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埔网 > 历史纵横 > 历史故事 > 刘法为宋捐躯,为何史记中没有刘法的传记?

刘法为宋捐躯,为何史记中没有刘法的传记?

来源:黄埔网 时间:2020-01-06 18:39 编辑:dy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刘法为宋捐躯,为何史记中没有刘法的传记?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当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一举夺取了后周的天下。因为有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上位后对武将带兵就十分忌惮,为了防止重蹈覆辙,巧妙的来了一个杯酒释兵权,把武将的兵权都夺走了。

就这样还不放心,开始从制度上压制武将,抬高文臣。于是重文轻武,遂成了两宋的风气。

这样一来他是放心了,可惜就是这个重文轻武的国策,却害惨了宋朝300年。

早年的大将曹翰,晚年曾写过一首诗:“曾因国难披金甲,耻为家贫卖宝刀。”意思是南征北战立下那么多战功,现在为了生存,却要卖宝刀去换钱谋生了。

诗作虽然带有夸张的成分,但宋朝的武将地位不高,待遇差却是不争的事实。

image.png

刘法

宋神宗时期有一位武将,他的名字叫刘法。敌人一提起他的名字,简直如雷贯耳,但在宋朝廷这里,却没有任何地位。为何这么说?我们先看看他的对手对他的记载:“(西夏)诸将畏刘法勇,莫敢当其锋。”(《西夏书事》)

再看看地方志的记载:“时论名将必以法为首。”(《陕西通志》)

但《宋史》中没有他的传记,所以,我们今天的人,关于刘法,他的年龄、籍贯、家世,什么都不详。这位北宋的一代名将,已经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

虽然关于刘法的一些事迹,都零零星星散见于《西夏书事》中,但

今天我们就凭目前有限的史料,来还原一下这位名将当年的风采。

image.png

西夏兵

公元1088年(宋哲宗元佑三年)三月,北宋的塞门寨,受到西夏人的攻击。

塞门寨也叫做土门,这里距延州城(陕西延安市)87公里,是延州的第一道防线。

由于此寨地处要冲位置,西行可长驱大漠直捣西夏巢穴,东进则可夺取延州以图中原,所以说是宋和西夏双方必争的一个战略要地,双方经常在这里鏖战。

这次的激战中,宋军守寨的大将米赟阵亡。

主将一阵亡,对士气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宋军士兵顿时士气低落,惶惶不可终日。

就在这危急时刻,宋朝的救兵来了,刘法领兵猛攻西夏的洪州(今陕西靖边县),“斩掳五百余、焚荡族帐万二千、获孳畜铠仗万三千”,一举扭转了战局。

战后,刘法由鄜延路第三将副将,升为第三将主将,军阶如京使,这个职务在元丰改制后被定为正七品的武官。

虽然此时的刘法官职还不是很显赫,但有了独自领兵作战的权力,随着战功的累积,使他逐渐成为西北边境的一员猛将。

image.png

激战

公元1098年(宋哲宗元符元年),刘法与苗履统兵至大沙堆等处,斩敌首八百级,获牛马牲畜万余,受到通令嘉奖。

当年九月,又转战至田家流等地,先后斩首数千级。在此战中刘法一马当先,冲锋陷阵,以至于身负重伤。战后因军功升任客省使,品阶为从五品。

次年,已经成为鄜延路钤辖官的刘法再次出塞,转战神鸡流、乌延等地先后斩首四千余级,威震陕西。

此时,北方的辽国已经崛起,它不甘寂寞,要拥有话语权,他掺和进宋朝和西夏的纷争中。在辽国的调解下,宋朝和西夏开始和谈,战事暂时平息。

image.png

童贯

但这种和平环境没有维持几年,在公元1115年(政和五年),宋夏这对冤家的边境形势又开始恶化了。

“政和五年二月……庚午,以童贯领六路边事。”(《宋史·本纪》)

此时童贯是以太尉的身份,为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这么高级别的官员前来指挥大军作战,可见朝廷的重视程度。

此时已是熙河经略安抚使的刘法,他的这一路大军,在抵达古骨龙后遇到了西夏右厢军主力数万铁骑,双方展开了一场大战。

早已成名多年的刘法,还是雄风不减当年,亲领主力迎战,并派遣赵隆为奇兵突击,最终重创西夏军,斩首数千级之多。按照《西夏书事》的记载:“刘法直抵石骨龙,夏右厢兵数万迎战,大败,被杀三千余人。”

此仗打完后,在古骨龙修筑了极具战略价值的震武军城,位置大致在今天的甘肃永登附近,是河湟和河西的一个战略枢纽。

占据住震武军城后的第二年(公元1116年)春天,刘法和种师道再次一西一东联袂出击,刘法猛攻仁多泉城,种师道领兵围攻藏底河。

此时刘法的威名已经令西夏人胆寒了,西夏李察哥亲王的部队不敢应战,仁多泉城守军稍作抵抗,在久无援兵情况下投降了。

打下仁多泉城的刘法,下令屠城,斩首三千余级。

“仁多泉城降于熙河将刘法,法屠之……. 法受而屠之,死者三千余人。”(《西夏书事》)

东线的种师道也在八天内攻克了藏底河,斩首七千级。

第二次藏底河战役和仁多泉之战宋朝几乎占据了绝对优势,然而一输再输的西夏人并不甘心失败,开始酝酿反击。

image.png

攻城

公元1119年(宋徽宗宣和元年)三月,童贯赶到了泾原路开始酝酿新的大反攻,准备一举荡平西夏,童贯派刘法去进攻西夏的朔方(今陕西靖边北)。

到朔方就进入西夏的腹地了。此时刘法审时度势,他认为西夏军队虽经几次重创,但元气未伤,贸然出兵进入敌人腹地,胜算不大,不愿冒险进兵。

但童贯可不听他这一套,看到刘法抗拒命令,就强迫道:“你在京城时,亲自领命,说一定能成功,现在认为难以成功,为什么?”(“君在京师时,亲受命于王所,自言必成功,今难之,何也”?《宋史· 童贯传》)。

面对童贯的威逼,刘法无奈之下,只好率兵两万先至统安城。不料在这里,和早有准备的西夏晋王李察哥所带领的重兵,发生了遭遇战。

image.png

李察哥

李察哥将他的军队列为三阵,以阻挡刘法的前军,同时,另派一支精锐骑兵,翻过一座山头,绕到刘法军队后面进行夹击。

双方激战了长达7个小时,刘法的前军杨惟忠、后军焦安节、左军朱定国等,都战败了。刘法只好组织仅剩的中军和右军进行决死反击,但终因兵力悬殊,惨败而逃。

他们利用夜色突围,大约走了70里路,想通过珠固峡撤退时,被西夏兵发现了,顿时将他们团团围住。

在乱军中,刘法一不留神,连人带马掉下山崖,双腿折断。

在混战中宋军士兵发现他们的主将不见了,熙河猛将翟进带领部下数次冲进西夏军阵,到处寻找刘法,但始终也没有找到,只好领兵突围而去。

此时,正好有一个西夏别瞻军(后勤部队)士兵,他在通过山崖下时,发现了受伤的刘法,于是就上前杀死了他。

曾经百战百胜、威震西陲的一代名将,却是这么一个死法,不觉令人唏嘘。

当刘法的首级被送到李察哥手里后,惺惺相惜的他,不禁叹息道:

“刘将军前败我古骨龙、仁多泉,吾尝避其锋,谓天生神将,岂料今为一小卒枭首哉!其失在恃胜轻出,不可不戒。”(《续资治通鉴·宋纪九十二》)

之后察哥带领西夏军一路烧杀劫掠,宋朝军民、役夫死难者近十万人之多。

统安之战,成了宋夏最后的一场大规模会战。北宋在即将灭亡西夏的关口,功败垂成,着实令人叹息。

统安城一战宋军惨败,而童贯为了逃脱罪责,隐瞒了这次战败的真相,居然向皇帝报捷!

后又指责刘法违反其“节制”,让刘法承担了败军丧师之罪,成了中国古代军事战争史上的千古冤案。

当时的名臣李纲气愤不过,撰写《吊国殇文》以祭奠,为刘法鸣冤。

image.png

苗刘兵变

结语:

一代名将最终湮没于历史的滚滚红尘中,连《宋史》上都没有留下传记,恐怕是多种因素造成的。

一、此战过后,宋朝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河北辽金战场,刘法因为被指责违反了“节制”,没有受到追赠,自然对他的待遇就降低了很多。

二、靖康年间,金兵攻下东京汴梁,大肆劫掠,由此造成了史料的损失,可能有关西夏战事的史料也遭到兵火的焚毁。

三、受儿子的牵连

刘法的儿子刘正彦后来参与了“苗刘兵变”,兵变失败后逼迫皇帝赵构赐予他们免死铁卷,赵构玩了一个花招,在铁券上写道“除大逆外,余皆不论”。

后来刘正彦被韩世忠所擒获,受“磔刑”后弃于世,这个磔刑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碎尸万段了。这在比较宽容的宋朝,是属于极端的酷刑了。

在《宋史·叛臣传》里,刘正彦也被记录为“不知何许人”,叛臣的父亲刘法,被官方有意识的忽略,也就不奇怪了。

    资讯聚合

    热点推荐

    重点要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uangpucn.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52634号-14 广告QQ:67353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