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历史纵横 > 历史故事 > 【解密盛世大唐】解密盛世大唐:大唐凭什么“置顶”华夏文明

【解密盛世大唐】解密盛世大唐:大唐凭什么“置顶”华夏文明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3-20 09:27 编辑:ly

  据《后汉书》记载,早在公元一世纪,日本岛上就有不少小国与中国东汉王朝“建立了外交关系”,他们崇拜天朝,迷恋“汉文化”,但整个日本旗帜鲜明地提出学习“汉才”却在七世纪。

  从崇拜到学习,为什么间隔了这么长时间?除了日本逐渐形成统一国家原因外,还与“汉才”的成熟期及其显现的最核心魅力息息相关。

  虽说汉才起于汉,然而,如果论及“汉才的顶峰”,那么我想没有一个朝代、敢说超越大唐。两汉中国打下的正统的两点一线“汉才”,在唐朝全都“熟了”。成熟的华夏文明登上七世纪世界主体文明最高峰。

  中国大大小小的王朝上百个,大一统王朝也有九个,为什么汉才在唐朝成熟、华夏文明此时置顶而不是其他朝代?

  用大历史的眼光观察,可以一语挑明:此乃唐朝“特质”——“二元体制”造就的结果。盛唐体制,从政治到文化,均有别于“大一统”中国历代王朝,它不是“一元体制”,而是打破条条框框的“二元体制”。用日本学者谷川道雄的话来讲,这种体制是“胡、汉二元体制”,而中国学者陈寅恪则称为“胡、汉分治”。

  “二元体制”在政治上的表现,就是突破“内敛”传统,实行“开放”政治。主要表现为文官制开明成熟,君臣共治、平民子弟“仕进”之路四通八达,朝野上下遍行开放之风。唐廷录用官员不仅不问出身、不分贵贱,而且不分华夷,不少胡人、沙陀人、羌人成为政府官员,唐朝的科举考试,不少“外国人”也有“准考证”。“开放式”政治,使大唐进入了“海纳百川、众望所归”政治大国行列。

  “二元体制”在文化上的表现,就是促使“儒教溶了”。

  史上公认,盛唐是中国文化的成熟和繁荣期。但是什么带来了成熟和繁荣?就各有不同的理解。

  我以为,盛唐的文化繁荣与传统汉文化的核心——儒家文化依然有关,但这种关系不同历代,它不是“独尊”,而是“你中有他,他中有我”的交融结构。

  隋唐前的统一时代,汉才以儒家文化为内核,而且是独尊儒家,这样就扼杀了其他文化的发展,同时也显示了“才”的狭隘性,当你的思想与所谓的儒家文化不符时,就会以离经叛道的言论来诋毁你,来扼杀你,其他各家的文化发展陷入了停滞。思想只有碰撞才能产生火花,何况是文化?如果只有一种文化,那么即使这种文化是最适合时代发展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同样会流于落后局面,不再适合时代的发展。

  简而言之,文化二元体制令唐朝对“独尊儒术”说“不”,“尊而不独”是盛唐对待儒家的官方态度。唐朝的科举把儒家学说作为考试内容,但不奉儒家教条,科考同时也包含诸子百家内容。在主流意识形态方面,甚至出现了三元化:“佛道儒”三家并举,儒学充其量占据唐人大脑“三分之一”。

  多元化的意识形态,促就了唐朝思想的自由开放,而思想的自由开放会让一个社会充满活力,所以盛唐创造了有别中国历朝的“逍遥洒脱”世风。四海之内皆兄弟,社会气象万千。此时中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文化大国。

  当然,世界主体文明大国光靠软实力是不够的,不可或缺的是锋利的牙齿。

  “二元体制”在军事上的表现——兵家合了。

  唐朝军队,拥有世界无与伦比的一个强项 ——“胡汉合流的军事力量”。

  从军事人才观之,唐军既有李靖、郭子仪这样的汉人名将,也有哥舒翰等等的胡人将领。唐才促就一支以汉人为主力兼有各民族士兵的混合战队,这就是不可一世的唐军。在对外作战中,几乎战无不胜。

  “胡汉合流”将唐军打造成一只打破传统作战模式的“铁骑军”。前有“玄甲兵”,后有“神策军”,百战百胜,天下无敌。

  按理说,汉朝时的汉军外战成绩也相当可以,但是比起唐军的战斗力,还是有些“不可同日而语”。

  汉朝战匈奴,历经百年未告全胜。唐时的突厥其力量不弱于匈奴,而唐军却一战定天下。李靖夜袭阴山,活捉突厥可汗,建千古奇功。当时,唐军的主要对手都为当时的强大民族,突厥后来横行西方,建立土耳其帝国,阿拉伯帝国横挎欧亚大陆,与唐朝并立。吐蕃帝国则雄据青藏高原,对中原虎视眈眈。但其与唐军的交锋却基本是败多胜少。唐朝与突厥鏖战几十年,打了一连串的胜仗,并收复突厥五大部落之一突骑施,派其抵挡阿拉伯帝国。唐军战吐蕃更是占尽上风,每一次对吐蕃的胜利都几乎是对其军力的毁灭性打击。

  “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朕所以成今日之功也。”

  ——这是创造“天可汗”全盛期的唐太宗李世民抒发的“领袖语录”。此言写满他“领导世界”的自信,而李世民自信的源头,即可归纳为“并蓄兼收,群花同放,胡汉合流,华夷无碍”的体制自信。两汉中国种下的正统“汉才”,在唐朝“二元体制”的肥育下,瓜熟蒂落,成为世界“封顶”之才。

  “封顶”世界的华夏文明不仅福荫西域,而且更造福东洋世界。大化改新的日本,即是被华夏文明的核心魅力所征服。惊叹于盛唐政治、文化、军事的繁荣与强大,不甘居后的日本人亦步亦趋,拉开一场“画虎画骨”的体制改革运动。

  海纳百川的“二元体制”,造就了大唐盛世,也成就了李世民这个独一无二的“准世界大帝”。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从李世民到李隆基,他们统领一个“四夷自服”、占据“世界主体文明”位置的超级大国独领世界风骚百余年,这是华夏文明及华夏民族领导人绝无仅有的辉煌。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uangpucn.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52634号-14 广告QQ:673538875