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历史纵横 > 历史故事 > 揭秘:历史上爱哭的刘备却能建立帝业的真实原因

揭秘:历史上爱哭的刘备却能建立帝业的真实原因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3-20 09:43 编辑:ly

  三国的故事始于桃园结义,终于三国归晋。当草鞋刘,板爷关,在猪肉张的后花园结义后,英雄血绽放的兄弟情就烂漫在乱世三国,而英雄泪浇灌的罂粟花却盛开在国人的心中。蜀国,本是三国中最弱的一方,但却在民间享有最崇高的礼遇,是因为匡扶汉室的主旋律脉动着兄弟情义,感天动地的历史演义震撼着民性魂魄,致使胜者曹魏成戏台上的丑角,强者孙吴被坊间戏谑,让为胜利者而写的历史反倒需要在讲坛上“揭秘”。中山靖王之后的刘备,按辈分是当朝皇帝的皇叔,这块金字招牌如同他身上挂着的草鞋,显赫的身世难掩出身的贫寒。那么刘皇叔除了打草鞋的技艺之外还有什么技能呢?他的温柔敦厚,他的重情重义,他的汉室正宗远大志向似乎给他披上了一件件真君子外衣。正如民间有谚: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

  的确,他的哭也是他的酷,往往在他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的帝王相中,一丝淡淡的属于大汉余韵的乡愁,像一团霞蔚云翳着人们心中那块善意的栖息地。也正是这种魅力,跨越了一千八百年迷住了前三国的诸葛亮和五虎上将,以及三国后的代代华夏子民。显然是兄弟情义成就了刘备的帝业,靠这种方式来团结同道,啸聚群雄的帝王在中国历史上首推昭烈帝刘备。关羽、张飞傲视天下、爆炭如火只服一人,唯大哥是从的绝对和决绝是他们生命中最值得礼赞的华彩篇章,千里走单骑,长坂一声吼的底气均来自这兄弟情,竟连诸葛孔明也断不敢触碰这根敏感之弦。曹阿瞒广招天下贤士唯才是举,挟天子以令诸侯,占中原万里河山;孙仲谋靠长江天堑,有江东才俊拥兵自重踞南国一隅;刘玄德寄人篱下,无枝可依,只有一腔兄弟情,两个难兄弟,直到三顾茅庐求得孔明,才算有了转机,终于借荆州、取益州、进西川,形成与魏吴鼎立之势。

  刘备成就帝业的路数完全与魏、吴不一样,他靠的是软实力的传统道德之仁爱,传统行为之忠厚,传统伦理之情义起家、发展、乃至成功。鲁迅先生说他“似伪”实也未必,如果他身上的美德不那么真实,除了关张外为何一生谨慎的孔明也死心塌地地忠诚于他?蜀汉称蜀国是很勉强的,虽有正义的召唤,但无人才的跟进,在用人的问题上,刘备不如孙权,更不如曹操。称兄道弟的感情联络毕竟不如唯才是举来的光明正大,在蜀国的组织系统中,以亲情和亲疏划分出来的界限严重干扰了人才的储备,即使拥有盖世英雄五虎上将、绝代神人卧龙孔明,但在他们之后为什么会“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

  蜀国在三国中最早灭亡,在这个不能假设的必然中似乎还蕴含着另一个可以假设的当然:成也兄弟败也兄弟。如果刘备不是为了替二弟关羽报仇,亲率七十万大军进攻东吴,摆起自杀的长蛇阵,被东吴都督陆逊一把火烧了七百里,他本是可以在蜀国皇帝宝座上安稳坐上几十年的,但就是这火烧连营的夷陵之战,不但要了他的命,还差点毁了他的国。

  在白帝城托孤,刘备带走了千古绝唱兄弟情,却将孱弱的蜀国和弱智的阿斗丢给了丞相诸葛亮。与“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以及“煮豆燃萁”的曹氏父子比,刘备的温情脉脉着实惑人,所以用罂粟般花美实毒的“兄弟情”开创事业的做法,历史不买账却不妨碍它成为“熟人社会”的法宝,在1800年后的今天,“成也兄弟”依然是经验,“败也兄弟”也就当然是教训了。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uangpucn.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52634号-14 广告QQ:67353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