞典这个古国怀抱着一种别样的依恋之情。移民们对瑞典的怀乡之旅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持续到20世纪,这些旅行的故事成为了美国瑞典语出版商的主要取材来源之一。这些旅行者往往带着复杂的感情,但全都对瑞典人的阶级自豪感和他们对妇女的不尊重感到愤慨不已,最后带着对美国文化的自豪感回到中西部。


然而在美国,瑞典人也受到过一些歧视和偏见。例如,由于瑞典人学习英语很吃力,所以出现了“瑞典哑巴”(dumb Swede)这个歧视性称呼。有些娱乐节目会用一个叫“约翰·约翰松”的虚构人物来取笑瑞典人,在笑话里他呆滞笨拙,酗酒过度,说话带着一种奇怪的口音。很多人还抱怨瑞典人身上有鲱鱼的味道:“任何一个嗅觉灵敏的人都无法容忍走在一群瑞典人后面的感觉。只有八辈子不洗澡的人身上才会有这么臭的气味。”而根据一位律师的说法,一个脸上没有刀疤的瑞典人不会被当作真正的男人。


瑞典裔美国人反对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瑞典在一战中保持中立。战时的政治压力促使教会迅速从使用瑞典语转向使用英语——老一代移民都掌握两种语言,但年轻人当中已经少有通晓瑞典语的了。瑞典语报纸的发行量直线下跌,到了1920年,绝大多数瑞典裔都改用英语了。20世纪30年代,瑞典裔已经几乎完全被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所同化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北方小镇还在维系着自己的文化特征——但也不过是20世纪末怀旧小镇和民族风所受追捧驱动之下的产物罢了。


堪萨斯州的瑞典风小镇林兹伯格(Lindsborg)


大部分资料来源:Wikipedia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52550.html

标签组:[移民] [移民欧洲] [美国移民] [移民潮] [瑞典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国际推荐文章

国际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