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北京城几位真实版的“老炮儿”

发布时间:2021-06-03 发表于话题:满族在北京势力很大 点击:13029 当前位置:黄埔网 > 综合 > 谈谈北京城几位真实版的“老炮儿” 手机阅读



迎关注微信订阅号:满族文化促进会付春兵

(微信mz_whw001

打造最接地气的生活微信。



小混蛋(周长利)之所以产生的背景。第一,北京历史上的南城北城对立。北京的黑道自黄天霸、窦尔敦起,就由于南北文化的差异而形成对立争斗的格局。北城窦尔敦霸占着德胜门入城道口,北草地进京上贡的牲口他抽百一税,(抽皇上的税),每过一百他当场杀死一口算自己的。所以,当年德胜门一带发展起了白水羊头等小吃名品牌。官府利用南城黑道人物黄天霸与窦尔敦为敌,由于舆论工具(主要是戏班子)掌握在南城手里,所以长期以来形成了南为正统北为寇匪的舆论。舞台上留下了《盗御马》、《杀子报》等扬南城贬北城的剧目。南城居民多为河北、山西等地流入的汉民,会做小手艺,小买卖,形成了南城文化中的圆滑世故,巴结逢迎官府的市井特色,有“京油子”之称。北城由历代各族统治者的后裔居多,(鲜卑、女真、蒙、满等),祖上曾经握有天下,他们的子弟尽管早已破落,但指点江山、品评政治、决不与当局合作等,已成习俗嗜好。故有“北京侃爷”的雅号。南北城文化的对立,也形成了以长安街为界的黑道社会的长期角斗。解放后,南北城最后一次大规模械斗发生在天坛,起因就是《天伤》中开篇的白脸、土匪之间的那场为了争夺大燕、小燕而起的厮杀。但自此,新社会的德政使绵延了数百年的北京黑社会史正式进入了式微阶段。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黑道很难获得重新崛起的机会。


大家如果有兴趣,我想陆续写一些。大概的提纲是:第二,发生在65年的扬国庆事件;第三,刘邓的白专道路与文革初期红卫兵镇压流氓运动的关系,以及黑社会的沉渣泛起;第四,平安里小酒馆会议。北京黑社会的第一部成文法的产生;第五,周长利的出现,结束了北京南北对立的面,以及周长利的性格;第六,周长利之死以及“兵匪一家”局面的出现,完成了北京社会文化的整合(南城、北城、干部子弟大院),从而奠定了今天北京文化的多元统一性;


第二,1965年国庆节期间,北京发生了“杨国庆事件”。杨国庆(这个名字有待再核实)是一个市井混混儿,他抢夺了一个非洲国家驻北京外交官的皮包,并用菜刀砍伤了穷追不舍的那个黑人外交官。这一事件,使极其看重共和国脸面的高层极为震怒,北京立即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清除社会渣子的运动。所谓社会渣子,就是出身不好且无学无业的青年。由于当时执行的是有成分论社会政策,加之刚刚结束三年困难时期,国民经济尚未全面恢复,大批成分不好的青年处于失学失业状态。于是,大批(据说有五万左右)青年被强行解往西北参加劳动。这些人后来多进入宁夏农垦十三师、新疆农二师,很快,文革就开始了,这些人回流北京,成为文化革命中、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北京黑社会大爆发的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


《天伤》中,王星敏与陈北疆的冲突,就是基于这个社会背景。


本人是司衡树。继续昨天的问题。1963年以后,为了缓解紧张关系,有了新的政策,出身不好的青年只要表现好,学习成绩优异,同样可以上大学,给以报效国家的机会。于是,在北京的中学里面就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学习竞赛的热潮。大家不仅比拼成绩,而且拼进步,拼文艺体育。很快,曾经的天之骄子们就败下阵来,在全面竞争中他们拼不过更刻苦更有自觉意识的普通市井子弟。这就有了将来的接班人是谁、江山落于何人之手的危机。情况反映上去以后,就有了几篇著名的谈话,如不做五分的奴隶,不做绵羊等。最高表态之后,北京发生了“四六八中事件”,几所中学的干部子弟包围高教部,要求取消高考,按出身获取大学入学资格。应该说,这一事件有着深远的历史影响。以后的红八月,大打流氓运动,就是那学习竞赛的延续和对竞赛结果的报复运动。


第四个问题,平安里小酒馆会议和顽主的道上规则。1966年夏,几名顽主中有头脸的人物趁乱从新疆、宁夏、青海回流北京,齐聚西城平安里大影壁后面的一个小酒馆,检讨北京顽主被连锅端掉的经验教训,拟定了四条玩的规则。当时,一个人用包排叉的黄草纸把这四条道规纪录了下来。1。不欺负好学生;2。茬架不许追到家里去,不报复伤害家人;3。佛爷跳槽必须经过玩主。4。不抬人(全世界黑道共同的缄默原则)。盗亦有道,这几条为后来周长利一统南北城奠定了共同的行为道德基础。记得当时还讨论了一个案例。新街口一个叫小狐狸的因为抬人,被几个道上人报复,找到他的家里去,给了几刀,几乎毙命。那么,抬人是否应受到无界限的报复?讨论的结果是,家门里面安全是更高原则,无论如何,不得逾越。周长利当时对这条原则还有一个他的解释。他说,你可以堵在他的家门外边,等着他出来。但是,如果他的家长出来轰你,你必须走开。


迷瞪兄,很愿意讲讲我亲身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并且保证,这些事情与小说创作无关。列了几个题目,只要有时间就陆续写一些:一,我与周长利的相识;二,周教我和边作军打架;三,月坛突围战;四,中山公园之战始末;五,长利之死的几个细节;六,长利的为人及性格;七,业余生活及对玩主中几个歌手的美好回忆;八,与周长利平起平坐的玩主;九,几点感想。

另:我一直愿意使用“玩主”这个词而不是“顽主”,玩是本意,而顽主如果不是有意贬损(这个词与抗日时期的“顽军”似有某种连带关系,顽劣不化的意思),那也是误写误解。发明人大约是大院里的晚辈。没关系,约定俗成,就这么着了吧。


文GE刚开始时,高干子弟大都追求“一身黄皮”(老式军装),以表明自己老子是跟着打天下的开国功臣。打天下的自然有权坐天下,优越感也就演化成全社会的时尚。因为是时尚,地痞玩主们也就想办法(大多是抢来的)闹一身黄皮穿上,于是,血统优秀者就混同于一般老百姓,显示不出自己的优越地位了。这就只能另想招数。后来流行的“26锰钢全套自行车”,带垫肩的呢子上装,羊煎绒皮帽,(女子则是长长的拉毛围巾),甚至是能糊住半边脸的大口罩,都是先由干部子弟兴起,领一时之风骚,然后平民百姓跟风,演成社会风尚。可惜这些玩艺儿都是低成本的,很难用来长久确立优秀者与贫民的界限,那时,干部子弟就很盼望着冬天。冬天,他们趾高气扬地肩着大跑刀冰鞋上什刹海等冰面“拉风”,一般平民既买不起冰鞋,又没有这种训练,自然在短期内难以鱼目混珠啦。就如同现在的优秀阶层多以打高尔夫为乐是同样的道理。我军换装国防绿是在1972年,小字辈的干部子弟一人闹一身地穿上招摇过市是在这之后了。但此时,在经过几年的严酷打压之后,平民中的知识阶层开始重新滋生起自己的阶层意识,他们的子弟不再盲目地追随优秀等级的服饰,“一身蓝”开始在他们中间流行。另外,“九一三”林彪失事,干部阶层中也发生分化,军队干部的地位相对下降,地方干部子弟为了与那些不学无术者划清界限,也刻意穿上了蓝制服。以至于到了文GE晚期,一身绿就是很寒怆的装束了。


顽主和老红卫兵的第一战。文GE时期,北京顽主历史的回顾之一:


1967年夏天,红卫兵运动陷入低潮。文GE初期声名赫赫的以干部子弟为骨干的老红卫兵在连遭最高权力中心的愚弄、压制甚至镇压后,转入针对“极左路线”和“四人帮”的秘密政治斗争。从这年的一月份起,每天都有几千甚至上万的“黄军装”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象没头的群氓,发泄愤怒,传布消息,从黎明到黄昏,经日不散。而经过66年流血八月的残酷打击的顽主们,休养生息,并开始复苏。这时,他们基本上以地域为界,以有名望的顽主为核心,自发组成后来的一个个“码头”,并开始了彼此之间的兼并和冲突。当时以德胜门为中心的北城地区码头密集,加之历史恩怨,冲突尤为剧烈。在这一狭窄的地区,就有德内、德外、后海、什刹海几个大的帮派。如果加上周边的新街口、西直门、太平湖、外馆和地安门等,可谓群雄并立。由于老红卫兵打流氓运动的余威尚在,顽主方面羽翼未丰、群龙无首,在那个夏天之前,双方基本相安无事,各玩各的。而周长利家住得胜门左近,他那时还没有聚集起自己的基干力量,甚至在在家门口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他那时还不被人称作“小混蛋”,而是另一个带有侮辱性字眼的外号。当年,边亚军、四横竖等人与周长利初识,每天都到远离德胜门的锦什仿街的一个朋友家聚齐,而他们跟着周长利学打架,则是从得胜门脚下,逐步扩展地盘、收编队伍开始的。周长利在全市顽主中树立威望,并一统江湖,则是从与老红卫兵的第一战开始的。那时,顽主们对老红卫兵又怕又恨,过去的那个“红八月”,人人都有一本血账。第一战发生在这一年的六月,地点在西单闹市。


杜崽和八戒,北京黑社会


杜崽杜云波-北京黑道的教父。道上都称崽哥。当时名震一时的三崽闹京城中高崽。方崽早就被枪毙了。只有崽哥在六十岁的那年在北京隐居消失了。从此不过问道上的事情。当年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基本上不管江湖事了。我是实在没办法才会找他。香港大公报曾经特意在头版为他做过专访。题目就是*老有上海滩今又北京城 一代枭雄杜崽杜云波统治京城黑道二十年*
杜云波,男,一九五六年属猴。叫他杜仔不是因为他个子小。身高一米八多体重曾达二百多斤。“杜仔”也只是在背后的称呼。在他面前称他“仔”的充其量不过三五人。关系近的尊称“老杜”大多唤“仔哥”。他的“资历”:从七十年代,崇文·宣武分局不说,船板,炮局,功德林,八卦楼,王八楼,k字楼;天堂河,团河,清河都有过他的足迹。紧铐镣子回头绳,拔火罐三角屋严管队反省号这些过程能挺过去的并不多的人中他是一个;逃跑加期升级判刑注销遣送新疆,十几年风风雨雨铸造出一代枭雄。北京城把对方绑走敲断手脚他算先列,而被办之人也是风云人物,此人就是后来五枪击残八戒的人(后听一位前辈说另有其人)。在这事后杜身边的包车司机如今也成为做球庄在澳门赌场包台放数的大哥级人物。曾经有一时期,京城确实无人说能与杜仔"宣".


八戒小时候住鲜鱼口,跟我家亲戚是邻居。见面他管他们叫叔姨,我见他,也没叫哥,跟发小一起管他叫叔,辈都是乱叫看岁数!小学的时候一次中午放学他叫他家伙计接我去他家一趟,我怕回家玩了家里人说,他伙计说跟我家里人打招呼了没事,摩托接送一会儿就回来,到他家他跟招待大人似的茶水苹果的,弄的我有点蒙!接着他问我你某某同学的父亲是不是大派的所长?我说是,他说你下午放学和同学去大派把一幅麻将牌要回来,然后送到他家来说那副牌是八戒的!原来他家伙计在九道弯玩牌被片警把牌没收了!他为了挣面子要我同学给要回来!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就说行!说完就把我送回家了!下午上课前跟我那个同学一说他比我兴奋多了,说没问题,牌要回来咱俩一块送过去!放学去大派找他爸,他爸还不在,他找了一个叔也不知是谁,说了说那警察过来问了问八戒是我的谁,我说是我舅,警察一会就把那副牌拿给我了。还说赶紧回家别瞎跑!我俩屁颠屁颠的就把牌送回去了!到八戒家里面,正有牌局连玩带看的一共10几口子,见我进来八戒满脸红光,大声说牌要回来了!我说是一提你的名牌就要回来了!牌桌上的不管生人熟人都一脸兴奋!
当时觉得八戒真NB,长大了一想这也就不是什么大事,老片警给他一个面子,他又靠这面子在前门一带混!真出了大事该击毙也得击毙!

八戒80年代末已经有手机了,当时的大砖头。脖子上挂一个2斤多的大金链子,老跟我说这是傍身用的,甭管怎么来的,珠宝市和鲜鱼口有三个铺面,也不经营租给浙皮子福建人自己收租!手底下养了20多个伙计每天不管怎么找都得上交20块钱,前门一堆押宝的,卖金项链的,倒票的,卖假相机的假洗发水的基本都是。如果看见新来的一问是本地的就住附近的不管,也不收你的保护费没事还帮你个忙,时间长了也就入伙了!外来的给钱也行!正行就是洗胶卷和一日五游利还最大!前门的胶卷他有7-8个点一天能收1000-2000卷当时是10块钱洗收卷的挣2块收12,这一天就是2000-4000的利润,成本基本没有,在路口或那个商家门口摆个桌子,只管收卷和开单子,那天没出摊可按单子的地址直接找洗胶卷的国营店去!一点风险没有干赚,当时还没城管也没人轰你,片警没事还做桌子旁歇会!伙计都是附近的北京孩子一月开300,当时挣的比父母都多!一日五游利就更大了!不写了现在人家还干呢!

混BD的一般都去过前门门框胡同买盘,门框的老板姓林,是一个礼藏18年。老在廊坊三条和门框的胡同口坐着!最后一次见八戒就是在他家!
那次一帮人扎金花,八戒从屋外进来,腿也瘸了,脑子也不好使了,不自觉的流口水!跟老林借一万块钱说是嫂子开车把人撞了。老林不想借哼哼唧唧说了半天的片汤话磨叽!玩牌的还有八戒原来的伙计,但八戒已经认不出来了。伙计给八戒3000块钱说了句少抽点!八戒眼睛一亮点头没说话,转身慢慢悠悠的走了!牌桌上一个福建小仔说了句这老B是谁呀?被伙计删了一个嘴巴,一脚踹出去了!也不知是生的哪门子气?不尊敬八戒还是这3000块打了水漂了!老林跟我说八戒腿被五连发给打瘸了!脑子吸粉都吸糊涂了,现在五六年过去了也不知是不是活着!

>>如果您喜欢我们文章,

请您关注我,

我会每天给您发送让您喜爱的好文章


投稿或商务合作事宜可以发邮箱1586507571@qq.com,或垂询。

我们有赞商店新进老北京城门台历欢迎选购。


点击进入微店购买


本文来源:https://www.huangpucn.com/info/119830.html

标签组:[北京城] [老炮儿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